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 對 潘

CourtFamily Court (Hong Kong)
Judgment Date08 Apr 2020
Neutral Citation[2020] HKFC 82
Judgement NumberFCMC966/2018
SubjectMatrimonial Causes
FCMC966/2018 何 對 潘

FCMC 966/2018

[2020] HKFC 82

香港特別行政區

區域法院

婚姻訴訟編號2018年第966號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呈請人
答辯人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主審法官: 區域法院暫委法官周博芬內庭聆訊(非公開)
審訊日期: 2020年3月4日、3月5日及3月10日
判案書日期: 2020年4月8日

-------------------------

判案書

(管養、照顧管束及探視)

-------------------------

引言

1. 在本判案書,呈請人(“女方”)與答辯人(“男方”)要求法院裁決家庭子女的管養、照顧及管束權及探視安排。

背景

2. 2012年1月20日,女方與男方在香港合法結婚。2018年1月24日,女方以「行為」為由向法院提交離婚呈請書 。法院在2018年8月23日頒布暫准離婚令。

3. 審訊時,女方與男方分別38歲和37歲。女方任職美容顧問,與另一合夥人在旺角經營美容院;男方是藥行從業員。他們育有1名家庭兒子,於2010年10月份出生,現年9歲,在本學年就讀小四。

4. 雙方在2017年分居,女方與兒子遷出婚姻居所。雙方仍然就兒子的居住安排未有共識。女方免兒子折騰,她在2018年初將兒子交由男方照顧管束。至審訊日,兒子在男方的父親(“祖父”)家中居住,女方每星期探視1次。

有關子女的申請

5. 男方要求維持現狀,他可享有兒子的單獨管養、照顧及管束權;女方可享有兒子的界定探視權。男方的申請是基於女方的品德,男方認為女方並非兒子的合適照顧者。兒子由男方的祖父照顧適切,男方的家人也提供支援。

6. 女方要求兒子的單獨管養、照顧及管束權;男方可享有兒子的界定探視權。女方的申請是基於她是兒子的主要照顧者,在各方面也較男方適切的照顧兒子。

7. 雙方同意就探視安排細節須由法院界定,免除爭拗。

8. 有關子女的安排,本席索取社會福利調查報告。社會福利調查主任(“李主任”)於2019年5月10日呈交社會福利調查報告(以下簡稱“調查報告”)。

證人

9. 本審訊共有8位證人作供:社會福利調查主任(李主任)、男方、祖父、男方的表叔(“表叔”)、男方的三姨丈(“三姨丈”)、男方的胞兄(“胞兄”)、女方及女方的朋友(“林女士”)。

適用的法律原則

10. 法庭須根據香港法例第13章《未成年人監護條例》第3條,考慮對家庭子女的管養權,照顧及管束權:

「3. 一般原則

(1) 有關未成年人的管養或教養問題,以及有關屬於未成年人或代未成年人託管的財產的管理問題,或從該等財產所獲收益的運用問題─

(a) 在任何法庭進行的法律程序中(不論該法庭是否第2條所界定的法庭)─

(i) 法庭須以未成年人的最佳利益為首要考慮事項,而考慮此事項時須對下列各項因素給予適當考慮─

(A) 未成年人的意願(如在顧及未成年人的年齡及理解力,以及有關個案的情況後,考慮其意願乃屬切實可行者);及

(B) 任何關鍵性資料,包括聆訊進行時社會福利署署長備呈法庭的任何報告;及

(ii) 在上述管養、教養、財產管理或收益運用等問題上,法庭無須從任何其他觀點來考慮父親的申索,是否較母親的申索為優先,或母親的申索是否較父親的為優先…」

11. 本席採納以下各項,由法律改革委員會於2005年3月就「子女管養權及探視權」所發出的報告書中所建議的因:

(a) 如能查明有關兒童的意見,須因應他的年齡和理解能力考慮他的意見;

(b) 他的身體、感情和教育方面的需要;

(c) 他環境上的改變可能對他造成的影響;

(d) 他的年齡、成熟程度、性別、社會和文化背景,以及其他法庭認為有關的特點;

(e) 他曾經遭受或有機會遭受的傷害;

(f) 他的父親、母親和法庭認為與問題有關的人,能在什麼程度上滿足他的需要;

(g) 該兒童與父親、母親和其他人的關係的性質;

(h) 該兒童的父親和母親對該兒童和對父母身分的責任所表現的態度;

(i) 法庭根據法例在有關法律程序中可行使的權力範圍;

(j) 該兒童與父母任何一方保持聯繫的實際困難和費用,及以此等困難和費用對兒童與父母雙方維繫個人關係和定期保持直接聯繫的權利會否有重大影響;

(k) 法庭認為有關的其他事實及情況;和

(l) 涉及兒童或其他家庭的任何成員的家庭暴力。

12.H v N [2012] 5 HKLRD 498一案中,高等法庭法官潘兆初(當時官階)確認,在考慮怎樣的安排才能保障兒童的最佳利益時,法庭可以,但並非必要只考慮上述清單。由於這個清單並非涵蓋全面和徹底的事項,在應用這個清單時,法庭並非需要逐一考慮清單中的每一個因素。法庭要顧及清單內沒有提及的因素,包括個案的所有情況。

社會福利調查報告

13. 李主任在調查報告中闡述雙方的家庭背景。自兒子於2010年10月在香港出生後,女方與兒子返回深圳居住,女方是一位家庭主婦,全職照顧兒子,男方每週到深圳探望他倆。2012年1月,雙方在香港成婚。2013年中,為方便兒子入讀香港的幼稚園,女方與兒子遷到香港與男方團聚,一家租住一個位於佐敦的私人單位。2016年年初,女方獲發單程證居留香港。

14. 女方對李主任說,自她到香港生活後,她發覺男方經常前往國內與朋友應酬至夜深,女方直斥男方有婚外情。曾於2015年,男方帶一名女士回家要求留宿,雙方就此事爭拗並報警尋求協助。自此之後,兩人關係轉差,最後雙方共識在2017年8月份分居,女方、兒子及外傭遷往佐敦租住另一單位。女方因男方酗酒及外遇問題,在2018年初提出離婚呈請。男方並不同意離婚呈請理據,他認為女方婚後與家姑及家翁關係不和才是真正導致婚姻破裂的原因。

15. 自兒子出生後,不論在國內還是在港,女方都是兒子的主要照顧者。女方除了照顧兒子的日常起居生活外,還安排他入讀幼稚園、小學。女方督導兒子做功課、温習,也安排他參加小童軍等課外活動。男方工作時間長,需經常往返國內工作,他甚少協助照顧兒子。

16. 女方早在分居前,大約2016年,投身美容工作,她聘請一位外傭協助照顧兒子。2017年11月,外傭離職,女方再沒有聘用外傭,只是靠她的母親及妹妹偶爾來港協助照顧兒子。

17. 2018年初,女方與男方就兒子的照顧管束及居住問題多番爭拗,多次報警尋求協助。女方擔心兒子因此受影響,在2018年6月,女方同意將兒子交由男方及祖父照顧。2018年9月18日,法院頒布命令,男方可獲兒子的臨時管養、照顧管束權,女方則獲臨時探視權。女方表示自該命令頒布後,男方經常不在香港,兒子主要交由祖父照顧。女方未能每星期探視兒子。

18. 2018年11月份,女方在由祖父陪同下接兒子回家照顧。可是,男方在2019年1月13日到警署求助希望將兒子接回家中由祖父照顧管束。在警署,兒子因男方喝醉酒,堅持不願意跟隨他回家,但男方亦拒絕將兒子交給女方照顧,並要求警方將兒子帶往保良局暫時看管。最後,女方在警方安排下將兒子接回家中照顧。

19. 於2019年1月下旬,祖父又到學校將兒子接回家中照顧,直至李主任撰寫報告時止。

20. 李主任調查男女雙方的近況。在撰寫調查報告時,女方在佐敦租住一個分租單位,租金每月港幣5,500元。女方的房間設有上下格牀,單位備有充足家俱,收拾整齊,室內光線充足,空氣流通,整體居住環境良好。當時,女方與朋友合資經營美容院,每月收入大約港幣3萬元。女方工作屬預約性質,由上午10時至晚上9時,工作時間具彈性。在撰寫本報告前3個月,女方每天工作5至6小時。女方認為自己能夠配合兒子上下課的時間預約工作,亦可以在週六或週日休假照顧兒子。

21. 至於男方,他自2018年6月開始遷回祖父的居所與兒子一起居住。祖父的居所是自置物業,已完成按揭供款。該單位面積大約40平方米,有兩個房間,男方與男方的母親(“祖母”)祖母各佔一房,兒子和祖父則睡在客廳的上下格牀。單位內設有簡單的家俱,光線較暗,室內空氣情況一般,帶有強烈的香煙氣味。男方現時任職藥房銷售員,每月收入大約港幣5萬元,工作時間由中午12時至零晨12時,每週工作6天,沒有固定休息日。男方需經常往返內地工作,每月約10多天前往內地採購藥物。

22. 兒子方面,在撰寫調查報告時兒子8歲,就讀小學3年級。每天兒子由祖父接送他乘搭港鐵往返學校,他放學後留校參加支援班,回家後自行完成功課及温習書本。礙於祖父教育程度所限,他未能協助兒子檢查功課和温習。兒子在課後、完成功課後都玩手機遊戲、看電視,晚上大約10時前睡覺。

23. 男方和祖母...

To continue reading

Request your trial

VLEX uses login cookies to provide you with a better browsing experience. If you click on 'Accept' or continue browsing this site we consider that you accept our cookie policy. ACCE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