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ung Kok Cheu T/a William Construction Company 對 Techoy Construction Co Ltd

CourtDistrict Court (Hong Kong)
Judgment Date10 June 2013
Judgement NumberDCCJ5272/2006
Subject MatterCivil Action
DCCJ5272/2006 CHUNG KOK CHEU t/a WILLIAM CONSTRUCTION COMPANY 對 TECHOY CONSTRUCTION CO LTD

DCCJ 5272/2006

香港特別行政區

區域法院

民事訴訟2006年第5272號

_________________

原告人 CHUNG KOK CHEU trading as WILLIAM CONSTRUCTION COMPANY
被告人 TECHOY CONSTRUCTION CO LTD

_________________

主審法官: 區域法院暫委法官葉樹培
聆訊日期: 2013年4月8, 9, 10及12日
判案書日期: 2013年6月10日

_________________

判案書

_________________

引言

1. 本案涉及大廈維修工程的分判商(原告人)向總承辦商(被告人)申索分判工程費的餘款及因被告人毀約引致的損失,被告人則反指原告人拒絕完成工程而悔約,向原告人反申索因未完工引致的損失。

背景

2. 2003年2月22日,本案被告人德材建築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德材」)與九龍何文田山道5號文豪閣的業主立案法團(以下簡稱「業主」) 簽訂工程主合約,承辦該大廈的室內渠喉更換工程,黃浩明建築師為該工程的工程顧問(以下簡稱「建築師」) ,同月27日德材與原告人經營偉林建築公司(以下簡稱「偉林」)簽訂分判合約,以580,000元把上述主合約的整項工程分判給偉林,但不包括供應喉管的生口,工人及第三者保險,另加文豪閣個別小業主聘請德材進行裝修工程的90%工程費。

3. 主合約的工程細則主要包括拆除各單位廁所內的垂直管子道(pipe duct) 和拆除管子道飾物及磚牆、更換各單位(有垂直管子道的)廁所渠喉、及修復工程。

4. 偉林於2003年3月17日開工,至3月底遇到更換曲配件的問題,有關的曲配件接駁垂直排污橫支喉與橫向排污橫支喉,由於曲配件緊貼地面,有些甚至被石矢或沙漿遮蓋,以至沒有足夠空間可供拆除及接駁,德材負責這工程的合約經理張百良先生(以下簡稱「先生」) 於2003年3月26日及4月9日致函建築師提出上述問題及要求提供指示。

5. 但上述問題至4月14日仍未解決,德材於當天通知各方暫停工程。

6. 翌日4月15日,德材再致函建築師,要求建築師與各方代表到現場進行實地試作,之後4月17日各方代表包括偉林的負責人鍾衛邦先生(以下簡稱「先生」)及德材先生到了現場視察。

7. 經現場視察後,先生提出若要更換曲配件,須拆除與原有管子道側身及橫向管子道相貼的矮牆身,但拆鑿矮牆產生的震動可能令橫向管子道內的沖廁咸水橫支喉、排污橫支喉及氣喉橫支喉等的駁口受損,引致漏水。

8. 德材於4月22日致函建築師及副本抄送業主,提出先生上述有關矮牆的意見,信中亦提及於當年1月25日投標會議及2月22日簽約會議,當時業主表示不用拆除矮牆,因此拆鑿矮牆是超越合約範圍,德材要求建築師及業主豁免更換有關的曲配件。德材並於4月29日再致函建築師及副本抄送業主,重申拆鑿矮牆是超越合約範圍,另申請延長原定於4月30日到期的施工期限。

9. 建築師於4月28日向德材發出建築師指示(0227/G6/006) (但於4月30日才傳真至德材) (以下簡稱為「006指示」) ,回應上述德材於4月22日發出的信件,建築師已安排另一承建商在一個單位成功更換了曲配件,並以此作為樣板工程,要求德材立即按樣板完成所有餘下之渠喉更換工程及提交執漏工程時間表給建築師審批,並須於三天內復工,否則建築師可另聘承建商完成工程,而德材須負責一切的工程費。

10. 德材於5月2日致函建築師回覆上述的「006指示」,信中提及德材於4月30日視察了樣板工程後,發現矮牆已拆除及曲配件已更換及加裝了減沖廁水的閘制,德材重申拆鑿矮牆是超越合約的工程範圍,因此認為樣板工程是工程變更,要求建築師發出工程變更的指示,否則德材不能按上述建築師指示進行工程,德材亦要求建築師提供不同意豁免更換曲配件的理據。

11. 5月5日建築師回覆德材上述5月2日的信,指樣板工程已證明更換曲配件是可行的,建築師只是根據合約內的要求向德材發指示, 否認有不合理或強加的額外要求。另外以未接獲僱主書面確認豁免曲配件為理由,而不接納豁免曲配件。至於業主是否接納無須拆矮牆則有待引證,建築師重申德材須按合約更換垂直管子道內的喉曲。

12. 5月6日晚上舉行了工程會議,討論拆矮牆及有關咸水喉系統加壓測試事宜,德材於5月9日致函建築師,表示同意依建築師的4月28日「006指示」,按樣板工程單位去完成更換工程。此外德材亦同意進行咸水喉系統加壓測試。

13. 5月10日偉林德材發兩封信,要求德材承諾彌償偉林有關拆矮牆及咸水喉系統加壓測試引致的法律責任,並要求德材簽署該兩封信件表示同意彌償。最終德材沒有同意彌償,也沒有簽署同意書,反而聘請了其他分判商進行咸水喉系統加壓測試及拆矮牆。

14. 偉林於6月7日致函德材,回應6月5日收到德材先生電話,得悉偉林無須執行餘下工程,德材將委派其他人完成餘下工程。偉林隨函提交了工程結算糧單以供核實及要求支付工程費。

15. 6月13日德材回覆偉林,指責偉林屢遭建築師及業主投訴工程質量及表現欠佳,此外偉林拒絕依照建築師的指示拆除矮牆及進行咸水喉系統加壓測試,因此偉林已違約,德材正式終止分判合約並附上工程完工最後結算帳目。

爭論點

16. 本案的主要爭論點如下:

(1)偉林未能在2003年4月30日的工程期限前完成分判合約的工程是否違約;

(2)偉林是否因施工質量欠佳而違約;

(3)清拆矮牆是否合約範圍內的工程;

(4)偉林拒絕進行咸水喉系統加壓測試是否違約;

(5)訴訟雙方曾否就偉林的工程費餘款達成任何口頭協議及其內容(如有的話);

(6)偉林的工程費餘款的計算;及

(7)若偉林違約,應付德材的賠償數額。

雙方的證人

17. 原告人偉林只傳召了一名證人先生,他是原告人的兒子,全盤接手打理偉林多年,亦代表偉林由始至終親自參與本案的分判工程。

18. 被告人德材傳召了兩名證人:(1) 林健榮先生;及 (2) 曾燦森先生。先生雖然是德材的董事,亦是此工程的德材最高負責人,但工程的日常監督工作都是交托給合約經理先生。至於先生是德材的工料測量經理,並不是處理工程的前線工作,而是後勤的工料測量工作及接手處理先生離職後剩下來的後期工作,先生的證供主要關於工程費的計算。

19. 偉林先生及德材先生當時親身參與工程,他們應是本案最關鍵的兩個人物,但先生並沒有出庭作供,當先生提及一些跟先生的交涉,德材是沒有證人可以提供第一手證供去反駁先生。而德材的大律師主要針對先生跟先生就偉林的工程費餘款的口頭協議的證供,本席將會稍後處理。

20. 但無可爭辯是先生有本案第一手的經歷確是比兩名德材的證人優勝,先生的證供一般而言應給予較大的比重。

偉林未能在工程期限前完工是否違約

21. 由於2003年3月底偉林遇到更換曲配件的問題,德材先生於2003年3月26日及4月9日致函建築師提出有關問題及要求提供指示,德材於4月14日通知各方暫停工程。

22. 之後德材與建築師仍然不斷有書信往來,都是圍繞更換曲配件及清拆矮牆的問題,期間各方亦有到實地視察,建築師亦安排另一分判商在一個單位造了更換曲配件的樣板工程,但問題一直糾纏不清,終於在4月30日 (即工程期限的最後一天) 建築師向德材以傳真發出「006指示」,即德材的大律師所謂「最後通牒」,指示德材須於三天內復工。

23. 但根據德材5月2日的回信,德材當時的立場仍然與偉林站在同一陣線,指清拆鑿矮牆是超越合約的工程範圍,並指樣板工程的做法其實已是工程變更,要求建築師發出工程變更的指示。

24. 經過5月6日晚上舉行的工程會議,德材遲至5月9日才致函建築師表示同意按樣板工程去完成更換工程及咸水喉系統加壓測試,那時已超越了合約的4月30日原期限,也超越了4月30日建築師發出的「最後通牒」(「006指示」)的最後三天的期限。

25. 縱觀上述事情的經過,偉林未能在原來工程期限前完工是因為德材暫停工程,期間就更換曲配件及清拆矮牆的問題與建築師一直糾纏不清,甚至過了工程期限仍沒有結果,所以本席認為不能妄顧前因而將責任全卸給偉林,並裁定偉林沒有因此而違約。

偉林是否因施工質量欠佳而違約

26. 德材倚賴建築師於2003年4月11日發出的指示(0227/G6/004) (以下簡稱為「004指示」)指控偉林施工質量欠佳而違約。該指示確就一些問題要求作出修繕工作,但偉林的證人先生已確認就相關問題已作跟進,而德材的證人先生在盤問下亦同意偉林從沒有拒絕進行執漏工程。

27. 根據案例Shun Fai Decoration Handicraft Co Ltd v F & F Investment Ltd, HCA 1588/2006 (2009年4月9日)的未經彙報判案書的第34段援引了另一未經彙報的案例Pamax Ltd v Cross Max Interiors Ltd, HCA 2181/2002 (2008年3月31日)第129段:指承建商施工時即使有缺陷,若沒有給予承建商機會去作出修繕,承建商不會因施工質量欠佳而違約。

28. 因此這項指控不成立,本席裁定偉林並沒有因施工質量欠佳而違約。

清拆矮牆是否合約範圍內的工程

29. 本案「招標文件」的工程細則第2.0,2.2 及2.3項的原文如下:

項目 工程細則
2.0 拆除單位廁內管子道(Pipe Duct) 工程:
工程範圍: A座B、C及B座A、C、D由1/F至13/F各單位有垂直管子道的廁所
2.1 ......
2.2 小心拆除坐廁及水箱,保留作日後裝回使用; …
2.3 用輕工具拆除管子道飾物及磚牆, 承建商應按照批准的拆卸方案施工, 拆卸時應避免泥頭物料跌入管子道內。」

30. 「鍾衛邦之補充證人陳述書」第8段以文豪閣的平面圖說明矮牆的位置:

「… 圖中黃色的部份為工程覆蓋的管子道範圍,而偉林需要更換管子道內的渠喉。圖中紅線的部份為主廁的六吋粗的排污渠橫喉,而其之上有一條兩吋粗的氣喉,兩條橫喉均埋於行內俗稱『枕頭位』的空間內,穿過管子道則的矮牆(即圖中籃色的部份) ,接駁到管子道內的垂直去水喉,而兩條橫喉跟垂直去水喉的駁口位有一組稱為『曲配件』(SOCKET)的配件。…」

31. 根據上述的「工程細則」清拆的範圍包括垂直的管子道及管子道飾物及磚牆。問題是有關的矮牆是否屬於垂直管子道的磚牆,先生上述不受爭議的證供表示矮牆是貼著垂直管子道側,但穿過矮牆並非垂直管子道,而是兩條橫喉。因此偉林的立場是埋藏著橫喉的矮牆不是垂直管子道的磚牆。

32. 至於德材的立場起初看似是與偉林的立場一致,由2003年3月底至5月初給建築師的信件中,都是指清拆矮牆超出合約範圍,尤其是4月22及29日的信,到5月9日才致函建築師表示同意按樣板工程去完成更換工程,即同意拆矮牆。

33. 德材試圖推翻上述與偉林的立場一致的信件,先生供稱之前的信純粹是按偉林的意思撰寫,並不代表德材的立場,先生解釋當時德材偉林同坐一條船,所以盡力為偉林向建築師爭取最大的利益。

34. 本席認為先生上述的證供並不可信,首先德材是一間比偉林規模大得多的建築公司,以往是從事比本案大廈維修更龐大的建築工程,若德材如此具規模的建築商竟違背自己的立場,而盲從一間小分判商的立場,又多番致函建築師申述不正確的合約詮釋,去爭論清拆矮牆問題,實在難以置信。

35. 即使先生強調當時雙方有共同的利益關係,其實也說不通,因為當建築師於4月30日,工程期限的最後一天,向德材發出「最後通牒」(「006指示」),指示德材須於三天內復工,到了那危急的關頭,德材實不大可能仍照顧偉林的利益而不顧自身的利益,竟於5月2日回信,仍舊與偉林站在同一陣線,指拆鑿矮牆是超越合約的工程範圍,更進一步指樣板工程的做法其實已是工程變更,要求建築師發出工程變更的指示。因此本席認為德材其實一直是認同偉林的立場,所有德材的書信均反映出德材當時的真正立場,直至5月9日給建築師的那封書信時德材才改變立場。

36. 此外,建築師對於清拆矮牆是否合約範圍,到最終還是不置可否,只是重申要求更換垂直管子道內的喉曲。根據建築師就這事項最後的信件,見5月5日的信的第三點:

「貴司於2003年4月22日的來函,曾表示法團接納無須拆鑿輿橫向管子道相貼的牆身,事情是否屬實有待法團書面引證。而再次表明,敝則樓只是要求貴司需按合約更換垂直管子道內的喉曲。」

37. 基於上述的分析,本席接納雙方當時的共識,並裁定清拆矮牆是超越合約的工程範圍。此外偉林要求德材為此額外的工程衍生的風險承諾彌償,才拆矮牆也屬合情合理,因為德材多番向建築師力陳進行此工程可能導至橫支喉受損,見德材先生多封給建築師的信件:4月9、15、22日及5月2日。因此偉林拒絕清拆矮牆並非悔約,再者矮牆由其他分判商清拆後,偉林有更換喉曲,可見偉林從未拒絕完成餘下的工程,德材沒有理據指偉林悔約而終止分判合約繼而另聘分判商。

偉林拒絕進行咸水喉系統加壓測試是否違約

38. 偉林先生聲稱當年要求偉林報價時,德材先生為求偉林減價,向先生承諾免除更換喉管後的測試,所以偉林的報價並不包括喉管測試,因此偉林說咸水喉系統加壓測試是超出合約的範圍。

39. 德材否認有上述「免測」的口頭協議,德材的大律師質疑先生的證供,指先生只在他的證人陳述書提及有關「免測」的協議,在之前的一切的書信及狀書均欠奉。

40. 德材的大律師的說法並非無理,但須顧及德材並沒有任何證人或文件的證據可以反駁先生的證供,尤其是關鍵人物先生並沒有出庭否認,而先生的證供也沒有出現前後不一或自相矛盾的情況。假若先生有出庭反駁先生的話,因而法庭要比較那位證人的證詞較可信時,德材大律師的陳詞就可能派上用場,但考慮了本案席前的一切證供,在相對可能性的評核下,本席信納先生的證供指雙方有上述「免測」的口頭協議。

41. 德材亦援引主合約第16.0條的「整體協議條款」(entire agreement clause) ,即主合約的書面條款已是雙方的協議全部內容,並取代雙方以前一切無論是口頭或書面的協議,以此否定先生所依賴的「免測」口頭協議。

42. 偉林的大律師認為上述的主合約條款只適用於業主與德材之間,並沒有延申至德材偉林之間的分判合約。

43. 相關的分判合約條款的原文如下:

“1. “Techoy” shall sublet the whole of “the Main Contract Works” (excluding the supply of pipe duct access doors and the insurance for workmen & third parties) to “William” in the sum of Hong Kong Dollars Fifty Eight Hundred Thousand Only (HK$580,000.00) on a fully back-to-back basis

2. “William” agrees to carry out “the Main Contract Works” in exact accordance with all...

To continue reading

Request your trial

VLEX uses login cookies to provide you with a better browsing experience. If you click on 'Accept' or continue browsing this site we consider that you accept our cookie policy. ACCE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