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特別行政區 訴 趙志強

Judgment Date13 April 2022
Neutral Citation[2022] HKCFI 1030
Judgement NumberHCMA212/2021
SubjectMagistracy Appeal
HCMA212/2021 香港特別行政區 訴 趙志強

HCMA 212/2021

[2022] HKCFI 1030

香港特別行政區

高等法院原訟法庭

刑事上訴司法管轄權

定罪及刑罰上訴

案件編號:裁判法院上訴案件2021年第212號

(原九龍城裁判法院刑事案件2021年第83號)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答辯人 香港特別行政區
上訴人 趙志強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主審法官: 高等法院原訟法庭法官邱智立
聆訊日期: 2022年1月28日
判案書日期: 2022年4月13日

判 案 書


背景

1. 上訴人於裁判法院審訊後被裁定一項襲擊致造成身體傷害罪罪名成立,違反香港法例第212章《侵害人身罪條例》第39條,判處入獄21天。控罪詳情指他於2020年11月21日在香港九龍尖沙咀金馬倫道14A號襲擊成浩然,對成浩然造成身體傷害。

2. 他不服定罪及判刑,提出上訴。

控方案情

3. 控方第一證人成浩然在金馬倫道步行時膊頭與上訴人的膊頭相撞。上訴人指罵控方第一證人,將胸部壓向控方第一證人的胸部,及以右食指和中指戳到控方第一證人右眼球和右眼窩的位置,令控方第一證人覺得眼球「有一啲揦」。這次稱「第一次襲擊」。

4. 控方第一證人報警。上訴人嘗試向清真寺方向離開。控方第一證人緊隨著他及一直向999接線員匯報位置。

5. 上訴人嘗試登上一部在紅綠燈等候的的士。控方第一證人用左手按著的士的右後門,防止上訴人離開。上訴人用左前臂架在控方第一證人的頸部嘗試將他推開,但不果。控方第一證人形容這動作為上訴人「降住」他[1]。上訴人捉住控方第一證人按著車門的左手撞向車門三至到四次,令到控方第一證人的左手感到痛楚。這次稱爲「第二次襲擊」。

6. 控方第一證人繼續防止上訴人離去,亦多次叫他不要離去。上訴人不能成功登上的士,就跑過馬路進入一條後巷,及從金馬倫道的一條後巷跑出來。控方第一證人繼續嘗試防止上訴人離去,把當時上訴人身上的斜孭袋的帶拉斷。在其他的途人協助下上訴人未能成功離去。

7. 警察到場後,控方第一證人告知警務人員,包括控方第二證人事發經過。

8. 控方第一證人被送往急症室。數小時後警方為控方第一證人拍攝相片,顯示控方第一證人當時眼和手的情況。

辯方案情

9. 上訴人選擇不作供及不傳召任何辯方證人。

上訴理由

10. 在上訴聆訊前和聆訊後,上訴人都寫了大量的信件給法庭,綜合這些信件的內容及上訴人在上訴聆訊中的陳詞,上訴人基本上是指他沒有襲擊控方第一證人及是控方第一證人誣蔑他。

11. 他亦指出案件性質輕微21天監禁期明顯地過重。

討論

12. 上訴人的定罪上訴理據基本是針對裁判官的事實裁定。他重複原審時他的大律師就控方第一證人的證供所提出的質疑,包括控方第一證人的傷勢與他所聲稱襲擊的情況不相符,控方第一證人沒有向到場調查的警務人員提出有第二次的襲擊,控方第一證人在庭上的證供與他證人陳述書的內容不相符,及控方第一證人所聲稱的襲擊情況不可能發生。

13. 這些論據在原審的時候已經詳細地提出。裁判官是分析了這些論據和案件中的證據才信納控方第一證人誠實可靠及接受其證供。他這樣說[2]

「15. 作出裁決之前,本席已細心考慮本案的所有證據證供及陳詞。本席同意辯方陳詞所指案件主要的爭議點是控方第一證人的可信性和可靠性。

16. 辯方批評控方第一證人就第一次襲擊中,聲稱他受到的傷勢成疑。根據控方第一證人的證供,他被被告戳到眼後沒有流血。他的說法是感覺有痛楚和「揦」,他亦指眼附近的地方有一點紅腫。這方面的證供受到相片及醫療報告支持。本席認為辯方這一個的批評不能成立。

17. 此外,辯方指控方第一證人沒有第一時間在現場跟控方第二證人交代第二次襲擊的事宜。控方第一證人解釋這是因爲當時他的情緒激動,思緒未清晰。其後當他平靜下來,就在口供紙把事情表達出來。本席接納當時的情況令到控方第一證人情緒激動不足為奇,從他的證供顯示當時他的主要目的是防止被告去逃離現場的。這個過程亦牽涉了一定的時間,和花了不少氣力。本席理解控方第一證人沒有即時交代第二次的襲擊。再者,第二次襲擊同樣地有相片和醫療報告支持,而相片和醫療報告與控方第一證人所指的事情發生經過亦吻合。

18. 辯方亦指控方第一證人的口供紙沒有提及被告用手「韓」著他。本席認為這是一個細微的環節。控方第一證人表示「韓」這個動作沒有令他受到任何傷勢,而期間兩人亦都有不少的其他身體接觸。本席認為這批評也站不住腳。

19. 另外,辯方認爲由於金馬倫道是一條單程路,追逐應該會帶兩人到的士的左邊。第二次襲擊發生在的士的右後門。換言之,如果第二次襲擊有發生的話,兩人需要繞過的士的前面或後面,但控方第一證人的證供清楚說只是一直跟隨住被告,沒有繞過的士, 所以控方第一證人的證供成疑。從證據方面,控方第一證人指金馬倫道前往清真寺方向的確是單程路,而當時的士停在車路的紅燈較前的位置。控方第二證人就不肯定金馬倫道車行的方向是向那一邊。由於辯方這個說法欠缺其他證據支持,所以辯方投訴追逐會帶兩人到的士的左邊亦不能成立。

20. 本席認為控方第一證人的證供清晰,非常仔細,描述事發經過合符邏輯,實話實說,沒有任何固有不可能。盤問下亦沒有受到任何動搖,所以本席接納他是一名誠實可靠的證人,接納他的證供。」

節錄中的被告是指上訴人。

14. 本席認為裁判官的事實裁定完全合乎情理和邏輯,沒有任何理由須加以干預。

15. 上訴人在他的信件和在聆訊中進一步提出他是一名傷殘人士,因為交通意外引起右腳骨骨折還沒有康復,所以沒有可能會襲擊控方第一證人。他強調是控方第一證人先起爭端及是「惡人先告狀」。

16. 原審的時候,上訴人雖然選擇不作供及不傳召證人,但一份有關他的醫療報告...

To continue reading

Request your trial

VLEX uses login cookies to provide you with a better browsing experience. If you click on 'Accept' or continue browsing this site we consider that you accept our cookie policy. ACCE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