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 對 楊

CourtFamily Court (Hong Kong)
Judgment Date08 Jan 2019
Neutral Citation[2019] HKFC 6
Judgement NumberFCMC4289/2018
SubjectMatrimonial Causes
FCMC4289/2018 簡 對 楊

FCMC 4289/2018

[2019] HKFC 6

香港特別行政區

區域法院

婚姻訴訟

案件編號4289年第2018宗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呈請人
第一答辯人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主審法官: 區域法院暫委法官張志偉內庭聆訊(非公開)
審訊日期: 2018年11月29日
判決日期: 2019年1月8日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判 案 書
(臨時管養、照顧及管束權及子女選校)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1. 本席在本判案書簡稱呈請人為(母親),而答辯人為(父親)。

背景

2. 這是有關訴訟雙方針對他們所生的一名兒子(兒子)和一名女兒(女兒)的臨時管養、照顧及管束權和選校事宜的聆訴。

3. 父親和母親於2012年12月18日在香港註冊結婚,而兒子和女兒則在2016年11月4日出生。母親於2018年4月以父親的不合理行為為理由申請離婚,而父親對於離婚主訟案提出抗辯,雙方亦爭議兒子和女兒的管養、照顧及管束和探視權。

4. 母親是一名自僱人士,任職新娘化妝師,母親曾居於大角咀租住的居所(大角咀居所),母親當時與兩名子女佔用其中一間房間,而另一間房間則由外傭使用。母親在2018年5月30日的誓章中指出,自2018年1月22日起,母親便與父親分居。

5. 母親的工作時間浮動,根據調查主任(李主任)的了解,在2018年7月至9月期間,母親每月工作日數由8天至15天不等,當中約有一半的工作天在週六或週日進行,每月工作約30至90小時。

6. 父親是一名電工技術員,根據李主任的了解,父親的工作時間為星期一至星期六,早上9時至下午6時,週日休息。父親與他的母親(祖母)在尖沙咀居住,該單位是祖母的物業(尖沙咀居所)。父親得悉母親正式申請離婚後,父親立即把子女以及外傭,帶離大角咀居所而回到自己與祖母同住的尖沙咀居所。

7. 父親作為外傭的僱主,父親當然有權不提供外傭給母親,協助母親在母親工作時由外傭照顧居住在大角咀居所的一對子女,所以父親為着爭取子女的照顧權,將子女連同外傭帶離大角咀居所。母親因此便在2018年4月20日提出傳票申請一對子女的臨時管養權並申請子女的離境限制。

8. 母親在2018年4月20日的確認書中指出兩名子女由出生到現在一直由她照顧同住,她上班時,由外傭照顧,有時公公、婆婆和舅父照顧。其次母親亦指出父親將會帶兒子旅遊,但卻不願意告知母親出發日期及所去的國家。

9. 母親亦在2018年5月30日的誓章中指出,自從父親將兩名子女帶到祖母家後,母親每天或最少隔天便會探望兩名子女,兩名子女亦會每星期到公公婆婆家相聚,但其後父親因母親不同意兒子與父親去旅行,父親便拒絕母親帶兩名子女到公公婆婆家。

10. 本席在2018年5月14日,頒下命令索取關於管養、照顧和管束權及探視權的中文社會福利調查報告,並將聆訊押後至2018年10月16日。

11. 父親亦在2018年5月18日提出傳票,要求法庭許可在不需要母親同意下向入境處為兒子和女兒申請護照。母親其後亦在 2018年5月28日再次提出傳票申請一對子女的臨時管養權。

12. 本席在2018年6月27日,頒下命令批准母親和父親共同辦理兩名家庭子女的香港身分證及香港特別行政區護照,並將上述證件交法庭作臨時保管,直至法庭另作命令為止。

13. 本席亦在同日,頒令母親和父親享有兩名家庭子女的共同管養、照顧和管束權,並為他們界定逢星期一至星期三由母親照顧和管束兩名家庭子女,而逢星期四至星期六由父親照顧和管束兩名家庭子女,而星期日則以隔周為原則由其中一方照顧和管束家庭子女。

14. 由於雙方當時居住的環境接近,母親大部份工作的時間都在週末,而父親將外傭帶離大角咀居所後,令母親在工作的時候,失去外傭協助照顧兩名子女,既然父親有外傭的協助,而在週日父親亦無需工作,因此本席寄望作為一個臨時的安排,在等候社會福利調查報告期間,雙方可透過6月27日的命令,嘗試合作共同照顧一對子女。

15. 在2018年10月30日的聆訊中,社會福利調查報告已由調查社工準備妥當並已存檔法庭,而副本亦發送給雙方。在社會福利調查報告中,李主任向法庭建議,母親和父親獲得家庭子女的共同管養權,兩名家庭子女的照顧及管束權交由母親負責,而父親可享有兩名子女週一至週五兩天日間探視,日期及時間由雙方商議,而父親亦可享有兩名家庭子女週六至週日的留宿探視,時間由雙方商議,待家庭子女入學後,學校長假期則由父母雙方平均分配。

16. 李主任建議的基礎,詳列在社會福利調查報告中第33段至37段。李主任指出,自家庭子女出生後,母親停止工作,主力照顧兩名家庭子女,祖母及父親亦會提供協助,而自從2017年4月兩名家庭子女約六個月大的時候,父親便遷往大角咀居所,兩名家庭子女則由母親及外傭照顧。自遷居後,父親和母親的關係日漸轉差,後來父親開始多留在祖母的尖沙咀居所。

17. 李主任調查所得,母親在過往一直是兩名家庭子女的主要照顧者,即使在父親離開大角咀居所及把外傭带離開後,母親在家人支援下持續為兩名家庭子女提供適切的照顧,兩名家庭子女亦表現出對母親的明顯的依附。母親的兼職工作亦令她有更多時間親自照顧及陪伴兩名子女。

18. 至於共同照顧安排,李主任認為需要父母雙方同意及高度合作。李主任考慮到父親與母親的分歧及爭執,雙方居所的距離以及生活作息的不同,共同照顧安排對這個案而言,未必合適。

19. 李主任在考慮到各項因素,包括母親一向為兩名家庭子女的主要照顧者,兩名家庭子女與她的依附關係及母親能親自照顧兩名子女後,李主任認為母親獲得兩名家庭子女的單獨照顧及管束權,較符合兩名家庭子女的最佳利益。同時,李主任亦考慮到母親較多機會在週六及週日工作,父親可在每週六及週日作留宿探視,另獲週一至週五其中兩天日間探視,作為穩定探視的安排。本席認同李主任的觀察,本席認為直至本耹訊時,父親和母親的關係,都是充滿不信任、矛盾、衝突和張力。

20. 由於雙方仍未能就兩名家庭子女的管養、照顧、管束及探視權達成共識,因此在2018年10月30日的聆訊中,本席考慮了社會福利調查報告的內容及雙方呈交的文件及聽過雙方的親自陳述後,本席頒令取消日期為2018年6月27日就有關兩名家庭子女的臨時共同管養、照顧和管束權的命令,並以臨時界定探視作為2019年3月28日排解子女糾紛聆訊期間的臨時安排。

21. 臨時的界定探視安排,會以四週為一個循環,即父親可享有首3星期,時間由星期五晚上6時至星期日下午8時30分的留宿探視,而第4星期,時間由星期四晚上6時至星期六下午8時30分進行留宿探視。

22. 然而父親和母親其後就兩名家庭子女進行幼稚園入學面試的安排又再出現重大分歧,母親於是提出日期為2018年11月5日的傳票,希望家庭子女在10月10日及17日早上幼稚園的面試,在父親照顧的時間下,要求父親安排帶同家庭子女與母親一同參與幼稚園面試。

23. 上述的傳票的首次聆訊日期為2018年11月8日。鑒於父親和母親就家庭子女入讀幼稚園事宜,出現嚴重分歧和爭拗,而且父親亦認為臨時的安排大大削減了他探視家庭子女的時間,他亦不認為母親是合適的照顧者,因此本席認為,進行家庭子女的管養、照顧和管束權事宜的審訊,比安排排解子女糾紛聆訊,更合適本案的需要。

24. 故此在2018年11月8日的聆訊中,本席頒令撤銷原定的排解子女糾紛聆訊,並將管養、照顧和管束權事宜的審訊訂於2019年6月18日至6月21日進行。

25. 在2018年11月8日的命令中,本席將2018年10月30日頒下的臨時留宿探視命令稍作修改,原因是由於父親工作的時間及他希望由自己與母親親自處理交接子女的事宜,所以本席應父親要求將首3星期,時間原本由星期五晚上6時開始,改為晚上8時30分開始進行留宿,而第4星期,時間亦由原本的星期四晚上6時開始,改為晚上8時30分開始(2018年11月8日的命令)。

26. 本席亦就雙方關於選擇家庭子女入讀幼稚園的爭議的聆訊訂於2018年11月29日進行兩小時的聆訊,本席亦向雙方指出在該聆訊中,雙方須就臨時照顧和管束權的安排作出陳述。本席亦向雙方發出指示,存檔進一步的誓章,而其後在聆訊時,本席亦給予指示雙方存檔進一步的誓章。

證據

27. 本聆訉,訴訟雙方只會以雙方提交的誓章和其他存檔的文件,及在庭上的陳述作為支持自己一方申請的資料,供法庭考慮而作出裁決。

本案的爭議點

28. 是次聆訊的主要爭議點是,當法庭尚未能就兩名家庭子女的管養、照顧和管束權作出最終命令時,關於兩名家庭子女就幼稚園選校該如何處...

To continue reading

Request your trial

VLEX uses login cookies to provide you with a better browsing experience. If you click on 'Accept' or continue browsing this site we consider that you accept our cookie policy. ACCE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