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ng Wai Ling Maria 訴 Wong Yun Fat Donnie

CourtDistrict Court (Hong Kong)
Judgement NumberDCCJ5026/2007
Subject MatterCivil Action
DCCJ005026/2007 CHENG WAI LING MARIA 訴 WONG YUN FAT DONNIE

DCCJ5026/2007

香港特別行政區

區域法院

民事訴訟編號2007年第5026號

------------

原告人 Cheng Wai Ling Maria
被告人 Wong Yun Fat Donnie

------------

主審法官:區域法院法官陸啟康法庭聆訊

聆訊日期:2010年3月9日

判案書日期:2010年3月9日

判案書

1. 這是一宗涉及私人貸款的案件。

2. 原告人鄭小姐是一名會計師,她現時在一間電訊公司任職財務總監。被告人王先生在海關任職督察。

3. 在1991年,鄭小姐在一個工商管理碩士的課程中認識王先生。他們在1991年及1992年是情侶,其後亦是相熟的朋友。在1994年,他們一起在新加坡投資地產獲利,而他們兩人亦與另一名朋友在1997年購入一個在寶馬山的住宅單位(“寶馬山物業”)作投資之用。他們三人現時還是該單位的業主。

鄭小姐的案情

4. 根據鄭小姐的案情,王先生在1997年下旬的時間向她借貸了一筆412,500元的私人貸款,用作在新加坡投資房地產之用。因為與訟雙方當時關係良好,鄭小姐沒有要求被告人簽訂一份借據。可是為了保障鄭小姐的貸款,王先生在1997年10月12日把鄭小姐變成他人壽保險的受益人。在有關的保險申請書中,王先生指鄭小姐是他的未婚妻。

5. 因為案件發生在十多年前,鄭小姐現時已經記不清楚她是以甚麼形式把412,500元的貸款交給王先生。

6. 王先生在1998年沒有還款。因為當時正發生亞洲金融風暴,鄭小姐擔心黃先生是否有能力償還她的貸款。在1998年尾旬,王先生簽下一份借據(“第一份借據”),承認他曾經向鄭小姐借了412,500元。作為一份附屬抵押品,王先生亦向鄭小姐發出一張相同金額的支票。

7. 王先生其後沒有還款。在1999年10月5日,王先生同意再簽下第二份借據(“第二份借據”)。在第二份借據中,王先生同意他拖欠鄭小姐的款項(連利息在內)合共為449,303.25元。王先生亦同意支付最優惠利率加年息3厘的利息,並分期每個月向鄭小姐支付8,000元的還款。鄭小姐把第一份借據的支票發還給王先生,而王先生亦向鄭小姐發出一張金額為449.303.25元的支票作為貸款的附屬抵押品。在1999年10月7日發給王先生的電郵中,鄭小姐把第二份借據及利息計算的文件一起發給王先生,作為確認有關的貸款。

8. 在審訊中,鄭小姐把王先生所簽下的兩份借據及449,303.25元的支票呈堂作為證物。

9. 在1999年尾旬,王先生根據第二份借據的內容,償還三個月合共24,000元的還款。在2001年,王先生亦支付合共48,000元的還款。除了這些款項外,王先生沒有償還餘下的欠款。

10. 鄭小姐多番要求還款。由2002年開始,鄭小姐亦不定期地向王先生發出電郵,追討欠款。因為王先生沒有償還有關貸款的尾數,鄭小姐入稟追討有關的款項。

王先生的案情

11. 王先生否認他曾經向鄭小姐借了412,500元的款項。王先生向法庭指出,兩份借據上的簽名都不是他的。故此,有關的借據及2002年至2005年鄭小姐向他發出追討欠款的電郵都是偽冒的文件。

12. 關於王先生人壽保險的事宜,他在1997年10月12日與他的保險經紀會面。在該會面中,他表明不希望續保他的人壽保險。剛巧,鄭小姐及她的妹妹當時亦參與並列席有關的會面。當時鄭小姐願意為王先生支付續保的保金,因為王先生同意申請把鄭小姐轉為保單的受益人,假如王先生他日有甚麼不測,鄭小姐便可賺取保險金。在申請表格內「與被保人關係」的一欄中,鄭小姐被填寫為王先生的「financier」。

13. 王先生否認鄭小姐銀行戶口在1999年所收取的24,000元是他存入鄭小姐的戶口中。關於2001年他存入鄭小姐銀行戶口的48,000元,王先生指出,那筆款項只是用作償還鄭小姐在2000年他到加拿大期間,鄭小姐代他支付寶馬山物業的按揭還款及該單位公用地方維修的費用,並非私人貸款的還款。最後關於1999年10月5日他發出給鄭小姐449,303.25元的支票,他指該筆款項是用作他們投資新加坡科技股及開設售賣電訊商品的商店之用。

證供的評估

14. 根據本案的證供,王先生略懂《時效條例》(香港法例第347章)中的條文,可是因為他在本案中沒有提出有關的抗辯理由,本席不需要考慮時效的問題。

15. 詳細考慮過與訟雙方的證供後,在相對可能性的衡量下,本席認為鄭小姐的證供較為可信,理由主要有以下數點。

16. 首先,本案的文件證供較為支持鄭小姐的案情。王先生同意他向鄭小姐開出一張449,303.25元的支票,支票上他的簽名與第二份借據中所列出王先生的簽名非常相似。以鄭小姐的收入而言,所追討的四十萬元並不是一個大數目。鄭小姐是一名專業的會計師,而她亦有法律學士的資格,在此情況下,本席認為她甘願冒險,偽冒借據的簽名及追討欠款的電郵,目的只是向王先生追討四十萬元的款項這個可能性較低。假如鄭小姐真的這樣做,她可能遇到非常大的麻煩。在法律程序中,王先生可能提出筆跡專家或其他專家證供證明簽名是偽冒的,或文件不可能是1999年那麼舊的文件,鄭小姐便會遇到非常大的問題。本席認為鄭小姐甘願冒險這個可能性極低。

17. 再者,假如鄭小姐存心偽造文件陷害王先生,為甚麼鄭小姐需要偽冒一些較為中性的文件呢?在文件夾中,王先生在2001年向鄭小姐發出一些電郵,確認他曾經把合共48,000元的款項(大部分每次8,000元)存入鄭小姐的戶口中。王先生指這些電郵是偽冒的,可是王先生當年真的把這些款項存入鄭小姐的戶口中。換句話說,電郵的內容是真的,在此情況下,為...

To continue reading

Request your trial

VLEX uses login cookies to provide you with a better browsing experience. If you click on 'Accept' or continue browsing this site we consider that you accept our cookie policy. ACCE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