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eung Lai Chu 對 Mtr Corporation Ltd

CourtDistrict Court (Hong Kong)
Judgment Date21 December 2018
Neutral Citation[2018] HKDC 1586
Judgement NumberDCPI1820/2016
Subject MatterPersonal Injuries Action
DCPI1820/2016 YEUNG LAI CHU 對 MTR CORPORATION LTD

DCPI 1820/2016

[2018] HKDC 1586

香港特別行政區

區域法院

傷亡訴訟2016年第1820號

------------------------------------

原告人 YEUNG LAI CHU
被告人 MTR CORPORATION LIMITED

------------------------------------

主審法官: 區域法院暫委法官周卓輝法庭聆訊
聆訊日期: 2018年8月27至28日及9月6日
判案書日期: 2018年12月21日

-----------------------

判案書

----------------------

引言

1. 原告人聲稱於2012年12月期間,在輕便鐵路的天水圍樂湖站登上輕鐵時,被該輕鐵正在關閉的車門夾傷其右上肢。(“該意外”)

2. 原告人提出賠償索償總金額為港幣$606,464及利息。

原告案情

3. 就該意外發生經過,原告人提出了多個版本。

4. 按原告人向答辯人所發出的英文申索陳述書所述,原告人聲稱事件發生於2012年12月18日下午約4時至5時之間,地點為輕鐵的天水圍“LRT station at Lok Woo”(sic)(實為“Locwood”樂活站)。

5. 原告人正進入輕鐵761P號第一卡車廂,她右手拿著一個裝有兩雙拖鞋的膠袋,左手握著拐杖。當時,原告人留意到車廂內有一架嬰兒手推車,所以將右手提高並放於胸前,以確保其膠袋不會與嬰兒車發生任何碰撞。此時,車門在沒有廣播提示和「嗶嗶」響聲的情況下突然關上,夾著她的右手上半部分和右肩,並仍然保持關上。在第一列車廂的乘客見狀,便拉了原告人的右手,並成功令原告人能夠不再被車門夾著。數名乘客指出列車車長事發時正在使用其手提電話,該意外是人為的疏忽引起的。

6. 原告人於天水圍天瑞站下車,並留在月台。當原告人和其他乘客透過窗戶看進車長駕駛室時,留意到列車車長仍在使用他的手提電話。原告人生氣地拍打駕駛室的窗戶,向車長指出她會投訴。在斥責車長後,原告人和其他乘客回到第一卡車廂。

7. 原告人期後於天水圍天逸站下車,並向站內的站長投訴。該站長當場斥責了該列車車長。原告人提出會保留向列車車長追討的權利。原告人事發後向該站長留下她的聯絡電話後便離開現場。

8. 於意外發生後的兩星期,原告人收到一個自稱是港鐵公司代表的李先生的電話。於電話對話中,李先生為意外向原告人道歉,並說已向肇事員工發出警告信。

9. 原告人的英文修訂損害賠償陳述書中亦有描述原告人的傷勢及醫療情況,指出雖然她右手和右肩受傷,由於該站長說她沒有流血,所以不需報案。她因此沒有報警。由於意外發生後非但痛楚沒有減退,反之與日俱增,原告人在2013年1月左右,曾接受跌打醫生治療,並且從2013年3月15日起在北區醫院求醫,她亦有接受物理治療以求減輕痛楚。

被告人案情

10. 被告人否認於2012年12月18日下午約四時至五時,有原告人聲稱的意外發生。

11. 被告人聲稱在收到原告人寄出的申索書後,才首次得知原告人聲稱出現的意外。輕鐵的列車員工部曾向2012年12月18日下午4時至5時當值705號線列車(因為當時的投訴是就705號線列車,而不是761P號—詳見下文)的6位車長查詢,6位均沒有聽過及不知道有該意外。

12. 在原告人於申索陳述書更改意外地點為樂活站後,被告人再次調查後,仍然找不到相關記錄,顯示在761P於2012年12月18日下午4時至5時有意外發生。被告人亦向其僱用的車長查詢過,當天相關時段有16名車長駕駛過由樂活站開出到天逸總站706及761P線的列車,除了已退休或離職的4位車長,其餘在職的有關車長,都對此意外一無所知。

13. 被告人也指稱原告人自身疏忽。

證人證供

14. 原告人作出了一份證人口供,亦在審訊時出庭作證。被告人亦提供了二份證人口供,由魏光忠和邱凱諾作出。二位證人都有出庭作證。

15. 被告人亦提供了一份何正倫醫生(“何醫生”)的專家報告。雙方同意何醫生的專家報告可以作為證據引用,而他不必到法院作證。原告人選擇不提供專家證據。

16. 在考慮本案的證人及其證供的可信性時,本席明白一個證人作供時的態度(demeanour)往往不是他是否在說真話的可靠指引,所以本席不能單憑這些態度來決定證人是否在道出真相。因此本席在解決爭議及作出裁斷時,在可能的情況下,會參考證據的固有可能性及可信程度,尤其是針對文件及沒有爭議的案情,而不是依據或參照自己對證人態度的看法及印象。本席注意到過往案例訂下的指引,包括在Ting Kwok Keung v Tam Dick Yuen [2002] 5 HKCFAR 336,終審法院常任法官包致金於第36至42段的判詞,以及在Tradepower (Holdings) Ltd v Tradepower (Hong Kong) Ltd (2009) 12 HKCFAR 417,終審法院常任法官李義於第24段的判詞、及終審法院非常任法官列顯倫在第140段的判詞。本席並緊記馬天敏法官在All Best Wishes Ltd v Commissioner of Inland Revenue (1992) 3 HKTC 750 提出的指引(案例彙編第773頁):—

「法院聆聽口頭證供及考慮文件,即使證人沒有被盤問及即使沒有其他與其相抵觸的證據,法院也不可(正如訴訟方呈述)必然認定證人的說話為事實。在那些情況下,法院可審視向其呈述的整體情況,而可能認定不能接納口頭證供中某些特定事宜;或者可能認定某些案情與提供的證據相抵觸,以及實際上與有關文件中所見及其席前的其他資料相抵觸。」 [1]

(1) 原告人

17. 雖然本席對原告的個人情況和生活困境表示同情,並傾向願意相信她並非刻意說謊,但遺憾的是本席必須斷定她的口供極不可靠。法庭考慮了整體證據和固有的概率(inherent probabilities)、並且特別考慮了以下事項,即 (1) 就該意外發生經過,原告人提出了多個版本 (2) 原告人採用迴避的態度 (3) 她的證供有不合理地方和 (4) 她總是對事實上只有她想像或猜測的事情深信不疑。

18. 如上所述,就該意外發生經過,原告人提出了多個版本。以下只是一些證據不一致,互相不吻合的例子。

19. 在潘家烈律師在2013年5月26日向被告人公司發出訴訟前通知信上,原告人當時說是搭輕鐵705號到天恆邨,申索陳述書中改為761P號;信上說事件發生於“Sun Pak Kong”(sic) 站,申索陳述書改為“LRT station at Lok Woo”(sic),應為“Locwood”樂活站。

20. 對於意外發生的日期,在所有相關文件中均顯示原告人指稱該意外發生於2012年12月18日。原告人於庭上突然多番強調意外發生於“星期五”的下午,但2012年12月18日實則為星期二,並不是原告人所稱的星期五。但在審訊第二天,她將她的證據改回是星期二。

21. 通知信中說,有好幾個乘客告訴原告人,他們看見車長在找尋(“looking for”)他的手提電話,引至他關上車門。這些乘客相信車長並沒有留意原告人正在進入車廂,在按錯鍵下,導致車門關上。在原告人的証人陳述書內,找尋電話變成“用緊手提電話”。後來,原告人於庭上又表示車長使用的裝置可能不是手提電話,而是類似「股票電話」的裝置。原告人解釋自己不熟悉科技產品,所以才於稱作該裝置為手提電話,而原告人是因為裝置上半部份有一排數字才作出此推斷。

22. 通知信內就原告人傷勢的簡單描述是﹕右手發炎及右手痛,整封信都沒有提及右邊肩膊。被問及為什麼在信內說她受傷的部位只是右手並非右邊肩膊,原告人的答案是在她的家鄉,手是包括手、手臂、及肩膊的。本席同意被告人大律師的論點:可能她的家鄉是有這樣的描述,可是一個在香港合資格執業的事務律師是沒有可能把手、手臂及肩膊集合稱手的。更重要的一點是這信件是一份重要文件,律師不應該亦不會在未能弄清事實之前,貿然便寫出一封錯漏百出的信給原告人準備起訴的公司。

23. 通知信亦繼續描述在罵完車長後,原告人返回車廂,並沒有立即報警,因為她相信她右臂的痛楚可能會消失。這跟她在証人陳述書內說“因為站長告訴她,她沒有流血所以不須報警,於是她便沒有報警”完全不同。

24. 有關原告人收到港鐵公司代表電話一事,原告人在不同的文件中將發生時間一時說是意外發生的兩星期後,一時又說是意外發生的一星期後。更奇怪的是隨著時間流逝,當記憶應該越來越模糊的時候,她卻給了越來越詳細的說明。信中提及的“港鐵公司代表”,申索陳述書中變成“李先生”。出庭作證時,原告人更稱於電話中李先生曾自稱是「高級領導」,並有「處分職員」的權力。

25. 還有其他許多類似(即她的說明越來越詳細)的例子。從她出庭作證時的描述最可以看出這一點。

26....

To continue reading

Request your trial
1 cases
  • Yeung Lai Chu 對 Mtr Corporation Ltd
    • Hong Kong
    • District Court (Hong Kong)
    • 21 December 2018
    ...YEUNG LAI CHU 對 MTR CORPORATION LTD DCPI 1820/2016 [2018] HKDC 1586 香港特別行政區 區域法院 傷亡訴訟2016年第1820號 ------------------------------------ 原告人 YEUNG LAI CHU 及 被告人 MTR CORPORATION LIMITED ------------------------------------ 主審法官: 區域法院暫委法官周卓輝法庭聆訊 聆訊日期: 2018年8月27至28日及9月6日 判案書日期: 2018年12月21日 ------......

VLEX uses login cookies to provide you with a better browsing experience. If you click on 'Accept' or continue browsing this site we consider that you accept our cookie policy. ACCE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