陳 對 葉及另二人

CourtFamily Court (Hong Kong)
Judgment Date31 Jul 2018
Neutral Citation[2018] HKFC 118
SubjectMatrimonial Causes
Judgement NumberFCMC8081/2014
FCMC8081A/2014 陳 對 葉及另二人

FCMC 8081/2014

[2018] HKFC 118

香 港 特 別 行 政 區

區 域 法 院

婚姻訴訟案件編號2014年第 8081宗

————————————————

呈請人

第一答辯人
第三答辯人
第四答辯人

————————————————

主審法官: 區域法院暫委法官張志偉內庭聆訊(非公開)
審訊日期: 2017年9月5日至9月8日及9月12日
書面結案陳詞: 2017年9月29日
判決日期: 2018年7月31日

————————————————

判 案 書
( 有關物業的實益權益 )

————————————————

背景

1. 本席在本判案書內將稱呈請人為「女方」、第一答辯人為「男方」、第三答辯人為「葉父」而第四答辯人為「葉母」。

2. 這是一宗關於女方與男方附屬濟助審訊前需先行處理有關物業實益權益爭議的審訊。本審訊中相關物業需要處理的實益權益,涉及一個栢景台物業「栢景台」。

3. 本案中,男方及女方於1999年在香港註冊結婚,婚姻期間兩人並沒有誕下任何家庭子女。

4. 在2014年6月12日,女方以不合理行為為理由提出離婚呈請,法庭在2015年3月3日頒下暫准離婚令,其後暫准離婚令在2016年10月成為絕對判令。

5. 本案中各方沒有爭議的事實包括:

(i) 栢景台是男方及女方在2011年3月20日以聯權共有形式持有,購入價為港幣13,000,000元。

(ii) 其中用作支付樓價的港幣7,000,000元是來自男方及男方姐姐「男方姐姐」兩人在恒生銀行聯名戶口「聯名戶口」內的金錢。

(iii) 其次,另一筆則是來自上海商業銀行之按揭貸款,貸款金額為港幣3,000,000元。

(iv) 然後,亦有總數港幣3,000,000元來自男方的戶口支付。

證據

6. 除訴訟各方親自作供外,男方及女方都沒有傳召任何證人為他們作供,而葉父及葉母則共同傳召男方姐姐和女佣「女佣」為他們作供,各方先後存檔和送達了各方的誓章。

葉父及葉母的案情和主張

7. 葉父早年經營建築裝修工程生意,後來在1992年他的經營模式轉為由有限公司「香港公司」來運作。男方在香港公司工作,在1992年的時候他的月薪大約是港幣10,000元,而在1997年的時候他的月薪大約是港幣18,000元。

8. 由於葉父年事已高,他需要男方及男方姐姐幫忙他處理事務,所以男方和男方姐姐開設聯名戶口,而聯名戶口的資金全數來自葉父和葉母。

9. 1999年11月,葉父和葉母為方便處理出租的事宜,便以男方和男方姐姐的名義購買了慧安園一個舖位「慧安園」。在1996年11月葉父和葉母以男方的名義購買了與他們同一棟大廈內的S單位「S單位」,方便男方能居住於葉父和葉母的鄰近。

10. 葉父的案情指慧安園、S單位和聯名戶口內的金錢,並非贈送給他們的,而是讓他們托管。

11. 由於男方與女方在婚後一直沒有誕下家庭子女,葉父和葉母以為可能是因為女方缺乏安全感,所以決定以男方和女方的名義在2011年初購買栢景台給他們。

12. 葉父的案情指,他們兩老的意願,為何以男方和女方的名義購買栢景台,是在葉父和葉母去世後,栢景台才歸男方和女方所有,但當時葉父和葉母並不知道男方和女方的婚姻並不是真誠的婚姻。由於購買栢景台的11/13資金是源自葉父和葉母,所以他們指他們擁有栢景台中11/13實益權益。

男方的案情和主張

13. 男方的案情指,他畢業後回港居於父母的單位「R單位」。在1990年9月,由於男方的哥哥確診癌病,男方便回到香港公司工作,當時月薪是港幣10,000元,而到1997年的時候,他的月薪便增加至港幣18,000元。

14. 男方與女方的婚姻之前,男方還有兩段關係,第一段關係在1991年,該女友帶同該段關係誕下的女兒離開了香港而結束。第二段關係在1999年,該名女士,其後亦誕下女兒,後因與葉母無法相處,亦帶着女兒與男方分開了。

15. 男方的䅁情指,在1995年11月,葉父和葉母以他和男方姐姐的名義購買慧安園,目的是方便處理出租該單位的事宜。男方指他沒有支付任何購買慧安園的樓價,他亦指他沒有經濟能力支付慧安園的樓價,購買慧安園的資金是來自葉父和葉母。男方姐姐其後將她在慧安園的業權轉給了男方。慧安園在2010年以港幣2,100,000元賣出,該款項存入了男方的銀行戶口,男方並且根據葉父的指示處理了該款項。

16. 在1996年11月,葉父和葉母以男方的名義購買了S單位,目的是方便男方可居住鄰近R單位。男方指他沒有支付購買S單位的樓價,他指他亦沒有經濟能力支付該樓價,購買的資金都是來自葉父和葉母。

17. 澳門公司「澳門公司」在2006年年底至2007年年初期間成立了。男方指出,他按葉父的意思,將賣出慧安園的款項用於澳門公司。

18. 男方指栢景台在2011年3月以港幣13,000,000元購入。支付栢景台樓價分別來自,聯名戶口內的港幣7,000,000元,來自按揭貸款港幤3,000,000元,及先由男方支付港幤3,000,000元,而S單位售出後所得的款項,歸還男方先前所付款項,及減低原有按揭貸款至港幣2,000,000元,並由男方償還貸款。

19. 男方認為由於購買栢景台的11/13資金是源自葉父和葉母,而男方只支付了2/13,所以男方認同葉父和葉母的說法,指葉父和葉母擁有栢景台11/13的實益權益,而自己則擁有2/13的實益權益。

20. 男方亦指,在90年代,由於葉父和葉母希望他能盡快成家立室,所以他與女方商量,並得到女方協助,於是兩人結婚,事實是各自獨立生活,只是在葉父和葉母面前扮演夫婦。

女方的案情和主張

21. 女方的案情指栢景台是男方出資購買,包括償還按揭貸款,而並不是由葉父和葉母出資,更加沒有由男方信托或在葉父和葉母去世後才給予女方和男方這一回事。

22. 女方並不同意慧安園是由葉父和葉母出資購買的,而慧安園出租的收益亦是歸男方所有並存入男方的銀行戶口。

23. 女方亦認為S單位是男方前一段婚姻父母送給他的結婚禮物,而聯名戶口內的金錢是全部屬於男方的,金錢來自香港公司給男方的花紅和分紅。

24. 女方並不同意男方指他們兩人的婚姻只是扮演給葉父和葉母看,亦不同意兩人婚前已有共識,婚後是各自生活。

本案的爭議點

25. 根據男方、葉父和葉母的爭議點陳述書內各人指出的爭議點,他們認為本案的爭議點包括與訟各方在關鍵時間就處置栢景台是否有默契或理解或共同意圖,而法庭是可推斷或認定與訟各方在購買栢景台時,是否存在默契或理解或共同意圖。若然是存在,那麼該默契或理解或共同意圖是什麼。

26. 其次就是若與訟各方就處置栢景台沒有默契或理解或共同意圖,有沒有普通法的推定是適用於本案,包括法定擁有權與實益擁有權是一致、歸復信托和餽贈的推定。

27. 他們亦認為男方與女方的婚姻是否真誠和葉父和葉母對兩人婚姻的認知亦是本案的重要議題,因此亦需要解決。

28. 然而女方認為除男方、葉父和葉母所提出的幾個爭議點外,女方亦指出本案還有一些其他爭議點需要處理。

29. 女方認為葉父和葉母的主要立場有兩點,包括購買栢景台的11/13資金是來自葉父和葉母,故需考慮歸復信托原則是否適用。

30. 女方亦認為是否各方有共同理解,由男方和女方作為栢景台的信托人,而非實質擁有人,故需考慮構定信托原則是否適用。

31. 故此女方認為以下四項亦應加入作為本案的議題,包括:

(i) 誰人才是聯名戶口內存款的實質持有人;

(ii) S單位是誰人支付購買的;

(iii) S單位在2011年6月售出,此筆款項曾否用作償還按揭貸款或償還男方所付栢景台的款項,若有,此筆還款可否當作購買柏景台之部份金額;及

(iv) 在什麼情況下,男方和女方成為栢景台的聯權共有人。

適用的法律原則

32. 關於歸復信託及構定信託的法律原則,高等法院原訟法庭杜溎峰暫委法官(當時的官階)於黃燕珍鄺偉文及葉鳳蓮一案(HCA 2293/2004、判案書日期2009年12月18日)中說:

[18] 一般來說,法定業權與實質業權是緊密相連。黃女士與鄺先生是第二項物業的註冊業主。他們應被視為該物業的法定和實質業權擁有人。鄺母卻爭議她才是該物業的實質業權擁有人,她指稱黃女士與鄺先生只是她的受託人代她持有該業權。若鄺母擬將法定業權與實質業權分拆,她必須負上舉證的責任:見Re Superyield Holdings Ltd [2002] 2 HKC 90 ,第108D頁;Lee Tso Fong and Kwok Wai Sun & Another 民事訴訟2005年第272號、2008年5月9日 (unreported)、第22段與23段及Stack v Dowden [2007] 2 AC 432、第65段與66段。鄺母聲稱購買第二項物業的資金全部是由她提供。她依據的法律原則是歸復信託或構定信託。

[19] 根據歸復信託的法律原則,當土地財產或個人財產被傳達到一名購買人和其他人的名下,和一名或多於一名人士(購買人除外),法律假定曾提供資金購買該財產的人士擁有其部份或全部的權益。但這假定是可以被推翻:見Underhill and Hayton, Law Relating to Trusts and Trustees、, 第17th 版、第433頁。若有關的物業涉及按揭貸款,承擔償還貸款的一方,亦可當作對購買該物業曾提供代價。這法律原則對黃女士亦適用:見Re Superyield Holdings Ltd。

[20] 此外,法庭亦可以基於有關各方,如轉讓人與承讓人之間或曾付出代價與沒有付出代價的承讓人之間,的共同意願為他們構定信託,以實現他們在轉讓該物業時的共同意願;見Lloyds Bank PLC And Rosset and another [1991] 1 AC 107 、第132E - 133H頁; Ip Man Shan Henry and another v Ching Hing Construction Co. Ltd & Ors (No 2) [2003] 1 HKC 256 、第68至75段;Oxley v Hiscock [2004]3 All ER 703 (CA) 第30至39段與第68段及69段。不過,若有關各方擬藉著這信託安排達至非法的目的,該信託則不能成立:見Snell’s Equity ,第31版、 第23-11段;Scott v Brown,Doering, McNab & Co [1892] 2 QB 724 ;Gascoigne v Gascoigne [1918] 1 KB 223。」


33. 代表女方和葉父及葉母的大律師亦指出,法庭在審理第三方權益的案件中,都會引用 Bhura v Bhura & Others [2014] EWHC 727 , 葉父及葉母的大律師認為在Bhura v Bhura & Others 一案中,適用的原則為以下:-

「8. The applicable legal principles concerning a property dispute such as this are tolerably clear and have most recently been re-stated by the Supreme Court in Jones v Kernott [2011] UKSC 53. [2012]1 AC 776. In Summary I think they are as follows :-

i) If there is an express declaration of beneficial interest then that is, almost invariably, the end of the matter. Such an express declaration can only be displaced if it has been procured by fraudulent conduct

ii) If there is no express agreement about the beneficial interests then there is likely to be (at least) a tacit understanding. This is hardly surprising as one would expect that when people enter into what may very well be the most important economic transaction in their lives buying a home they would have a pretty clear understanding of who owned what share of it. In determining whether there was such a tacit understanding, and if so what it was, the court will look at all the evidence holistically and will examine the whole course of the partiesconduct in relation to the property.

iii)In the rare case where the evidence does not reveal a tacit understanding about ownership the court can reach for the presumptions. An obvious presumption is that the beneficial ownership is the same as legal title (see Jones v Kernott at paras 17 and 51(1)).

iv) Another is the presumption of the resulting trust. In Pettitt v Pettitt [1970] AC 777 at 824 Lord Diplock doubted that it was of much relevance in the modern era. In his view it would be an abuse of the legal technique for ascertaining or imputing intention to apply to transactions between the post-war generation of married couples presumptions which are based upon inferences of fact which an earlier generation of judges drew as to the most likely intentions of earlier generations of spouses belonging to the propertied classes of a different social era.Some commentators believe that the doctrine has a medieval origin. The principal problem with it is that that is allows the solid tug of money (as Woodhouse J evocatively put it(echoing George Eliot) in Hofman v Hofman [1965] NZLR 795 at 800) to submerge any faint suggestion that other [non-financial] contributions play a valuable part in the acquisition of family assets.

v) A further presumption is the presumption of advancement but this can be regarded as being on its death-bed given that it is abolished by s199 Equality Act 2000, which is awaiting implementation.

vi) But presumptions are only presumptions. In memorable dictum Lamm J in Mackowick v Kansas City St. J. & C.B. Ry.,196 Mo.550,571,94 S.W. 256,262 (1906) stated that presumptions may be looked on as the bats of the law, flitting in the twilight, but disappearing in the sunshine of actual facts.

vii)Actual factsare those which suggest that a result steered by a presumption is unfair. Although there are different degree of emphasis and nuance all...

To continue reading

Request your trial

VLEX uses login cookies to provide you with a better browsing experience. If you click on 'Accept' or continue browsing this site we consider that you accept our cookie policy. ACCE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