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ng Pang To 訴 Sweetheart Garden Restaurant

CourtDistrict Court (Hong Kong)
Judgement NumberDCEC43/2002
Subject MatterEmployee"s Compensation Case
DCEC000043/2002 WONG PANG TO 訴 SWEETHEART GARDEN RESTAURANT

DCEC43/2002

香港特別行政區

區域法院

僱員補償案件2002年第43宗

------------

有關申請事宜

 

WONG PANG TO

申請人

 

 

 

SWEETHEART GARDEN RESTAURANT operated by SWEETHEART GARDEN RESTAURANT LIMITED

答辯人

------------

 

主審法官:區域法院法官黃慶春法庭聆訊

聆訊日期 :2005年10月31日及11月1日

宣判日期:2005年11月2日

判案書日期:2005年11月2日

 

判案書

 

1. 申請人王鵬道先生提出一項賠償因工受傷的申請,是根據《僱員補償條例》《香港法例》第282章第9、10、10(a)條作出申請。王先生指出,在2000年11月5日星期天,曾經在受僱期間工作因工受傷,申請人及答辯人在今次聆訊之前已達成協議,同意若法庭接受王先生(申請人)的申請,王先生的損失賠償經協議定為37,288.80元,加上利息直至到審訊當日2005年10月31日,賠償金額一共是45,566.56元。因此,此案聆訊,只需要決定答辯人是否應向申請人作出這45,566.56元的賠償。

2. 本案申請人王鵬道先生,出生日期為1969年1月29日。在2000年11月5日,他當時年紀為31歲,受聘於答辯人之心心花園餐廳有限公司為待應,在心心花園餐廳工作。答辯人的餐廳位於九龍旺角豉油街。王先生的受聘條件為每星期工作六十小時,而且,他與其他待應及職員一般,需要遵從答辯人的負責人的指示,值班時間是按僱主(答辯人)每星期編製的更表上班。王先生在2000年11月5日當值之更為18點30分至凌晨零時三十分,這雙方是沒有異議的。他當日被編排的工作是傳菜,需要駐守答辯人餐廳的2字樓食物昇降機之地區,負責把3字樓廚房所供應之已煮熟食物送到顧客檯上,並且負責把一桶桶的骯髒碗碟放進食物昇降機內,由昇降機送到樓上廚房,以及把已洗淨的碗碟、杯等等從廚房的一層傳送到2樓的樓面上。根據王先生的證供,在2000年11月5日,大約在晚上10時30分,他正在第1號昇降機前工作,當時第1號昇降機內有三盤已洗淨的玻璃杯,而他的工作是需要把三盤玻璃杯從昇降機內搬出,逐一放到工作檯上。他指出,因為每一盤玻璃杯有24只,三盤玻璃杯是非常的重,而昇降機的深度為兩呎半至三呎,當時他需要把身體向前用手探入昇降機內,把三盤杯子拉出昇降機的前方接近他的身前,以便他把每盤的玻璃杯遂一放到工作檯上。當他把手探入昇降機內試圖把三層杯子拖近他的身邊,他發覺他所站立的地面濕滑,站不住腳失去平衡,於是向前傾之後再向後翻,繼而撞向身後的圍板,再跌坐在地上。根據王先生所指,他立刻感到後腰椎非常之痛楚,而且不能立刻站立起來,經休息5分鐘後才能勉強站立。他指出,此次的意外被他的同事黃祝安先生目睹,因為黃先生正在他的身邊坐在地上的罐上休息,當時黃祝安先生曾經問他有沒有事,王先生告訴黃祝安先生他沒有事,於是黃祝安先生回到自己的工作的崗位去,而申請人王先生亦稍作休息後繼續工作。雖然,他的背痛仍然存在,而且當晚當他繼續工作時,他發覺他不能負擔粗重的工作。根據王先生的證供指出,在意外發生之前,他曾經發覺在工作崗位附近,即食物昇降機附近的地上確有污漬、水漬等等,他相信是由餐廳執拾顧客用完的一桶桶杯碟所遺留下的污漬,但他並不以為意,他相信因為這些污水遺漬的關係,他滑倒了。王先生更指出,當晚在收工之前大約凌晨二十分他感覺他的背痛仍然存在,所以在準備下班之時向甄經理報告,因為曾經在昇降機取杯碟之時扭傷背肌,感覺非常痛楚,並且告訴甄經理他在翌日不會回到餐廳工作,希望告一天病假。根據黃先生的證供,甄經理告訴他,若不工作不會有工資,而且請病假的話,他需要先見醫生。王先生不同意甄經理所說他若請病假會喪失工資,但甄經理指出,王先生只是說自己因工受傷而已,王先生當時知道甄經理並不相信他曾經因工受傷,但他亦不想與甄經理爭拗下去,因此,他離開了餐廳。王先生繼而指出,離開餐廳之際發覺背痛激烈,因此,他決定到附近的廣華醫院急症室求診,因為廣華醫院距離答辯人的餐廳非常之近,所以決定到廣華醫院接受診治。王先生又指出,當時他準備步行到廣華醫院時,發覺他的背痛更加激烈,因此,他唯有乘坐計程車到廣華醫院。

3. 在廣華醫院急症室,王先生接受了治療,並且急症室醫生提供了病假紙給王先生,批准他在11月6日至7月兩天的病假。根據廣華醫院急症室11月6日凌晨三十五分的紀錄,王先生曾經提供他的受傷的背景,指出 "Sprain back after lifting heavy objects on 5 November 2000." 即「因在2000年11月5日負重而扭傷背肌。」而醫生提供了止痛針的治療(這些紀錄可見於第94至95頁醫藥紀錄文件夾內)。翌日,王先生感覺他的背痛加劇,因此,他到大埔區的何妙齡那打素醫院急症室求診。

4. 那打素醫院的紀錄指出,王先生曾於16時47分11月6日2000年在急症室求診,當時王先生告知急症室的醫生,他在工作期間因負重物而扭傷背肌,醫生當時的臨時診斷為「背肌扭傷」,急症室醫生提供給王先生的病假紙,是從2000年11月6日至9日,並且紀錄了他曾扭傷其背部,並且他的傷被列為工傷(在文件夾第6頁可見)。

5. 根據王先生的證供,他在那打素醫院急症室求診後,因醫生提供病假11月6日至9日,他致電給甄經理及告訴他,他會告病假直至11月9號,在11月10日才回到餐廳繼續工作。

6. 在2000年11月10日,王先生回到餐廳的崗位繼續工作,並且把醫生提供的病假紙交給甄經理。在11月11日及11月12日他繼續...

To continue reading

Request your trial

VLEX uses login cookies to provide you with a better browsing experience. If you click on 'Accept' or continue browsing this site we consider that you accept our cookie policy. ACCE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