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 對 石

CourtFamily Court (Hong Kong)
Judgment Date14 May 2019
Neutral Citation[2019] HKFC 125
Judgement NumberFCMC4170/2018
SubjectMatrimonial Causes
FCMC4170/2018 陳 對 石

FCMC 4170 / 2018

[2019] HKFC 125

香港特別行政區

區域法院

婚姻訴訟案件編號 2018年第 4170宗

————————————————

呈請人

答辯人
————————————————
主審法官 : 區域法院陳振國法官內庭聆訊 (非公開)
審訊日期 : 2019年 5 月 9日
判決日期 : 2019年 5 月 14 日

-----------------------

判 案 書

(附屬濟助)

-----------------------

1. 這是一宗有關答辯人附屬濟助申請的審訊。

2. 在判案書中,本席將稱呈請人為「妻子」;答辯人為「丈夫」。

背景

3. 妻子現年45歲;丈夫則為64歲。

4. 訴訟雙方於2011年結婚。

5. 妻子在前一段婚姻中是有兩名兒子,他們現已成年,大兒子已畢業並與妻子同住;二兒子則仍就讀於大陸的一所大學。丈夫在以往的另一段婚姻中亦有一名兒子,亦已成年及自立。 雙方在這段婚姻中並沒有任何子女。

6. 妻子於2016年或2017年左右以單程證的方式從大陸來港定居。她於2017年8月離開前婚姻居所,並於2018年3月20日基於丈夫的行為提出離婚呈請,法庭於2019年3月7日頒發暫准離婚令。但似乎到目前為止,妻子的代表律師仍未申請有關的絕對離婚令。

7. 妻子在本案的附屬濟助申請中只要求每年1元的象徵式贍養費,但在今天進行審訊時,她明確表示會撤回有關的附屬濟助申請。丈夫方面則於2018年8月16日存檔附屬濟助申請通知書,要求妻子支付一整筆性付款給他,他現時要求的金額是$100,000。

8. 從雙方的附屬濟助要求和過往多次首次約見的結果來看,本席認為本案並不適合進行排解財務糾紛聆訊,因此,本席直接將案件押後至今天進行正式的審訊。

妻子的證供及現時的經濟狀況

9. 妻子現年45歲,她約3年前從大陸來港定居。她於2017年離開前婚姻居所後,現與大兒子居於一間劏房中,二兒子則在大陸泉州的一所大學中就讀二年級。

10. 妻子由於來港不久,並未能找到一份較好的職業。她現時是一名地盤雜工,日薪$600-650,每月約有$9,000的不穩定收入。

11. 妻子說她沒有任何資產。

12. 至於支出方面:

項目 金額
一般開支
租金 $3,000
公共設施雜費 $500
食物 $2,000
個人開支
外出膳食 $500
交通費 $500
服裝/鞋費 $500
個人儀容 $300
假期消費 $500
醫療/牙齒護理費 $200
供養二兒子 $1,000
__________
共: $9,000

13. 從以上數字可見,妻子現時每月只能勉強維持她的生活。但妻子在庭上亦說,其實她現時與大兒子同住,所以她只需支付租金的一半,即$3,000,但大兒子有計劃搬回深圳居住,到時她便須負責所有的租金。

14. 本席信納妻子現時的每月合理需要為約$9,000。本席亦信納她沒擁有其他的資產。

丈夫的證供和現時的經濟狀況

15. 丈夫現年64歲,他是一名油漆工人,但他在經濟狀況陳述書中報稱從2017年6月起失業,他在庭上表示他現時是依靠他的兄弟姊妹和媽媽接濟他。

16. 至於資產方面,丈夫在經濟狀況陳述書中沒有填報有任何資產。

17. 有關支出方面,丈夫在經濟狀況陳述書中是這樣寫的:

項目 金額
一般開支
公共設施雜費 $1,100
食物開支 $6,000
個人開支
外出膳食 $4,000
交通費 $600
服裝/鞋費 $700
個人儀容 $60
醫療/牙齒護理費 $3,000
__________
共: $15,460

18. 丈夫無論就他的收入或支出,都受到妻子的挑戰。

19. 就他的收入方面,丈夫在他的經濟狀況陳述書中是寫從2017年6月起失業,但從他的強積金紀錄來看,他在2018年1月 ($33,800) 和3月 ($23,400) 都是有收入的(文件夾127及129頁) 。從他的銀行戶口紀錄來看,丈夫在2018年6月4有收入$27,500;7月3日$28,880;7月4日$17,500(文件夾133頁) 。 丈夫曾解釋他有時會被拖糧,因此,銀行入數的日子可能是支付他以往的工資。本席考慮過丈夫的解釋後,認為十分牽強,本席並不相信丈夫在2018年的共5項收入,是支付他在2017年6月失業以前的薪金。本席認為丈夫在他的工作和收入上的證供並不可信。再者,丈夫雖然表示他有病,未能工作及同時有每月$3,000的醫療支出,但他未能提供這方面的任何證據。本席曾在庭上觀察丈夫的表現,他雖然已年屆64歲,年紀不輕,但亦不覺他是一位完全沒有工作能力和收入的人士。從丈夫以往的收入來看,本席推論他至少有每月$20,000的收入。

20. 至於他的支出方面,丈夫亦受到多方面的挑戰。

21. 曾先,他報稱每月的食用開支為$10,000 ($6,000 +$4,000 = $10,000) 。以丈夫一個人和他的背景來說,這是一個非常高的數字。本席留意到他除了嘗試解釋他時常煲湯外,他根本未能提出證據或作出令人信服的解釋。本席並不信納他每月有$10,000的食物支出。本席認為每月$4,500的食物支出是比較合理 (即每天$150) 。

22. 丈夫報稱他每月有$3,000的醫療支出,但同樣地沒有任何證據證明他的疾病和醫療支出。本席並不信納他有每月$3,000的醫療支出。本席認為$1,000比較合理。

23. 在扣減以上項目後,本席信納丈夫每月應有合理支出約$7,960。

24. 由於本席推論丈夫每月...

To continue reading

Request your trial

VLEX uses login cookies to provide you with a better browsing experience. If you click on 'Accept' or continue browsing this site we consider that you accept our cookie policy. ACCE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