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 對 张

CourtFamily Court (Hong Kong)
Judgment Date17 Jul 2019
Neutral Citation[2019] HKFC 183
Judgement NumberFCMC1289/2016
SubjectMatrimonial Causes
FCMC1289A/2016 張 對 张

FCMC 1289 / 2016

[2019] HKFC 183

香港特別行政區

區域法院

婚姻訴訟編號2016年第1289號

______________________

呈請人
答辯人

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主審法官: 區域法院暫委法官周博芬內庭聆訊(非公開)
審訊日期: 2019年6月27日
判案書日期: 2019年7月17日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判案書

( 更改訟案期間贍養費 )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引言

1. 在本申請,呈請人簡稱為“男方”;答辯人簡稱為“女方”。 他們育有一名家庭子女,簡稱為“女兒”。

2. 區域法院萬可宜暫委法官(“萬暫委法官”)經審訊後,在2016年11月8日頒布判案書(“該判案書”),命令男方須支付女方及女兒每月港幣4,900元訟案期間贍養費,由2016年11月14日開始,及後每月第一日付款,直至法庭另有命令為止(“訟案期間贍養費的命令”)。

3. 2018年10月19日,男方提出「關於申請附屬濟助通知書」,申請更改該贍養費下調至每月港幣0元。

背景

4. 2012年4月18日,女方與男方在中國內地合法結婚。2016年2月3日,男方提出離婚呈請。婚齡4年。2018年8月23日,法院頒布暫准離婚令。

5. 男方現年38歲,由2008年開始在XX銀行任職出納員。2017年4月19日,男方辭去工作,現時待業。

6. 女方現年39歲,婚後至今一直是一名家庭主婦。現時持雙程證在香港逗留,無法在香港工作,沒有收入。女方並非香港居民,她不符合資格申請社會綜合援助金,亦無法申請公共房屋與女兒居住。審訊時,女方與女兒仍然在庇護中心暫住,社會福利署保護家庭及兒童服務課發放每月港幣3,300元作為女方與女兒的生活津貼。

7. 女兒現年6歲,在香港就讀幼稚園高班。2018年11月14日,法院頒布命令,女方可獲女兒的管養、照顧及管束權,男方可獲界定探視權。

8. 2016年7月14日,女方以傳票申請訟案期間贍養費。2016年8月19日,區域法院陳忠基法官(當時官階)(“陳法官”)命令,男方須於2016年9月1日開始支付及於其後每月第1日或之前支付港幣2,000元予女方作為女方的訟案期間贍養費,直至法庭另有命令為止。

9. 其後,經萬暫委法官審訊後,在該判案書中頒布訟案期間贍養費命令,更改2016年8月19日由陳法官頒布的命令,男方須向女方及女兒支付訟案期間贍養費,每月共港幣4,900元,由2016年11月14日開始,及後每月第一日付款,直至法庭另有命令為止。

10. 男方一直沒有遵從訟案期間贍養費的命令,由2016年11月14日至2017年11月,男方每月只向女方支付港幣2,000元作為她與女兒的訟案期間贍養費。男方於2017年12月完全停止支付贍養費。

11. 2018年2月6日,女方提出判決傳票。男方自稱已沒有經濟能力每月支付港幣4,900元訟案期間贍養費。2018年10月19日,男方提出本申請,要求將訟案期間贍養費由港幣4,900元更改為港幣0元。

12. 男方表示,他自2017年4月19日辭去XX銀行的工作後至今一直失業,沒有任何收入。男方要求女方的訟案期間贍養費由每月港幣4,900元減至每月港幣0元。

13. 女方認為男方的謀生能力自訟案期間贍養費命令後沒有重大改變。男方辭去XX銀行的工作是他的個人的選擇,以男方的教育程度、工作經驗、身體狀況及資產,男方具經濟能力繼續向女方支付每月港幣4,900元作為訟案期間贍養費。

證供

14. 女方、男方各自作供,沒有傳召其他證人。

爭議事項

15. 本審訊中,男方的謀生、經濟能力是爭議重點。除了女兒每月新增港幣2,000元英文補習班開支外,男方同意女方與女兒的每月開支。

16. 在本申請中,舉證的責任在男方,他需證明在頒布訟案期間贍養費的命令後有預料不到的事情發生削弱他的經濟能力,或有其他預料不到的額外開支,以致法庭要更改該命令。

17. 女方的公開建議:男方須繼續向女方及女兒支付訟案期間贍養費,每月共港幣4,900元,直至法庭另有命令為止。

18. 男方並無公開建議。

適用的法律原則

19. 香港法例《婚姻法律程序與財產條例》第192章第11(7)條,更改贍養費命令的適用條文節錄如下:

(7) 在行使本條所授予的權力時,法庭須顧及案件的所有情況,包括顧及法庭在作出與申請有關的命令時須予顧及的任何事項的任何轉變,若該命令所針對的一方經已去世,則須包括顧及由於該方的去世而導致的情況轉變。”

20. 這些事項包括雙方的行為和開列在該條例第7(1)條中的各項事宜:

(1) 法庭在決定應否就婚姻的一方而根據第4、6或6A條行使權力,以及若行使該等權力則應採取何種方式時,有責任顧及婚姻雙方的行為和案件的所有情況,包括顧及下列事宜-

(a) 雙方各別擁有的或在可預見的將來相當可能擁有的收入、謀生能力、財產及其他經濟來源;

(b) 婚姻雙方各自面對的或在可預見的將來相當可能面對的經濟需要、負擔及責任;

(c) 該家庭在婚姻破裂前所享有的生活水平;

(d) 婚姻雙方各別的年齡和婚姻的持續期;

(e) 婚姻的任何一方在身體上或精神上的無能力;

(f) 婚姻雙方各別為家庭的福利而作出的貢獻,包括由於照料家庭或照顧家人而作出的貢獻;

(g) 如屬離婚或婚姻無效的法律程序,則顧及婚姻的任何一方因婚姻解除或廢止而將會喪失機會獲得的任何利益(例如退休金)的價值。”

21. 該條例第7(2)條列出法庭在處理子女的生活費申請時須考慮的事宜:

(2) 在不損害第(3)款的規定下,法庭在決定應否就家庭子女而根據第5、6或6A條行使權力,以及若行使該等權力則應採取何種方式時,有責任顧及案件的所有情況,包括顧及下列事宜─

(a) 該子女的經濟需要;

(b) 該子女的收入、謀生能力(如有的話)、財產及其他經濟來源;

(c) 該子女在身體上或精神上的無能力;

(d) 該家庭在婚姻破裂前所享有的生活水平;

(e) 該子女當時所受到的和婚姻雙方期望該子女所受到的教育方式;

(f) 並且有責任盡量在切實可行範圍內,以及在顧及第(1)(a)及(b)款所述有關婚姻雙方的考慮因素後在盡可能公正的情況下,行使該等權力,使該子女享有某程度的經濟狀況,而該經濟狀況是該婚姻若非破裂和該婚姻的雙方若能恰當履行對該子女的經濟負擔及責任,該子女本可享有者。”

22.AEM v. VMF (CACV 261/2011) 一案中,法庭須要以上述第11(7)條為基礎。付款方的能力,即使高於收款方的需要並不是唯一考慮的因素。上訴庭認為,在更改瞻養費申請中,法院應該考慮男方與女方的實際環境。

23. 對於擬更改的命令在申請中要考慮的比重,上訴法庭副庭長鄧國楨(當時官階)曾在HCTT v TYYC [2008] HKFLR 286 一案中引述Garner v Garner [1992] 1 FLR 573的判詞,當中指出通常在情況有重大的轉變時法庭才會接受更改贍養費命令的申請,否則該申請變相是一項上訴。鄧國楨副庭長指出,除非情況有實質上或重大的轉變,法庭一般是不會更改之前所作出的命令。

“15. But as Garner v Garner [1992] 1 FLR 573 shows that does not mean that the earlier order, whether made by consent or not, carries no weight. How much weight should be given to the earlier order must depend on the circumstances. Cazalet J said in the English Court of Appeal:

‘Almost invariably, an application to vary an earlier periodical payments order will be brought on the basis that there has been some change in the circumstances since the original order was made; otherwise, except in exceptional circumstances, the application will, in effect, be an appeal. If an order is not appealed against, or is made by consent, then the presumption must be that the order was correct when made. If it was correct when made, then there will usually be no justification for varying it unless there has been a material change in the circumstances. However, because of the impact of continuing inflation, because children grow older and cost more to support and because, for example, the cost of living in its increase may hit one party harder than another, it will usually follow that, if time has passed, there will inevitably have been some changes in the circumstances, and in particular in the financial circumstances, of the parties concerned.

Following Lewis v Lewis, by which decision this court is bound, a court on the hearing of an application to vary is fully entitled to look at all the relevant matters set out in s. 25 of the Matrimonial Causes Act 1973. On occasions, the court may be slow to accede to an application to vary a consent order; not least because the parties’ solicitors might otherwise be deterred from either seeking to negotiate such a provision or to achieve finality. Another factor which may influence a court will be the time that has passed since the original order was made. If an application consequent on an order is brought very soon after that...

To continue reading

Request your trial

VLEX uses login cookies to provide you with a better browsing experience. If you click on 'Accept' or continue browsing this site we consider that you accept our cookie policy. ACCE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