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 對 丁

CourtFamily Court (Hong Kong)
Judgment Date26 Jul 2016
Judgement NumberFCMC5664/2015
SubjectMatrimonial Causes
FCMC5664/2015 胡 對 丁

FCMC 5664 / 2015

香港特別行政區

區域法院

婚姻訴訟案件編號2015年第5664宗

————————————————

呈請人
答辯人

————————————————

主審法官 : 區域法院暫委法官陳玉芬內庭聆訊(非公開)
審訊日期 : 2016年6月24日和7 月7 日(半天)
判案書日期 : 2016年7月26日

-----------------------------------

判 案 書
(附屬濟助)

-----------------------------------

背景

1. 在這個本審訊中, 法庭要審理的是本案的呈請人(「妻子」)和家庭唯一女兒的贍養費事宜。主要的爭議點是答辯人(「丈夫」)支付贍養費的經濟能力。 妻子初時提議的方案是:丈夫給她每月$4,200的贍養費, 爲期到10月份, 到時她會出外工作;丈夫向她支付女兒的生活費,每月$3,300。 不過,到了結案陳詞時, 她好像又說,讓丈夫按照他的經濟能力來支付生活費。 丈夫最後的建議是, 每月支付女兒的生活費$500。

2. 這是一段老夫少妻的中港婚姻。妻子今年31歲,是家庭主婦,丈夫今年61歲,報稱現在失業,之前是工程判頭,雙方年齡差距30年。雙方在2007年結婚,家庭的唯一女兒在2010年11月出生,現年5歲, 在今年9月份會升讀小學。妻子在2013年來港定居。可惜,在2014年3月20日,雙方發生嚴重糾紛,要報警處理。在同日,妻子帶同女兒離開婚姻居所,雙方自此分居。在2015年5月,妻子以「不合理行為」為由,提出離婚,暫准離婚令在2015年8月11日頒發。

3. 雙方並不爭議,在婚姻期間,丈夫負責支付家中所有開支,包括每月$8,000的租金,家庭每月的總開支約$20,000至$22,000,其中有$2,000左右是丈夫給予妻子的現金,作為日常花費。可是,當妻子和女兒搬離開婚姻居所後,丈夫便沒有支付生活費給她們,引致她們需依賴綜援過活(每月約$8,000至$11,000不等)。

4. 雙方在2015年8月3日向法庭存檔一份同意傳票,協議把女兒的管養、照顧和管束權歸妻子,丈夫享有合理探視。另外,又協議由丈夫向妻子支付每年$1的象徵式贍養費和每月$500的女兒生活費。本席在2016年2月3日的聆訊中處理該份同意傳票,只批准管養和探視權等等的部分;又由於妻子在離婚呈請書中指出丈夫當時經營裝修生意,, 所以,本席認為為了女兒的最佳利益,必須要先了解丈夫的經濟狀況,才決定是否批准同意傳票中有關女兒的贍養費的部分。因此,在該天的聆訊中,本席下令丈夫必須呈交其表格E, 並須由2016年3月5日起,每月第5日給予妻子$1,000,作為女兒的臨時生活費。

5. 其後,妻子(當時由法律援助署指派的律師代表)向丈夫發出問卷(存檔日期是2015 年12月31日), 丈夫沒有完全作出回答,並多次在庭上批評法庭的指示/命令,認為既然雙方同意他只需給予每月$500的女兒生活費,讓妻子和女兒繼續依賴綜援,法庭就應該按照他們的協議,批出命令,而不應該對他作出種種經濟上的審查。最後,本席決定拒絕批准同意傳票中有關贍養費的部分, 並下令案件直接進行審訊。此時, 妻子卻不知何故,中止讓法律援助署指派的律師繼續代表她。在此,本席必須指出,法庭在考慮是否批准與訟各方的同意傳票時,必須因應每件案件的情況、相關的法律要求, 包括香港法例第192章《婚姻法律程序與財產條例》第7條各項,獨立地、不受干擾地作出全面的考慮, 尤其是涉及未成年的家庭子女的利益時,更應該主動地地作出調查和考究。當父或母或雙方均可能有經濟能力養育家庭子女時,他/她(們)便應該承擔此責任。 在這個情況下,法庭是不可能亦不會受制於父母雙方的私人協定的。

適用的法律原則

6. 在處理附屬濟助申請時,法庭首先要考慮香港法例第192章《婚姻法律程序與財產條例》(「該條例」)第7條的條文。該條例節錄如下:

「法庭在決定根據第4、5及6條作出何種命令時須顧及的事宜

(1) 法庭在決定應否就婚姻的一方而根據第4、6或6A條行使權力,以及若行使該等權力則應採取何種方式時,有責任顧及婚姻雙方的行為和案件的所有情況,包括顧及下列事宜─

(a) 婚姻雙方各別擁有的或在可預見的將來相當可能擁有的收入、謀生能力、財產及其他經濟來源;

(b) 婚姻雙方各自面對的或在可預見的將來相當可能面對的經濟需要、負擔及責任;

(c) 該家庭在婚姻破裂前所享有的生活水平;

(d) 婚姻雙方各別的年齡和婚姻的持續期;

(e) 婚姻的任何一方在身體上或精神上的無能力;

(f) 婚姻雙方各別為家庭的福利而作出的貢獻,包括由於照料家庭或照顧家人而作出的貢獻;

(g) 如屬離婚或婚姻無效的法律程序,則顧及婚姻的任何一方因婚姻解除或廢止而將會喪失機會獲得的任何利益(例如退休金)的價值。

(2) 在不損害第(3)款的規定下,法庭在決定應否就家庭子女而根據第5、6或6A條行使權力,以及若行使該等權力則應採取何種方式時,有責任顧及案件的所有情況,包括顧及下列事宜─

(a) 該子女的經濟需要;

(b) 該子女的收入、謀生能力(如有的話)、財產及其他經濟來源;

(c) 該子女在身體上或精神上的無能力;

(d) 該家庭在婚姻破裂前所享有的生活水平;

(e) 該子女當時所受到的和婚姻雙方期望該子女所受到的教育方式;

並且有責任盡量在切實可行範圍內,以及在顧及第(1)(a)及(b)款所述有關婚姻雙方的考慮因素後在盡可能公正的情況下,行使該等權力,使該子女享有某程度的經濟狀況,而該經濟狀況是該婚姻若非破裂和該婚姻的雙方若能恰當履行對該子女的經濟負擔及責任,該子女本可享有者。」

7. 終審法院在LKW v DD (2010) 13 HKCFAR 537一案中,就應該如何考慮該條例第7條的附屬濟助的申請,確立了4個基本原則和5個步驟的處理方法。該4個基本原則分別是:

(1) 該條例第7條的目的是要達致公平的資產分配;

(2) 排除一切性別或角色的歧視,例如,不應偏袒賺錢養家的一方而對理家和照顧子女的一方有偏見;

(3) 考慮分配是否符合「平均分割準則」(yardstick of equal division),若要偏離這準則,必須有充分和清楚表達的理由才應該不依從這準則;及

(4) 排除細緻入微地審查往事。

8. 終審法院定下的5個步驟依次序為:

(1) 確定資產;

(2) 評估雙方的經濟需要;

(3) 決定運用分享原則;

(4) 考慮有沒有充分理由不作出平均分配;

(5) 決定分配結果。

妻子的經濟能力和開支

9. 如前所述,妻子現年31歲,在國內出生,擁有大學學位。她在庭上表示,她預算在今年10月左右(即女兒升讀小一後),開始工作,所以只要求丈夫支付她由現在至10月左右的生活費,之後她會工作,養活自己。妻子作出這樣的建議, 很可能是因爲她考慮到在婚姻的初期, 丈夫曾經給了她和她的父親幾十萬元在深圳開足浴店, 可是虧本結業收場。

10. 根據妻子呈交的表格E(日期2016年1月28日),她每月獲取的綜援金約$8,000至$11,000不等(平均是$9,500)。她在2016 年6月6 日的誓章也有填報她和女兒的開支,但由於其時她已經沒有律師代表,填報的項目沒有表格E的那麽詳細,所以本席還是會以她的表格E為準。另外,因為女兒在今年9月份會上小學,學費是免費的,所以,可以減除每月的幼兒園學費(約$2,500),每年的書簿費/校車費和校服變為$1,033和$330(每月約共$114)。今年9月份起的開支會變為:

(1) 一般開支 $6,070
(2) 個人開支 $650
(3) 女兒開支 $264
$6,984 (折合為$7,000)

11. 因此,妻子個人每月的總開支約是$3,685($6,070 ÷2 + $650);女兒每月的總開支是$3,299($6,070 ÷2 + $264)。為方便計算,妻子的每月總開支折合為$3,700,女兒的總開支定為$3,300。

12. 丈夫對妻子和女兒的開支,沒有異議,亦不反對妻子在今年10月之前,因為要照顧即將放暑假的女兒而不能工作之說。


丈夫報稱的現況

13. 如前所述,丈夫現年61歲,報稱失業,現在依賴積蓄、家姐的經濟援助(每月約$3,500)和借貸度日。他現在在深圳租用了一個1房1廳的私人屋苑單位,月租$1,800,同時,他仍然繼續以每月$8,000租用一個在土瓜灣的舖位(內附1個小閣樓可供居住,是雙方的前婚姻居處)(「香港舖位」)。

14. 他在本案中共呈交了兩份表格E,日期分別是2015年7月18日(「第一份表格E」)和2015年10月16日(「第二份表格E」)。他在庭上確認他現時的經濟情況和開支,與第二份表格E無異,每月總開支是$15,270,詳情如下:

一般開支
...

To continue reading

Request your trial

VLEX uses login cookies to provide you with a better browsing experience. If you click on 'Accept' or continue browsing this site we consider that you accept our cookie policy. ACCE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