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pm 訴 Lct

Court:Family Court (Hong Kong)
Judgement Number:FCMC3406/2002
Judgment Date:24 Jun 2005
FCMC003406/2002 LPM 訴 LCT

FCMC3406/2002

香港特別行政區

區域法院

婚姻訴訟2002年3406號

------------

呈請人  LPM  
   及  
答辯人  LCT  

------------

主審法官:區域法院暫委法官吳蕙芳

宣判日期:2005年6月24日

判案書日期:2005年6月24日

判案書

1.本訟案有兩項申請,第一項是由呈請人(以下簡稱為「太太」)向答辯人(以下簡稱為「先生」或者「丈夫」)提出判決傳票,追討由2003年5月開始至今所拖欠二十五個月,總數為$37,500的贍養費;第二項是因先生要求減免贍養費至每個月$100,而作出更改贍養費令的申請。

2.根據《婚姻法律程序與財產條例》第11條賦予法庭權利,就既定贍養費令可作更改。在行使這個權力時,法庭需要顧及案件所有的情況,包括雙方現存的經濟狀況,而按現存的環境作出合理的命令。

(一)背景事實

3.雙方在1990年10月結為夫婦,分別於91年3月、93年11月、95年2月生下三名兒子。

4.2002年4月4日,太太以不合理行為為理由申請離婚。

5.在2003年1月19日法庭頒下暫准離婚令時,將三名兒子的管養權正式頒予太太,而先生則享有合理探視權。

6.法庭在2003年5月27日頒令先生須每月支付太太$1,500作為三名兒子每人每月$500的贍養費,直至孩子年滿18歲或完成全日制教育為止。

7.絕對離婚令在2003年6月13號頒出。

(二)申請背景

8.贍養費命令頒下後,先生從沒有支付任何贍養費,而太太及孩子們只能倚靠綜援為生。

9.法援署委派為太太代表後,曾經在2004年5月25日發信要求先生遵守法庭命令,並須在七日之內支付這筆拖欠的贍養費,但先生仍不予理會。

10.在2004年6月15日太太存檔法庭判決傳票,追討拖欠的贍養費,先生被傳召出庭,就他繳付拖欠贍養費的經濟能力接受訊問,以及提出不應因該拖欠而被交付羈押的因由。

11.裁決傳票在2004年6月28日遞交到先生手中,八個星期之後,先生才於2004年8月23日以長期沒有工作及生活成問題為理由,申請減免贍養費至每個月$100。

12.先生分別在2004年8月及2004年12月存檔法庭兩份表格E(即個人經濟陳述書)。在2004年8月的表格E中,先生草草披露他曾經做雜工,但早在2001年已經失業,共欠下SC銀行$50,000及LYK $3,000債項,卻完全不填報「現時每月開支」的一部分,亦無任何文件附帶或者支持他所提及的債項,更不理會法庭要先生就太太提出的問卷作出回應的頒令。

13.先生在2004年12月存檔的表格E中聲稱自己仍然失業,在2002年至2004年間的工作情況只是曾替人帶貨,賺取$1,000;只工作了兩天共賺取$800;替人收數賺取$2,000,但每月的開支約$3,000,更欠下八名親友共$34,900的債項,先生仍然沒有任何文件支持有關的債項。

(三)太太證供

14.太太沒有工作,她跟三名兒子都是倚賴每個月約$8,000的綜援金渡日。

15.在未離婚前,先生是一名冷氣技工,日薪約$500,離婚該段時間先生亦有工作。

16.即使在2003年5月27日,法庭頒令要先生支付每名孩子每月$500贍養費,先生仍不願意供養三名孩子。太太從先生友人口中得知,先生在2003年7月曾經獲得數萬元工傷賠償,但卻從不見先生用來支付孩子任何生活費。

17.在2003年11月至12月,先生曾經要求在太太家中留宿,以方便他在大嶼山工作。在留宿數日中,先生早出(即早上7時)晚歸(晚上七時許),進出都帶備工具及工作服,後來因為先生拒絕付錢,太太就不讓他繼續留宿而需要先生離開。

18.太太亦從先生友人得知,先生在2004年2月及3月之間曾在澳門工作,事後她提起這件事時,先生就對她笑著,沒有否認,只是反問太太為何知悉他曾到澳門工作。太太又從曾僱用先生到澳門工作的僱主CK得知,先生確實曾在澳門工作,並且因為工資即日薪六百多或七百多的問題與CK發生爭執。

19.在2005年1月,太太從先生友人得知,先生年年初正在進行渠務工程。

(四)先生的證供與法庭就證據的評核

20.在房署批核下,早在2003年9月先生已以每月$330租金入住屯門一間中轉屋單位,而他的父母兄弟都在國內居住。先生否認曾為冷氣技工,只承認在地盤做雜工,每日只能夠賺取三至四百元。

21.先生現年48歲,正值壯年,身體健碩,並無任何傷殘、精神病或其他的疾病影響他工作能力。先生自稱從2001年開始已經失業,有時亦只能夠賺取數百至千多元薪金,不足以糊口。他並無申請綜援,而是從母親、哥哥及疏堂兄弟那兒借錢渡日。

22.平時先生只會撥電找朋友介紹工作,雖然找工作有困難,但卻從沒有前往勞工處登記求助。雖然工作不穩定,但先生只選擇做替工,很少做長工。先生自稱不長進、好吃懶做,也承認收入微薄完全是自己不上進,與人無尤。但若非懶散,以他的體力及能力,先生認為要賺取$8,000至$10,000工資是絕對無問題。

23.就2003年而言,先生沒有開工,除了找不到工作外,又聽聞有無良僱主不支付員工工資,因此他就寧願不上班。

24.2004年先生在地盤或者酒樓都找不到工作,連一份兼職都找不到,只能倚靠替別人帶貨過關進出中港兩地。但對於平均每月賺取多少收入,如何計算酬勞,是否較多時候將貨帶往目的地或者只攜帶貨物過關,先生都不願正面回答,更多次發脾氣。

25.先生被盤問由2004年2月至4月期間的出入並逗留澳門之事時,透露他曾多次經珠海進出澳門,亦知道以這途徑往返澳門是不會顯示在出入境紀錄中。在被問及前往澳門的目的時,先生前後給了許多互相矛盾的答案,一時聲稱每一次去都...

To continue reading

Request your tri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