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特別行政區 訴 魏文勁

CourtCourt of First Instance (Hong Kong)
Judgment Date03 June 2020
Neutral Citation[2020] HKCFI 850
Subject MatterMagistracy Appeal
Judgement NumberHCMA428/2019
HCMA428/2019 香港特別行政區 訴 魏文勁

HCMA 428/2019

[2020] HKCFI 850

香港特別行政區

高等法院原訟法庭

裁判法院上訴案件2019年第428號

(原西九龍裁判法院傳票2019年第2319號)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上訴人 魏文勁
答辯人 香港特別行政區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主審法官 : 高等法院原訟法庭暫委法官陳仲衡
聆訊日期 : 2020年5月18日
判案書日期 : 2020年6月3日

判 案 書

背景

1. 上訴人於裁判法院否認他被控的一項「不小心駕駛」的傳票控罪。裁判官溫紹明下稱 (「裁判官」) 經審訊後裁定上訴人罪名成立。上訴人不服定罪,提出上訴。

2. 上訴人於審訊及本上訴,均無律師代表,親自行事。

控方案情

3. 本案的不小心駕駛罪指上訴人在2018年8月29日下午10時30分於葵涌道 (往新界方向) 近里程碑13.8W,在道路上不小心駕駛展示登記號碼VR4804的私家車。

4. 控方於審訊共傳召三位證人。控方證人一是一位的士司機,案發時他駕駛的士尾隨上訴人的私家車,結果的士與上訴人的私家車發生碰撞;控方證人二及控方證人三是先後到達現場處理有關交通意外的交通警員,他們分別對上訴人及現場情況作出調查。

5. 本席採納答辯人書面陳詞第2至第7段對供方案情的撮要:

「2. 控方第一證人是一位的士司機。2018年8月29日晚上10時多,他從觀塘接載一位乘客往葵芳,途中經過事發的一段葵涌道。事發路段的車速限制為每小時70公里,現場光線充足,但由於有雨,路面比較濕滑。事發路段有5條往同一方向的行車線,其中左一至左三線前往青衣及荃灣方向,而左四及左五線則前往葵涌市中心方向;發生意外的位置於左三與左四線之間設有一列金屬防撞欄,用作分隔上述的行車線。

3. 事發時控方第一證人正在左四線行車,時速約70公里,而上訴人的車輛則在同一行車線,前方約8輛私家車車位的距離,以時速約70至80公里行駛。期間,上訴人的車輛突然直接駛向上述的防撞爛,發生碰撞後整輛車向後方反彈,朝著控方第一證人的車輛衝來,控方第一證人立即扭軚閃避,駛向沒有車的左五線,可惜未能避開,結果兩車的車頭發生碰撞。

4. 控方第一證人指上訴人的車撞到防撞欄前的一刻,路面沒有任何事物高速橫向經過,他亦看不到前方在左一至左三線行駛的車輛有受到任何事物干擾。

5. 交通警員 (即控方第二證人) 事發後到場處理本案,向上訴人詢問經過時,上訴人說他正在左四線行車時,發覺要轉往左三線,轉線時便撞到中間的防撞欄,再反彈撞到後方的一部的士。另外,控方第二證人亦有向控方第一證人作出調查,控方第一證人向他表示事發時他正在左五線行車。

6. 另一位交通警員 (即控方第三證人) 在上訴人自願情況下錄取會面紀錄 (控方證物P3),會面中,上訴人指由於要閃避前方跑過的小動物,他才會緊急扭軚及撞到防撞欄。

7. 控方證物P2中的相片顯示了碰撞後兩車停下的位置及兩車的損毀情況。」

辯方案情

6. 裁判官裁定表面證供成立後,上訴人選擇不作供,亦不傳召任何證人。

裁判官的分析和事實裁定

7. 裁判官考慮了控方證人一的證供,認為他的證供簡單直接,作供態度率直,在盤問下並無動搖,證供內容合情合理,且與現場的相片吻合。裁判官認為在事發前,控方證人一究竟在左四線還是左五線行車左右並不關鍵,裁判官認為控方證人一沒有理由在這點上說謊,他的證供與第二證人的複述不同,必定是因兩人言語之間的誤會,因為碰撞前一刻控方證人一的車的確是從左四線駛進了左五線閃避,因此發生了誤會並不出奇。裁判官經考慮後,確信控方證人一的證供都是事實,裁定他是誠實可靠的證人,並接納他的證供。

8. 裁判官考慮了控方證人二及控方證人三的證供,認為他們的證供清楚直接,且審訊時上訴人對他們的證供亦沒有提出多大質疑。就著控方證人一是如何向控方證人二交代意外前他在哪一行車線,裁判官採納控方證人一的證供為準確。裁判官最後裁定兩名警員均是誠實可靠的證人,並接納他們的證供。

9. 就著控方證人二證供中有關上訴人調查下作出的解釋,裁判官經考慮後,他為著公平起見,決定不給予該些上訴人在沒有警誡下作出的解釋任何證據比重,裁判官認為公平的做法是當上訴人稍後錄取會面紀錄時應給予他機會作出解釋,但因為在會面紀錄對之前的解釋隻字不提,裁判官因此認為較公平的做法是不給予該些解釋任何證據比重。

10. 就著上訴人在會面紀錄的解釋,裁判官於裁斷陳述書第14段指出:

「14. 至於被告在會面紀錄的辯解,首先,有關證供未經盤問測試,法庭已以可不給予任何比重。更重要是,法庭認為被告的說法根本不可信,若是在駕駛途中前方有事物從左方突然出現,即使是向右方移動,自然的反應也應該是向右扭軚及急刹,更何況左邊是防撞爛,右邊是沒有車行駛的行車線,被告更不可能會轉左,直接撞向防撞欄。小心考慮後,法庭認為被告對於於向左扭軚的解釋根本不合情理,法庭不相信是事實。」

11. 裁判官拒絕信納上訴人於會面紀錄的辯解後,於第15段指出:

「15. 不論如何,雖然法庭不接納被告在會面紀錄的辯解,而被告亦沒有作證,控方舉證責任及標準不變。」

12. 裁判官於第16段指出:

「16. 根據控方第一證人的證供,被告是以直線方式撞向分隔行車線的防撞欄,再向後反彈撞到控方第一證人的車。而控方第一證人亦指出,碰撞前方沒有任何事物急速橫過。法庭認為唯一不可抗拒推論是被告可能是由於分心,可能是由於猶豫選擇路線,不小心撞到防撞欄。法庭認為如此的駕駛水平及態度,是低於一名合格謹慎的駕駛者應有的水平。」

13. 裁判官基於以上分析和理由,裁定控方已在毫無合理疑點下證明控罪,裁定上訴人不小心駕駛...

To continue reading

Request your trial

VLEX uses login cookies to provide you with a better browsing experience. If you click on 'Accept' or continue browsing this site we consider that you accept our cookie policy. ACCE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