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 對 李

CourtFamily Court (Hong Kong)
Judgment Date19 Jul 2019
Neutral Citation[2019] HKFC 181
Judgement NumberFCMC4020/2018
SubjectMatrimonial Causes
FCMC4020/2018 黃 對 李

FCMC 4020/2018

[2019] HKFC 181

香 港 特 別 行 政 區

區 域 法 院

婚姻訴訟案件編號 2018年第 4020宗

————————————————

呈請人

答辯人

————————————————

主審法官 : 區域法院陳振國法官公開聆訊
審訊日期 : 2019年 7 月 4-5 日
宣判日期 : 2019年 7 月 19 日

-------------------

判 案 書
(離婚呈請: 行為)

-------------------

1. 這是一宗離婚呈請的審訊。

2. 本席在判案書中將稱呈請人為「丈夫」;答辯人為「妻子」。

背景

3. 訴訟雙方於1990年結婚。

4. 雙方婚後育有三名子女:

(1) 大兒子現年31歲;

(2) 二女兒現年30歲;及

(3) 三女兒現年24歲。

所有家庭子女已經成年及自立。大兒子已搬開自住,而二女兒和三女兒則仍與訴訟雙方居於前婚姻居所中。

5. 丈夫於2018年4月6基於妻子的行為向法院提出離婚呈請,有關的呈請書內容曾於2019年4月4日作出修改。妻子對呈請提出反對,因此法庭將案件押後至今天進行正式的審訊。

法律

6. 丈夫現時的離婚呈請,是根據香港法律第179章《婚姻訴訟條例》第11條及第11A條(2)(b)節發出。本席現將有關的條例節錄如下:-

「11. 離婚的理由等

提出離婚呈請或離婚申請的唯一理由,須為婚姻已破裂至無可挽救 ……

11.A 就呈請理由而提出的證明

……

(2) 除非呈請人使聆訊離婚呈請的法院信納下列一項或多於一項事實,否則法院不得裁定該宗婚姻已破裂至無可挽救─

……

(b) 因答辯人的行為而無法合理期望呈請人與其共同生活;

……。」

7. 基於以上的條文,丈夫如要成功呈請離婚,他要證明婚姻已破裂至無可挽救,而在舉證過程中,他亦要令本席信納:-

(1) 妻子是有他所指稱的行為;及

(2) 法庭是無法合理期望他再與妻子共同生活。

爭議

8. 丈夫在修改呈請書中第9段是作出了以下的指控:

「 (9) 因[妻子]的行為而實在無法合理期望[丈夫]與其共同生活。

詳情

I. 自2005年開始,[妻子] 便搬離婚姻居所,初時是以回鄉為名,並只會偶然致電與[丈夫]問及家中情況;

II. 其後,[妻子]轉換電話號碼,[丈夫]便與之失去聯絡,於2008年至2016年期間[妻子]更是音訊全無,其時三個孩子年齡還很少,[丈夫]身兼數職獨力照顧三位孩子,這八年間[妻子]對[丈夫]及家庭不聞不問,因此[丈夫]長期缺乏[妻子]作為妻子的關愛,而家庭子女特別是在成長期間亦缺乏[妻子]作為母親應給予的照顧及關心。

III. 約於2016年年中,[妻子]忽然開始出現於婚姻居所,但無論[丈夫]及家庭子女對[妻子]亦感到陌生,並與之經常爭吵;[丈夫]與[妻子]亦再沒有夫妻關係。」

9. 從丈夫的呈請書及今天庭上的證供可見,他對於妻子行為上的指控主要分為三個部份:-

(1) 從2008年至2016年間,妻子離開家庭,全無音訊,對丈夫及子女不聞不問;

(2) 妻子沒有關愛丈夫;及

(3) 妻子沒有給予子女照顧和關心。

10. 但當本席聽過丈夫和他的證人(即3位家庭子女) 的證供後,丈夫主動撤回以上第9(1) 段的行為指控。換句話說,丈夫再不堅稱妻子在2008年至2016年間是全無音訊及對子女不聞不問。因此,法庭只需就第9(2) 及 (3) 段的指控作出裁決。

11. 丈夫除了需證明妻子以上的行為指控外,他亦需令法庭信納他因妻子的行為而實在無法合理期望他可與妻子共同生活。

12. 妻子否認丈夫的指控。

丈夫的證據

13. 丈夫存檔了他的敍事誓章(文件冊122-127頁) ,當中提及丈夫曾出資給妻子及她的弟弟在內地家鄉經營地質磡探生意。當初他有和妻子一同返回內地視察環境,但由於當時在港的三名子女年紀還是很少,因此丈夫便決定回來照顧他們。

14. 據丈夫所說,妻子在初期是有致電回家,但來電逐漸減少,但到後來當他至電給妻子也再不能找到她。 妻子只是在2008年至2014年間,會間中打電話給子女,丈夫說在該幾年間,妻子的來電只有數次。除了數次來電外,妻子有時亦會於農曆年間回家,但只會逗留數天和買一些如電器的禮物回內地送禮。由2011年2月9日至2014年5月26日這3年多間,妻子完全沒有回家(文件冊163頁) 。

15. 丈夫續稱,在2008年至2014年這6年間,妻子除了很少或完全沒有回家外,她沒有給予家庭任何的經濟貢獻,亦沒有給予丈夫或3名子女應有的照顧和關心。他說當時子女的年紀還少,尤其是三女兒,在2008年時只有13歲,正值青少年期,極需父母的照顧和教導;二女兒在2005年妻子開始返回內地時只有17歲,正值中學會考期間,亦因家庭的經濟結据而綴學。

16. 丈夫指稱,當2005年妻子回內地經營磡探生意時,他是同意的,但當生意經過數年經營都沒有利潤時,他已不只一次要求妻子結束營業及回港居住。他說在2008年至2014年這6年間,無論在供養家庭和照顧三名子女的問題上,都完全只靠他一人去承擔,他一天要返三更工作,完全沒有妻子的支援,子女們亦得不到母親的關懷和愛護。雖然他不只一次要求妻子回家,但她都充耳不聞。

17. 這情況直至2014年5月妻子突然回家並開始留港居住。雖然雙方已沒有夫妻生活多年,但丈夫仍不想雙方關係變得太差,因此他仍與妻子共處一室,只是他睡在床上,妻子則睡在地板上。丈夫甚至給予妻子每月$6,0...

To continue reading

Request your trial

VLEX uses login cookies to provide you with a better browsing experience. If you click on 'Accept' or continue browsing this site we consider that you accept our cookie policy. ACCE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