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to 訴 Ccm

Court:Family Court (Hong Kong)
Judgement Number:FCMC2329/2004
Judgment Date:20 Apr 2005
FCMC002329/2004 LTO 訴 CCM

FCMC2329/2004

香港特別行政區

區域法院

婚姻訴訟編號2004年第2329號

------------

呈請人 LTO  
   
答辯人 CCM  

------------

主審法官:區域法院暫委法官吳蕙芳

宣判日期:2005年4月20日

判案書日期:2005年4月20日

判案書

1.丈夫呈請人在2004年3月10日存檔呈請離婚書,以太太答辯人行為令他無法合理期望的與她共同生活為理由。呈請書經修正後內容並無重大改變。本訴訟乃答辯人就呈請人離婚申請作出抗辯,及離婚理由作出反駁。

2.呈請人以答辯人不合理行為為基礎,主要作出兩方面行為的指控:第一,答辯人疑心極重,以致二人多次吵架,過程中,答辯人繼而動武,用暴力對待呈請人;第二,數年內,答辯人以電話鍥而不捨追查呈請人的行縱,更在呈請人工作期間,不勝其煩的作出具破壞性的電話騷擾。除了呈請人身受其害之外,其公司及個別工友亦受到波及,令他們對呈請人及答辯人產生不滿。

沒有爭議性的背景

3.呈請人現年60歲,答辯人現年52歲,皆為中國惠東人士。雙方在1983年2月國內成婚,婚後育有五名子女,除了四女在香港出生以外,其餘四名子女皆在國內出生,大兒子在1985年9月出世,二女在1987年10月出世,三女在1990年1月出世,四女在1992年2月出世,五女在1994年2月出世。三女患有痙攣,在特殊學校就讀六年班。

呈請人的證供大綱

4.呈請人指答辯人疑心太重,經常對呈請人作出他「包二奶」、「外頭有女人」之類的不真實指控,夫婦經常為了這些吵鬧,有時甚至由早到晚都在吵。吵架之際,答辯人會用手扯破呈請人的衣服,又用指甲抓傷對方,令呈請人被逼作出反抗。在多次的打架事件中,有數次曾向警方舉報及前往醫院驗傷,後呈請人顧念答辯人是他太太,不想作出控告,惟有錄取證人口供書後不了了之。

5.呈請人亦曾數次離家十多天,以和緩彼此緊張的關係。有一次,當呈請人閒時逛街未有立即回家時,卻在SYC附近碰到氣匆匆正在找尋他的答辯人,當時答辯人就在路上吵起來,又指罵呈請人「包二奶」,繼而雙方發生推撞,途人報警下,最終雙方因「在公眾地方行為不檢」而被法庭判處簽保守行為。此外,有多次的衝突及動手事件是沒有報警的,其發生的地點包括家中、街上,甚至公園內經常破壞鄰居及附近一帶的安寧。

6.早在2002年,呈請人已受到答辯人的電話滋擾,一旦接聽電話,答辯人就會開始吵鬧,由早到晚不斷撥電給呈請人,期間一天內最少撥十多次。此外,答辯人查到工場的電話號碼後就致電工場,誓要找到呈請人不可,此舉令呈請人上司感到非常不滿。當呈請人放棄使用手電時,曾借工友電話打回家,之後答辯人就依循來電顯示上的號碼致電找尋呈請人,又在電話中吵鬧,這對呈請人的朋友造成極大的滋擾。至今雖然次數已經減少很多,每日如是者仍然有七至八次之多。

答辯人的證供大綱

7.答辯人分別在2004年4月27日及2005年1月28日呈交法庭兩份抗辯書。第一份抗辯書中,答辯人對呈請人的指控作出否認,亦聲稱呈請人在其不知情之下提出離婚,令她和子女受到莫大傷害,因此,答辯人反對離婚。第二份抗辯書中,答辯人亦透露她是為了保持家庭的完整和子女的前途而反對離婚。

8.在聆訊之中,答辯人對於呈請人的指控並非完全否認,她承認自己在2002年時情緒不穩定,心情紛亂之時,確實有跟呈請人吵鬧、打架及撥電找答辯人這類事,不過非呈請人所言如此誇張及頻密。答辯人透露從2002年開始,她精神曾出現問題,現時仍須接受精神科治療。

9.答辯人聲稱自己記憶弱,短短答問之中,例如就是否問過呈請人為何離婚、呈請人是否作出回應、對於呈請人作出回應等等的問題都作出數個不同的答案。法庭不認為答辯人在法庭上前後矛盾的表現是記憶弱所致,對於律師問及她是否相信呈請人有外遇的問題,她避而不答。

10.在答辯人作供時,她畢恭畢敬,與她在盤問呈請人時的巴辣態度極之不同。法庭亦得知答辯人在午飯時刻,休庭之時,曾經罵正進入廁所的呈請人,指責呈請人是因想打電話給其他女人,才進入洗手間,答辯人承認有作出如此「隨口而出」的指罵。這些指罵的內容是毫無根據,亦非在呈請人挑釁之下而作出。但答辯人卻認為自己這種行為並無不妥之處,她平時亦用同樣的態度對待子女。答辯人承認過往夫妻吵架時,她時常指責呈請人外面有女人,這種指控皆毫無事實根據。答辯人這些種衝口而出的惡言卻是完全不顧及呈請人的感受,她認為「相嗌唔好口」,但不覺得有甚麼不妥之處。

11.答辯人否認夫妻經常有吵架,只是如一般夫妻偶然吵嘴而已;又說她動手打呈請人的事件是在2002年發生的,當時因為自己情緒不穩,才與呈請人打架,但也只有一次是呈請人被她抓傷;答辯人否認曾頻頻打電話騷擾正在外頭工作的呈請人,並聲稱只是間中撥三至四次電話給丈夫而已。

12.答辯人承認及聲稱,她致電呈請人朋友的電話是為了問呈請人何時回家吃飯之類的事情,而她致電呈請人工作的地方找呈請人並非有要緊的事。她也從沒有想過這種做法會騷擾對方,她亦聲稱不知為何丈夫要提出離婚。

13.證人CKW女士是答辯人的姐姐。在2005年1月4日亦作出一份誓章,反對呈請人及答辯人離婚,強烈遣責呈請人單方面的申請,認為這種導致家庭破裂的行為極為缺德,而夫離家散會摧殘答辯人的身心,對答辯人造成重大的打擊和危害。CKW女士曾向呈請人作出思想工作,使兩夫婦和好如初。法庭認為CKW女士的證供並不能協助答辯人的抗辯。

14.本席留意答辯人盤問呈請人時,雙方都不作出讓步,互相指責對方。呈請人曾經一度相當激動,而答辯人作供時,亦曾下淚。本席亦細心聆聽雙方的證供及結案陳詞,留意證人作供時的神情和舉止,法庭認為呈請人是一名誠實的證人,他的證供是直接和清晰。雖然他不太想作答有關他...

To continue reading

Request your tri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