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u Sau Lan 訴 Hui Kwok Wah & Others

CourtDistrict Court (Hong Kong)
Judgment Date05 November 2003
Judgement NumberDCEC272/2002
Subject MatterEmployee"s Compensation Case
DCEC000272/2002 Lau Sau Lan 訴 Hui Kwok Wah & Others

DCEC000272/2002

DCEC272/2002

香港特別行政區

區域法院

僱員補償案件2002年第272宗

Lau Sau Lan 申請人
Hui Kwok Wah 第一答辯人
Wan Lam Bun 第二答辯人
劉永生(transliteration of 劉永生) 第三答辯人
Choi Sang t/a Ling Tung Decoration Company 第四答辯人

主審法官:黃慶春法官法庭聆訊

日期: 2003年11月5日

時間: 下午2時42分

______________________

判案書

______________________

1. 申請人劉秀蘭申請要求《僱員補償條例》第9條、第10條、第10(a)嘅賠償。

2. 法庭喺2003年1月10日,因為第三答辯人缺席,並冇表示抗辯,所以已經就第三答辯人缺席而作出裁決,判決第三答辯人須要負責。

3. 第一、第二和第四答辯人提出抗辯,所以今日的聆訊係處理第一、第二、第四答辯人關於責任問題上的抗辯,以及申請人的申請要求就《僱員補償條例》第9、第10、第10(a)條的申索作出評估。

4. 第一答辯人在第一天聆訊並冇到庭提出抗辯,審訊係喺佢缺席情況之下進行。

5. 第二答辯人選擇自辯。

6. 第四答辯人由律師代表。

7. 第二、第四答辯人喺庭上與其抗辯書,不承認申請人喺個地盤度受傷,亦不承認申請人係佢哋職員。就責任問題,法庭需要考慮幾點。第一,申請人是否於工作期間受傷?如果法庭經過考慮案情之後斷定申請人是因工受傷,法庭需要進一步考慮邊一個係申請人的僱主。第三個問題,第一同第三答辯人是否第二答辯人的承判商,而第一、第三答辯人是否申請人的僱主,抑或申請人的僱主係除了第一、第二答辯人外,還有第二、第四答辯人呢?第四個問題,第四答辯人是否新都城第二期第一至第五座的總承判商,根據《僱員補償條例》第24條佢須要負責呢?

8. 本案審訊期間,證據顯示申請人受傷當日,日期係2000年11月7日,即申請人律師所提供聯合醫院所發出的證據,醫生的報告書。醫生報告書喺文件夾E第2頁。文件上有申請人到聯合醫院尋求治療的證據,日期係2000年11月7日,時間係14點08分。醫生所發的病假紙,裁斷佢係左邊小腿腓骨受傷。

9. 文件夾第E1頁,僱員補償普通評估委員會所發出,2002年8月17日簽發日期的評估證明書,評估證明劉秀蘭(申請人)受傷的情況,係腰背及左小腿腓骨受傷,引致腰背、頭痛及僵硬,左腿踝疼痛及僵硬。因受傷而需缺勤的期間斷定為2000年11月7日至2002年7月2日。由於受傷而引致永久喪失賺取收入能力為百分之三。

10. 根據申請人的證供,佢當日因為工作期間,大約喺11至12點左右,2000年7月11日,進入工作單位,見到一幅牆身近天花地方的油漆有不均勻情況,於是佢就攞咗工友留低的油漆同油掃,爬上木梯去修補油漆,但突然間失去平衡,喺木梯跌落地面,因而傷咗腳。發生事嗰個單位係喺將軍澳新都城第二期第一座其中一個單位。當佢返回去裝修部報告意外情況的時候,第一答辯人許國華知道呢個情況之後就叫佢去睇醫生,於是佢就到聯合醫院睇醫生。佢喺睇完醫生之後,將病假紙交去畀許國華,許國華曾經話畀佢聽會將病假紙轉交嶺東,即第四答辯人。但申請人一直都未收過病假賠償。

11. 申請人亦表示,佢係由第一答辯人許國華聘請,喺呢個地盤,即係新都城第二期第一座開工,開工日期大概就喺2000年7月,職位係雜工。佢所講嘅雜工工作範圍係包括清理裝修單位的垃圾、清潔、購買裝修材料同埋做一啲簡單裝修工作,譬如油漆等等。佢嘅日薪係500元,而根據佢所講,佢一個月平均工作24、25天。

12. 至於第二同第四答辯人嘅證供,顯示第二答辯人承判咗第四答辯人第一至第五座新都城第二期嘅裝修工程。根據第二同第四答辯人嘅合約,合約規定第二答辯人須要畀第四答辯人1,928,800元,才能得到第一至第五座新都城第二期裝修嘅權利,其中1,828,800元須要上繳恒基兆業地產代理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恒基」),剩下的100,000元作為第四答辯人的費用同酬勞。

13. 根據第二答辯人的證供,佢由第四答辯人嗰度接咗呢份工程嘅權利之後,就將五座大廈其中的三座拆出分判予其他承建商。而第一座就是其中三座之中一座,分判了,所分判嘅人就係第三答辯人。雙方簽了合約,(文件夾B第38頁)。合約是由第三答辯人和第二答辯人所簽,日期是2000年6月13日。根據這協議書,第三答辯人劉永生承接了新都城第二期第一座的室內裝修工程,而劉永生(第三答辯人)須要支付第二答辯人溫先生340,000元,呢筆錢須要在2000年8月15日或之前付清,而所付對家是嶺東裝飾公司,即第四答辯人。而且這協議書上訂明生意額扣除裝修代理及服務費與地盤必要開支外,所得盈利的百分之二十五須上繳嶺東裝飾公司。在協議書訂立之日,6月23日,其實第三答辯人劉永生經已預繳裝修代理服務費之百分之五十,即170,000元。

14. 根據第二答辯人溫先生證供,佢知曉第一答辯人和第三答辯人係一齊工作,但他並不知道第一和第三答辯人的工作關係,究竟係僱主/職員、合夥人或分判的承判商。但溫先生同意許國華(第一答辯人)的而且確又喺呢個地盤裡面工作,而工作的範圍喺第一座,即劉永生所判嗰座。

15. 根據第四答辯人蔡生先生所講,佢同意喺2000年6月投標,從恒基兆業地產代理有限公司手上成功投得新都城二期第一至五座裝修權,他用了1,828,000元作為恒基的代理及服務費,而與恒基所簽的合約內定明他願意負責裝修工程營業額最低為18,288,000元,如果實際營業額是超過以上數目(稱為包銷額),所超出數目仍然照百分之十繳交予恒基。第四答辯人更加在合約內第八項定明「所有的承接工程必須憑單報上貴公司存錄,不得藉詞漏報」。第10條亦有繼續保證「本地盤有...

To continue reading

Request your trial

VLEX uses login cookies to provide you with a better browsing experience. If you click on 'Accept' or continue browsing this site we consider that you accept our cookie policy. ACCE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