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 對 張

CourtFamily Court (Hong Kong)
Judgment Date24 Aug 2015
Judgement NumberFCMP278/2014
SubjectMiscellaneous Proceedings
FCMP278/2014 周 對 張

FCMP 278/2014

香 港 特 別 行 政 區

區 域 法 院

家事雜項案件編號2014年第278宗

——————————

申請人
答辯人

——————————

主審法官: 區域法院暫委法官彭家光內庭聆訊(非公開)
審訊日期: 2015年7月14至16日
判決日期: 2015年8月24日

---------------------

判決書

(照顧和管束)

---------------------

1. 本席在本判決書簡稱申請人為“母親” 答辯人為“父親”。

2. 這是有關母親針對訴訟雙方所生的一對孿生男童(現年3歲)(以後個別分別簡稱為“哥哥”和“弟弟” 、並統稱為“兩名兒子”)的管養權、照顧和管束權的申請,和2015年5月11日父親以傳票要求兩名兒子的“監護權”和探視權的申請的聆訊。

背景

3. 訴訟雙方從未結婚。

4. 母親現年40歲,是一位商人,在深圳經營物業公司。她在北京出生,1993年持單程證來港,2000年獲香港永久居民資格。2002年認識父親,2006年雙方開始交往,2009年起雙方在深圳同居。

5. 由2011年開始,雙方關係開始轉壞。2012年3月兩名兒子在香港出生。

6. 父親現年41歲,居於深圳,為內地居民,經營建築生意。

7. 2014年5月母親帶着兩名兒子離開同居居所,搬到在內地居住的外婆家中暫住。

8. 2014年9月12日父親在深圳市羅湖區人民法院提訴,要求取得哥哥的“撫養權”。

9. 2014年9月23日母親帶着兩名兒子移居香港。

10. 2014年10月24日母親在香港家事法庭提出本訟案。儘管所有法律文件已妥為送達父親,他沒有出席香港家事法庭分別在2014年11月17日和2014年12月29日舉行的聆訊。2014年12月29日在父親缺席聆訊下,香港家事法庭將兩名兒子的中期管養權、照顧和管束權頒予母親,父親則有合理探視權,直至法庭另有命令為止。

11. 2015年4月15日父親應訴及對母親的申請提出抗辯。

12. 2015年5月11日父親以傳票向香港家事法庭提出要求兩名兒子的“監護權”和探視權的申請。

13. 經審訊後,2015年5月13日深圳市羅湖區人民法院作出判決,將哥哥的“撫養權”判予父親。母親現正就此判決進行上訴。

證據

14. 母親先後提交了共4份誓章證供,也親自作供和接受父親的盤問。她提交了3份其姪兒的誓章,但她的姪兒並沒有到庭作供,本席就他的誓章的內容不置任何比重。此外,母親根據法庭的許可提交了廣東海埠律師事務所的法律意見書。父親則共只提交了一份一頁紙的誓章,他也親自作供和接受母親的盤問。

15. 母親的案情是這樣的:

(1) 法庭應採納社工的建議將兩名兒子的管養權、照顧和管束權頒予母親。

(2) 兩名兒子年幼,他們應該由親生母親來照顧。

(3) 自出生以來,母親已是兩名兒子的主要照顧者,母親能好好地照顧兩名兒子的能力是不容懷疑的。

(4) 父親只提交了一份極簡單的誓章,沒有提交證據說明他是有能力照顧孩子的,也沒有在證據上交代若他獲得孩子的管養權的話,他打算如何照顧他們的具體計劃。不但如此,父親竟然向深圳市羅湖區人民法院作出分割兩名兒子的管養權的要求。她認為這說明父親並不明白兩名兒子的需要。

(5) 父親對母親充滿怨恨,訴訟雙方將難以合作。

(6) 訴訟雙方又分居中港兩地,要合作也實在不容易。所以,應將單獨管養權頒給母親。

(7) 深圳市羅湖區人民法院的判決對香港家事法庭並不具約束力。

(8) 父親要求最少每月來港兩次作日間探視,和每月一次帶兩名兒子回深圳作留宿探視。母親認為過去父親甚少與兩名兒子見面,他也從來不是孩子的主要照顧者,對他們的需要所知不多,尚未有能力獨立地照顧兩名兒子在日常起居生活上的各種需要,所以父親的日間探親每次不應超過3小時,也不應有留宿探視。

(9) 中國並非海牙公約的簽署國,父親又打算執行深圳市羅湖區人民法院的判決,若兩名兒子一旦被帶到深圳,父親不會將他們帶回香港的機會甚大。

父親的案情

16. 扼要來說,父親的案情是這樣的:

(1) 2014年5月母親私自帶着兩名兒子離開同居居所後,竟然不讓父親探視他們,更在2014年9月帶他們到香港,直至2015年2月在香港社工安排下父親才能再見到他們。父親認為母親以上行為十分過份。

(2) 因為見不到兩名兒子,迫於無奈,父親才在深圳市羅湖區人民法院提訴。

(3)兩名兒子出生時,訴訟雙方同意弟弟隨母親姓“周”,哥哥隨父親姓“張”。到香港後,母親自把自為將哥哥改為母姓“周”。父親認為這是母親企圖隔斷父、子關係。

(4) 訴訟雙方都爭取兒子的管養權,迫於無奈,每人得一個兒子的管養權不失是一個公平的安排。因為哥哥原來姓“張”,所以父親向深圳市羅湖區人民法院申請哥哥的“撫養權”。

(5) 若香港家事法庭將兩名兒子的管養權、照顧和管束權都頒予母親的話,父親應有“監護權”和探視權。爺爺、嫲嫲年老,行動不便,又原籍黑龍江,申請簽證來港甚不方便。爺爺、嫲嫲疼愛兩名兒子,也渴望能探視他們。所以,父親認為法庭應容許他帶兩名兒子回深圳探望爺爺、嫲嫲。

本席的看法

深圳市羅湖區人民法院的訴訟

17. 2014年5月母親帶同兩名兒子返回娘家居住,2014年9月12日收到深圳市羅湖區人民法院的《應訴通知書》,2014年9月23日與兩名兒子移居香港。父親說由2014年5月起,他不斷以電話和短訊嘗試聯絡母親,要求探視兩名兒子,但不得要領。母親承認她將父親的來電放進了她電話的黑名單,沒有理會父親的來電或短訊。雖然母親說她並無阻撓父親探視兩名兒子,但不爭的事實是自2014年5月起直至2015年2月26日父親經社工安排與兩名兒子在香港見面為止,他不斷給母親電話和短訊,相隔9個月之久,父親不能見到兩名兒子。父親說為能再見到兩名兒子,他才在2014年9月向深圳市羅湖區人民法院提訴。對於母親十分不滿父親向深圳市羅湖區人民法院提訴,本席認為父親在內地(即是在當時訴訟雙方和兩名兒子的常住地)提訴的行為是無可厚非的。

18. 母親也十分不滿父親向深圳市羅湖區人民法院只要求法院判令由父親撫養哥哥,因為兩名兒子感情深厚,但父親卻打算將兄弟分離,同時父親此舉也難免會令弟弟產生父親對兩名兒子厚此薄彼的感受。本席認同母親以上的想法是有一定道理的。父親解釋,雖然他疼愛兩名兒子,但他認為他個人能同時向法院爭取到兩名兒子的“撫養權”的機會不大,因為哥哥從父姓“張”,所以他只爭取哥哥的“撫養權”。他也認為若父母各得一名兒子的“撫養權”,這對訴訟雙方來說是比較公平的處置方法。

19. 深圳市羅湖區人民法院的判決理由是這樣的(見日期為2015年5月13日的判決書第3頁):

本院认為:本案為同居关係子女抚养纠纷。本案中,原、被告虽未登记结婚而生育子女,但依照法律规定,父母对所生子女有保护和抚养教育的权利和义务,因此原、被告均对两个子孩有当然的监护权和抚养权。由於原、被告生育有两个子孩,依据公平原则,本院认為,周XX由原告抚养,周XX由被告抚养為宜,双方可互不支付抚养费。

20. 從以上可見,深圳市羅湖區人民法院的判決有兩點理據:

(1) 訴訟雙方均對兩名兒子有當然的“監護權”和“撫養權”;

(2) 由於訴訟雙方育有兩個小孩,依據公平原則可由每人撫養一個兒子。

本案適用的法律原則

21. 香港家事法庭在考慮就有關家庭子女管養權或教養問題的申請時,所依賴的一般準則是依據香港法例第13章《未成年人監護條例》第3條的規定:

(1) 有關未成年人的管養或教養問題,以及有關屬於未成年人或代未成年人託管的財產的管理問題,或從該等財產所獲收益的運用問題 ─

(a) 在任何法院進行的法律程序中(不論該法院是否第2條所界定的法院)─

(i) 法院須以未成年人的最佳利益為首要考慮事項,而考慮此事項時須對下列各項因素給予適當考慮─

(A) 未成年人的意願(如在顧及未成年人的年齡及理解力,以及有關個案的情況後,考慮其意願乃屬切實可行者);及

(B) 任何關鍵性資料,包括聆訊進行時社會福利署署長備呈法院的任何報告;及

(ii) 在上述管養、教養、財產管理或收益運用等問題上,法院無須從任何其他觀點來考慮父親的申索,是否較母親的申索為優先,或母親的申索是否較父親的為優先;

(b) 除(c)段所適用者外,母親所享有的權利及權能,與法律賦予父親的相同,而父親及母親雙方的權利及權能同等,並可由其中一方單獨行使;

(c) 凡有關的未成年人為非婚生子女者─

(i) 則母親所具有的權利及權能,與該未成年人若是婚生則該母親憑藉(b)段而具有的權利及權能一樣;

(ii) 父親所具有的權利及權能(如有的話),只為該名父親根據(d)段作出申請後法院所命令者;

(d) 原訟法庭或任何區域法院法官,在接獲申請後,如信納申請人為某名非婚生子女的父親,則可發出命令,示明申請人具有某些或所有假若該未成年人為婚生時法律所賦予他作為父親的權利及權能。

22. 深圳市羅湖區人民法院上述判決其中一個理據是,訴訟雙方均對兩名兒子有當然的“監護權”和“撫養權”。但根據《未成年人監護條例》第3(1)(c)條的規定,凡有關的未成年人為非婚生子女者,則母親所具有的權利及權能,與該未成年人若是婚生則該母親憑藉(b)段而具有的權利及權能一樣;但父親所具有的權利及權能(如有的話),只為該名父親根據(d)段作出申請後法院所命令者。在本案而言,除非父親根據(d)段作出申請後法院所命令者,父親在兩名兒子的管養或教養問題上並不享有任何“當然的”權利及權能。

23. 2015年5月11日父親以傳票向香港家事法庭按(d)段提出了申請。就此須特別指出,在處理父親的申請時,根據《未成年人監護條例》第3(1)(a)(ii) 條的規定,在管養、教養、財產管理或收益運用等問題上,除第3(1)(a)(i) 所述的考慮因素外,法院無須從任何其他觀點來考慮父親的申索,是否較母親的申索為優先,或母親的申索是否較父親的為優先。這就是說家事法庭會以父母平等的原則來處理訴訟雙方的申請:H v N [2012] 6 HKC 591。

24. 深圳市羅湖區人民法院作出上述判決的另一點理據是由於訴訟雙方育有兩個小孩,依據公平原則可由每人撫養一個兒子。然而,根據《未成年人監護條例》第3(1)(a)(i)條,有關未成年人的管養或教養問題,在任何法院進行的法律程序中,法院須以未成年人的最佳利益為首要考慮事項,而考慮此事項時須對下列各項因素給予適當考慮:

(A) 未成年人的意願(如在顧及未成年人的年齡及理解力,以及有關個案的情況後,考慮其意願乃屬切實可行者);及

(B) 任何關鍵性資料,包括聆訊進行時社會福利署署長備呈法院的任何報告。

25. 所以上述所謂“公平原則”,並非香港家事法庭在考慮本案時的首要考慮事項。

有關當事兒童的最佳利益的考慮

當事孩子的意願

26. 兩名兒子年幼,考慮其意願並非切實可行。

社會福利調查報告

27. 經調查後,社工黃姑娘提交了日期為2015年3月20日的社會福利調查報告。黃社工也出席了審訊,接受訴訟雙方的提問。綜合來說,黃社工的報告是:

(1) 父親和兩名兒子相處時的氣氛是溫暖感人的(見報告第22段)。

(2) 母子間的相處是自發、親密、充滿互動的,母子關係讓人印象深刻(見報告第23段)。

(3)...

To continue reading

Request your trial

VLEX uses login cookies to provide you with a better browsing experience. If you click on 'Accept' or continue browsing this site we consider that you accept our cookie policy. ACCE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