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 訴 C

Court:Family Court (Hong Kong)
Judgement Number:FCMC14807/2002
Judgment Date:18 Oct 2005
FCMC014807/2002 C 訴 C

香港特別行政區

區域法院

婚姻訴訟編號2002年第14807號

_________________

  C 呈請人
   
  C 答辯人

_________________

主審法官:區域法院陳忠基法官

聆訊日期: 2005年8月16日至18日、8月29日至31日及9月23日

判案書日期:2005年10月18日

判案書

1.這是訴訟雙方在他們一段二十年婚姻結束後的附屬濟助聆訊。雙方在本聆訊前曾就四名年齡介乎十至十八歲的家庭子女(包括三名兒仔及一名女兒)的管養權進行訊訟。在聆訊期間,丈夫最終接納子女的意願,與及社會福利署調查報告的建議,同意管養權歸妻子所有,而他則有合理探視權。本席於是當庭宣布有關的管養權命令。

家庭背景

2.本席首先講述這段婚姻的背景。雙方在1983年4月1日於中國國內結婚,丈夫當時為國內居民,但妻子已移居香港,當時丈夫22歲,妻子19歲。在1985年,丈夫離開國內,來港與妻子團聚,雙方在紡織工廠裡工作,維持生計。

3.在1986年,妻子以個人名義購買了一個物業,即鰂魚涌英皇道1048號益發大廈三十座十四字樓(下稱「益發物業」),樓價以她的儲蓄及銀行按揭支付。在1987年大兒子出生後,雙方遷往葵涌一個租住單位,於是將益發物業出租,並以所得的租金來支付按揭供款。

4.當第二個兒子出生後,雙方認為需要有一個較大的居住空間,於是購買了第二個物業,作為他們的婚姻居所,即葵涌葵都大廈2樓(下稱「葵都物業」)。葵都物業以聯名方式購買,由雙方共同付擔樓價及其他費用。其間,雙方繼續工作,由丈夫負責葵都物業的按揭供款,而妻子則負責家庭的開支。

5.在1997年,雙方認為需要一個更大的單位居住,因為這時已有四名子女,於是他們購買了第三個物業,即葵涌怡盛花園4字樓D座(下稱「怡盛物業」)。怡盛物業同樣以聯名方式購買,同樣由雙方共同支付樓價及所有費用。一如以往,由丈夫負責物業的按揭供款,每月接近九千元,而當時他的月入約一萬二千元。妻子則負責家庭的所有開支,所需的款項則來自出租益發物業及葵都物業所得的租金,每月合共約有一萬元。當時她已應丈夫的要求不再工作,留在家中照顧子女。

6.在1999年初,益發物業的住客搬走,在其後的一段時間內仍未能租出,因此空置了,其間曾進行一些裝修工程。在這段時間裡,妻子需要入院進行一項子宮瘤切除手術。復康後,她再次出外工作,任職家庭護理(當時為1999年尾)幫補家計。

7.不幸地,丈夫在2000年失去了他任職多年的工作,家庭因此出現一些經濟困難,其間雙方發生過多次頗劇烈的爭吵,包括應否將其中一些物業出售來幫補家庭的開支。這建議由妻子提出,但丈夫並不同意,他認為所有物業應該要保留。這些爭吵結果導致雙方婚姻關係出現問題。大約在2001年,妻子開始與丈夫分開生活,雖然雙方共同居住在同一個地方,但分開生活,妻子與子女一起,而丈夫則獨自一人。在這段期間,妻子利用她任職家庭護理的收入及益發大廈的租金來支持她與子女的生活,而丈夫則繼續負起怡盛花園物業的按揭供款,款項來自他個人的收入及葵都物業的租金。

8.在2002年3月,丈夫離開香港到新加坡擔任一份紡織廠的工作。同年6月,妻子將益發物業出售,而事前並無知會丈夫。她指稱將一部分出售益發物業所得的款項還給她的母親及妹妹,因為在過去數年她們多次借錢給妻子維持家庭開支。

9.在2002年9月,妻子與子女搬離怡盛花園物業,遷往她妹妹的其中一個物業居住,即現居的荃灣物業,並於2002年12月18日以丈夫的不合理行為作為理由向法庭申請離婚,並要求獲得子女的管養權與及附屬濟助。

10.大約同一時間,丈夫剛巧返回香港探親,當他收到妻子的離婚文件後,他立即聘請律師提出反對離婚,因為他不認同婚姻已經破裂,亦否認是他導致婚姻破裂,之後他返回新加坡繼續工作。

11.在03年10月24日,妻子向法庭申請,要求丈夫支付臨時贍養費予她及四名子女。在2003年11月21日聆訊當日,在法庭內,丈夫通過他的律師同意支付妻子臨時贍養費每月一萬元,作為四名子女的臨時贍養費(每人每月二千五百元),並追溯至10月開始,其後在每月的第24日支付,直至本案有最終判決為止。

12.但丈夫只支付了數次後就停止再支付,卻同意撤銷離婚答辯書,於是妻子可以繼續進行她的離婚申請,結果在2004年10月26日獲法庭批予暫准判令,至於管養權及附屬濟助的問題則押後到內庭聆訊,等候社會福利署的調查報告,法庭亦指示雙方須呈交經濟能力誓章。

13.在2004年12月中,丈夫因為失去了在新加城的工作,於是返回香港,居住在父母位於黃大仙上邨的一個公屋單位。丈夫的父親不幸在最近去世,現時只得他與70歲的母親居住在上址。丈夫聲稱一直找不到正識,暫時只能做散工糊口,大部分時間都在他哥哥於新蒲崗開設的紡織廠做散工,如有工作每日可得三百元,每月大約只得六千至七千元的收入。他表示以這個收入根本不足夠供養自己,亦無力支付怡盛花園的按揭,更沒有可能支付臨時贍養費給子女。

14.丈夫表示全部收入用於支付他日常生活的開支,包括治療糖尿病的醫藥費及怡盛物業的按揭。由於收入不足,怡盛物業的每月按揭供款,只能向他哥哥借錢應付,至今已累積欠他達五萬多元。

15.現時怡盛物業已租出,每月有三千五百元租金收入,他就用這筆租金支付物業的其他費用及開支,與及幫補按揭供款。不過他表示,怡盛物業的按揭供款到2006年中應可完全清付,到時妻子應該將該物業的業權轉讓給他,讓他可以在該物業居住。他同意該物業現時市值約七十萬元。

16.丈夫不同意妻子過去數年需要向家人賒借生活,因他相信妻子一直以來都有工作,另外益發物業及葵都物業亦曾租出,因此應有租金收入,兩項收入足夠她應付家庭及子女的開支。他相信妻子是因為以往曾與他就如何處置物業的問題發生爭拗,所以立心將這些物業據為己有,因此他懷疑妻子將益發物業賣出後的收益與及他們以往在股票市場投資的股票,合共超過一百萬的款項據為己有。既然妻子有這大筆金錢,她足以供養自己,所以剩下的兩個物業她無權分享。

17.至於四名子女,他建議既然怡盛花園物業歸他,餘下的葵都物業應該出售,他相信可得四十萬元,而這四十萬元應存入法庭,妻子則可每月從中提取一個合理的數目供養四名子女,包括將來供書教學的費用,因為他不相信妻子在賣掉葵都物業後會將所得的款項用於子女身上。

18.妻子否認她仍然擁有或曾經擁有五十萬元股票,她表示所有的股票已在婚姻期間賣掉來支持過去數年,特別是丈夫離開香港往新加坡後再沒有支付過任何生活費的期間,她與四名子女的生活。至於出售益發大廈所得的五十三萬元,她指出其中三十多萬元已歸還她母親及妹妹,剩下的則用作自己及子女的生活費。其間,她曾用一部分的款項投資股票,但其後已全部賣掉來養活自己及子女,因為丈夫過去多年一直沒有給予他們任何經濟援助。她指出變賣股票所得的款項,現時已全部用掉,她需要再次向她妹妹借錢養家,到目前為止共欠妹妹超過八萬元。

19.她建議現時的兩個物業應全部出售,將所得的全部收益的百分之六十用作子女將來的生活費及教育費,包括上大學的費用,因為雙方都同意四個子女應接受多些教育;餘下的百分之四十她與丈夫平分,即每人只得百分之二十,因為他們雙方可繼續工作養活自己。

相關法律

20.法庭在處理有關附屬濟助問題的時候,須根據香港法例第191章《婚姻訴訟及財產條例》第7節條文,考慮雙方在婚姻期間的行為及所有有關的情況,包括下列各項:-

a. 雙方的收入、工作能力及擁有的財產,包括將來有可能獲得的財產;

b. 雙方的經濟需要及責任,包括現在及可見的將來;

c. 雙方在婚姻期間的生活水平;

d. 雙方的年齡及婚姻的長短;

e. 雙方在生理或心理方面是否有問題或疾病;及

f. 雙方對婚姻與家庭的貢獻,包括在家照顧家庭和子女的貢獻。

21. 至於有關子女的附屬濟助,法庭必須考慮以下所有的情況,才能作出裁決:-

a. 子女的經濟需要;

b. 如子女已經工作,該工作的性質及其工作能力;

c. 子女是否有特殊疾病;

d. 子女在父母婚姻期間的生活水平;及

e. 雙方對子女,包括學業方面的期望。

爭議事項

22.雖然妻子在離婚訴訟初期曾要求丈夫支付臨時贍養費一萬元給她及四名子女,亦曾向法...

To continue reading

Request your tri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