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 對 潘

CourtFamily Court (Hong Kong)
Judgment Date26 Jul 2019
Neutral Citation[2019] HKFC 190
Judgement NumberFCMC3719/2018
SubjectMatrimonial Causes
FCMC3719/2018 林 對 潘

FCMC 3719 / 2018

[2019] HKFC190

香港特別行政區

區域法院

婚姻訴訟編號2018年第3719號

------------

呈請人
答辯人

------------

主審法官: 區域法院暫委法官林美施公開聆訊
審訊日期: 2019年7月3日
判案書日期: 2019年7月26日

-------------------------

判案書
(抗辯離婚分居兩年)

-------------------------

妻子的離婚呈請

1. 這是離婚呈請的審訊。本席在本判案書中,以「妻子」和「丈夫」作為呈請人和答辯人的稱謂。

2. 呈請人在2018年4月4日存檔離婚呈請書,提出與丈夫大約在2016年1月1日分居,並以二人在緊接呈請提出前已分開居住最少連續兩年為基礎,而婚姻已破裂至無可挽救的地步為理由呈請離婚,展開是次訴訟。丈夫在2018年5月存檔「送達認收書」及抗辯書反對離婚。

背景事實

3. 妻子在1986年於內地出生,丈夫是香港居民,二人在2009年認識,並在妻子懷有丈夫的孩子後,於2011年1月在香港註冊結婚,兒子於2011年6月出生。

4. 二人婚後與丈夫的母親(「嫲嫲」)一同居住在嫲嫲位於屯門的家中。同年10月開始,除了假日外,妻子每天往返深圳工作,早出晚歸,持續數年。

5. 直至2015年9月,妻子獲發單程證來港定居。同年11月妻子與嫲嫲爭執後,搬離屯門居所。2016年4月,回到深圳居住。

妻子的案情

6. 妻子的案情是,他與丈夫的感情根基薄弱,只因為懷孕,才迅即結婚,在誕下兒子三個月後,便需要每天往返深圳,繼續她的化妝工作,深宵才回家,持續數年之久,使她奔波勞累、身體衰弱。

7. 在2015年9月取得單程證及香港身分證後,便在香港居住,與丈夫、嫲嫲和兒子同一屋簷下,也逐漸與嫲嫲和丈夫在生活習慣上出現磨擦。同年11月,因為與嫲嫲爭執,迫不得已只好遷離屯門居所,搬往朋友家中居住。

8. 其後,在朋友介紹下,曾在一間香港咖啡公司任職銷售員數月,卻始終不能適應香港的生活,遂在2016年4月回到深圳定居,回復化妝師的工作。

9. 她訴說她是在2015年11月搬離屯門居所後,已決定與丈夫分開,也便正式和他分居。她強調雖然她搬離屯門居所,是在與嫲嫲爭執之後,但是嫲嫲其實對她和兒子很好,那次爭執只是導火綫,而她與丈夫分居和離婚的真正原因是和丈夫性格不合,二人的成長背景丶文化層次、思想世界丶生活習慣和人生追求完全不同,二人只是因為有了孩子才結婚,婚姻基礎卻是相當脆弱。

10. 還有,丈夫收入有限,生活捉襟見肘,需要仰賴嫲嫲經濟支援,也要寄居在她的家中。妻子表示她雖然感激嫲嫲愛鍚兒子,卻不習慣嫲嫲過於介入他們的生活,尤其在處理兒子的事宜上,往往太過投入,甚至取代了媽媽的角色。

11. 對於丈夫未能協助她融入香港社會,也未能經濟自主,讓他們建立自己的家庭生活,使她非常失望,在苦無出路的情況下,她只好回到熟悉的深圳,努力工作,以求經濟獨立,為她和兒子的將來奮鬥。

12. 她強調是在她2015年11月搬離屯門居所後,已決定與丈夫分居,自那時起已停止跟丈夫聯絡,沒有告訴他自己離港回深圳生活的決定,也不再與他有任何接觸,丈夫也只是在嫲嫲和朋友處,得知她回深圳定居之事。

13. 她表示自己在過往數年十分痛苦,既然決意與丈夫分居離婚,也便不能回家,也被迫不能探望兒子,只好趁着節日,在嫲嫲或丈夫透過電子訊息吿知節日飯聚的安排時,趕緊陪兒子過節,回港跟兒子相聚。自2016年起,每年回家僅數次或12次,全都是節日聚餐包括團年飯、中秋節、冬至、端午節等中國節日及母親節、兒子生日等等。每次回港都只是為了和兒子相聚,均是來去匆匆,只曾在捨不得兒子的情況下,會偶然留下陪兒子睡覺,翌日早上五時多便離去。除此以外,沒有和丈夫有任何聯絡或接觸。

丈夫的案情

14. 綜合丈夫在抗辯書及證人陳述書的案情,他提及妻子在2015年9月申請來港團聚後,曾在香港短暫工作三個月,由於她不適應,所以讓她回內地工作。妻子因為工作關係,經常不能回家,甚少回港探望兒子。

15. 他同意夫妻二人面對很多問題,也承認自己處理不好,由於努力工作,未有察覺到危機的出現,也因為二人分隔兩地,見面時間少,裂縫也隨之而加深了。

16. 他承認妻子和嫲嫲確實在2015年11月發生爭執,他認為無論如何,嫲嫲愛惜家人,不管誰對誰錯,也應該一起解決問題,離婚決不是一個好的決定和選擇。

17. 他提及是因為妻子不適應在香港生活,他和嫲嫲也沒有反對妻子回深圳工作,所以妻子才回深圳工作。他也提及是由於妻子工作忙碌,他們才不需要她每晚回家,避免她辛苦。

18. 他認為妻子因工作關係,離港工作,不時常回家,並不能構成分居也不能因此私下辦理離婚。

相關的法律原則

19. 根據《婚姻訴訟條例》(香港法例第179章),離婚的理據只有一個,就是該宗婚姻已破裂至無可挽救。《婚姻訴訟條例》第11A(2)條有以下規定:

「除非呈請人使聆訊離婚呈請的法院信納下列一項或多於一項事實,否則法院不得裁定該宗婚姻已破裂至無可挽救–

(a) 答辯人曾與人通姦,而呈請人認為無法忍受與答辯人共同生活;

(b) 因答辯人的行為而無法合理期望呈請人與其共同生活;

(c) 婚姻雙方在緊接呈請提出前,已分開居住最少連續1年,且答辯人同意由法院批出判令;

(d) 婚姻雙方在緊接呈請提出前,已分開居住最少連續2;

(e) 答辯人在緊接呈請提出前,已遺棄呈請人最少連續1年。」

20. 此外,《婚姻訴訟條例》第11C(1)條款規定:

為施行本部,丈夫與...

To continue reading

Request your trial

VLEX uses login cookies to provide you with a better browsing experience. If you click on 'Accept' or continue browsing this site we consider that you accept our cookie policy. ACCE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