馮 對 吳

CourtFamily Court (Hong Kong)
Judgment Date25 Jan 2017
Judgement NumberFCMC6977/2015
SubjectMatrimonial Causes
FCMC6977/2015 馮 對 吳

FCMC 6977 / 2015

香 港 特 別 行 政 區

區 域 法 院

婚姻訴訟案件編號 2015 年第 6977 宗

————————————————

呈請人

答辯人

————————————————

主審法官 : 區域法院陳振國法官內庭聆訊 (非公開)
審訊日期 : 2017年 1月 18 日
頒下判案書日期 : 2017年 1 月 25 日

-----------------------

判 案 書
(管養權)

-----------------------

1. 這是一宗有關兩名家庭子女管養權的審訊。

2. 呈請人父親 (以下稱「父親」) 要求兩名子女的單獨管養權;而答辯人母親(以下稱「母親」) 不反對父親可得大兒子的單獨管養權,但她要求二女兒的單獨管養權。因此,本案的主要爭議是誰應得到女兒的管養權。

背景

3. 訴訟雙方於2009年結婚。

4. 雙方婚後育有兩名子女:

(1) 大兒子現年7歲,是一名小學生,現與父親的父母(以下稱「祖父母」) 一起居住,並主要由他們照顧;及

(2) 二女兒現年5歲,仍是一名幼稚園學生,現與母親同住,並由她照顧。

5. 父親於2015年6月4日基於雙方已分居超過2年為理由,向法院提出離婚呈請。法庭於2016年1月11日頒發暫准離婚令。

6. 就有關兩名家庭子女的管養權方面,由於雙方在排解兒童糾紛聆訊中未能就二女兒的管養權取得協議,因此,案件押後至今天進行正式審訊。

法律

7. 法庭就有關家庭子女管養權發出命令的權力,是基於香港法例第192章《婚姻法律程予與財產條例》第19條的規定:-

「19. 對受婚姻訟案影響的子女提供管養及教育的命令

(1) 法庭可在下列時間,作出其認為是適宜的命令,以便為任何18歲以下的家庭子女提供管養及教育─

(a) 在任何離婚、婚姻無效或裁判分居的法律程序中,於作出最後判令之當時、之前或之後;

(b) ……。」

8. 至於法庭在考慮管養權時所依賴的準則,則是依據香港法例第13章《未成年人監護條例》第3條的規定:-

「3. 一般原則

(1) 有關未成年人的管養或教養問題,以及有關屬於未成年人或代未成年人託管的財產的管理問題,或從該 等財產所獲收益的運用問題─

(a) 在任何法院進行的法律程序中 (不論該法院是否第2條所界定的法院) ─

(i) 法院須以未成年人的最佳利益為首要考慮事項,而考慮此事項時須對下列各項因素給予適當考慮─

(A) 未成年人的意願 (如在顧及未成年人的年齡及理解力,以及有關個案的情況後,考慮其意願乃屬切實可行者) ;及

(B) 任何關鍵性資料,包括聆訊進行時社會福利署署長備呈法院的任何報告;及

(ii) 在上述管養、教養、財產管理或收益運用等問題上,法院無須從任何其他觀點來考慮父親的申索,是否較母親的申索為優先,或母親的申索是否較父親的為優先;

……。」

9. 從以上條文可見,本席在裁決有關子女管養權或探視權的爭議時,首要的考慮是該些家庭子女的最佳利益。而在考慮子女的最佳利益時,亦須考慮他們的意願及其他關鍵性的資料,包括社會福利署的報告。

10. 除以上的法律條文外,家事法庭在以往的案例中(1),亦在參考過一些外國的法例及案例後,認為在考慮子女的管養權時,應考慮一些特別的因素。

11. 這些因素在英國澳洲的家事法例中,是以一個法定清單 (statutory check list) 的形式出現。在香港則還未有正式的法定清單。但香港法律改革委員會於2005年3月就「子女管養權及探視權」所發出的報告書中曾根據英國澳洲方面的經驗,建議香港亦應有一個類似的法定清單。當時香港法律改革委員會所建議的草擬法定清單包括:-

(a) 如能查明有關兒童的意見,須因應他的年齡和理解能力考慮他的意見;

(b) 他的身體、感情和教育方面的需要;

(c) 他環境上的改變可能對他造成的影響;

(d) 他的年齡、成熟程度、性別、社會和文化背景,以及其他法院認為有關的特點;

(e) 他曾經遭受或有機會遭受的傷害;

(f) 他的父親、母親和法院認為與問題有關的人,能在什麼程度上滿足他的需要;

(g) 該兒童與父親、母親和其他人的關係的性質;

(h) 該兒童的父親和母親對該兒童和對父母身份的責任所表現的態度;

(i) 法院根據本條例在有關法律程序中可行使的權力範圍。

(j) 該兒童與父母任何一方保持聯系的實際困難和費用,及以此等困難和費用對兒童與父母雙方維繫個人關係和定期保持直接聯繫的權利會否有重大影響;

(k) 法院認為有關的其他事實及情況;

(l) 涉及兒童或其他家庭的任何成員的家庭暴力。

12. 以上的草擬清單雖然未正式成為香港法律,但本席同意該條清單是有助法庭去裁定怎樣的安排才能保障家庭子女的最佳利益。但由於每件案件的事實都有所不同,因此並不是清單中的所有項目都一定適用於每一件案件。就以本案而言,本席不會就以上每點都作出討論,而只會在相關及可行的情況下,就以上清單中所列的因素來考慮本案的事實,從而考慮何種安排最能符合子女的最佳利益。

父親的證據

13. 法庭在案件提訊時曾指示雙方存檔文字誓章作為證據,但父親並沒有這樣做。

14. 但從案件的其他證據可見,父親現年36歲,是一名地盤訊號員,月入約25...

To continue reading

Request your trial

VLEX uses login cookies to provide you with a better browsing experience. If you click on 'Accept' or continue browsing this site we consider that you accept our cookie policy. ACCE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