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 對 孫

CourtFamily Court (Hong Kong)
Judgment Date31 Oct 2016
Judgement NumberFCMP97/2014
SubjectMiscellaneous Proceedings
FCMP97/2014 郭 對 孫

FCMP 97 / 2014

香 港 特 別 行 政 區

區 域 法 院

家事雜項案件編號 2014 年第 97 宗

————————————————

有關陽XXX,女,未成年人,生於YYYY
有關第13 章《未成年人監護條 例》第10條事宜
申請人
答辯人

————————————————

主審法官: 區域法院陳振國法官內庭聆訊 (非公開)
審訊日期: 2016年 6 月 22-24 日及8月26日
判決日期: 2016年 10 月31 日

-----------------------

判 案 書
(贍養費)

-----------------------

1. 本席今天需要處理申請人 (以下簡稱為「母親」) 就女兒贍養費所作的申請。

爭議

2. 綜觀本案的案情,本席認為需要就以下的爭議作出裁決:

(1) 答辯人是否女兒的父親;

(2) 女兒有什麼合理的需要;

(3) 母親現時的經濟狀況;

(4) 答辯人現時的經濟狀況; 及

(5) 法庭應頒發一個怎樣的贍養費命令。

背景

3. 母親現年30歲,是一名內地居民,原在深圳居住。

4. 答辯人現年52歲,是一名香港居民,但從證據顯示,他經營生意,現時大部份時間應在內地生活。

5. 根據母親的證據,訴訟雙方約於2005年相識,並於深圳開始同居。她說在雙方同居期間,她在2009年為答辯人誕下一名女兒,現年6歲。由於答辯人並沒有負起供養女兒的責任,因此,母親在香港成功獲得法律援助後,向答辯人提出訴訟,要求他支付女兒的贍養費。

6. 母親提出訴訟後,在訴訟文件的送達問題上遇到不少困難。據母親所說,答辯人是居於香港九龍忠孝街83號御龍居(以下稱「御龍居單位」) ,而這單位則是答辯人與他媽媽聯名擁有的物業。從案件的發展來看,母親的代表律師無論嘗試以掛號郵遞、親身送達或要求執達主任代為送達的形式,都未能成功送達文件給答辯人。最後,母親於2014年11月18日存檔誓章,要求一個代替送達的命令。

7. 母親在幾經艱苦下,成功將聆訊的通知送達給答辯人,而答辯人亦於2016年1月22日、2月19日及以後的日期親身出席聆訊。在這情況下,本席信納母親已成功將訴訟文件送達給答辯人。

8. 本席曾於案件候審期間,即2015年6月17日頒發命令,命令答辯人支付臨時贍養費¥8,700元人民幣 (即約HK$10,000元港幣) ,但答辯人並沒有遵守有關的命令。

9. 本席曾於2015年9月30日命令訴訟雙方委任專家証人,以進行基因測試,從而鑒定答辯人是否女兒的親生父親。本席亦於2015年11月25日再作出指示,委任GenePro Dnagnostic Technology 的Dr Kwong Kee Wan 進行該項測試,但答辯人一直漠視這些命令。就算到了2016年1月22日當本席在庭上當面詢問答辯人會否同意進行親子鑒定的科學程序時,答辯人仍明確表示拒絕,並說會接受法庭因此而作出的推論。

10. 由於雙方在案件提訊時未能取得任何協議,因此,本席將案件押後至今天進行正式的審訊。

母親的案情

11. 從母親的支持誓章來看,她主要是說答辯人欺騙她,在與她同居時已安排了與另一女子結婚。答辯人在得知她所懷的是一名女孩後,便開始改變對她的態度,亦於2012年6月把她及女兒趕離當時在深圳的居所,之後更將她們母女二人置之不理,拒絕提供任何的經濟供養。母親在無可奈何下,曾帶女兒回湖北黃石的老家居住。但由於女兒在香港出生,擁香港居留權,而在內地則沒有戶口,因此不能享受內地的福利和接受公立教育。現時女兒已經6歲,是入讀小學的時候,因此,母親替女兒申請了入讀香港的小學,並已於2016年9月在天水圍的一間小學正式上學。

12. 母親為了能在香港照顧女兒,她已成功於2016年4月取得雙程證在香港居住,並於2016年6月5日在天水圍開始租住一房間,以便女兒在9月開學。

13. 就女兒父親身份的問題上,有証據顯示在女兒的香港出生証明書中所填報的是「陽ZZZ」,這人其實是答辯人的爸爸,即女兒的祖父。母親供稱,在女兒出生後,有關的出生登記是由答辯人及祖父處理,她根本不知道在女兒出生証明書中「父親」一欄是填報了祖父的名字,她是到了當答辯人要求將女兒改名時才知道這一事實。但無論如何,母親堅稱答辯人才是女兒的親生父親,她更要求進行親子的科學鑒定,以確認這一事實。

14. 母親在她最新的誓章中 (文件冊238-240頁) ,列舉了她及女兒在2016年9月開學後的臨時緊縮開支,金額為每月12, 450元。但這金額只是基於她及女兒只入住一間分租房間來計算,由於母親認為答辯人是有經濟能力給予女兒一些比較合理的生活條件,因此,就比較長遠而言,母親列舉她及女兒的合理支出如下(文件冊241-242頁):


一般開支
租金 18,000元
公共設施雜費 1,000元
管理費 800元
食物 5,000元
雜項家庭開支 2,000元 26,800元

母親個人開支
外出膳食 1,500元
交通費 800元
服裝鞋費 500元
個人儀容 800元
娛樂/禮物 300元
假期消費 600元
醫療牙齒護理 200元
其他(手提電話) 300元 5,000元

女兒支出
學校書簿及文具 2,000元
額外補習費 3,000元
上學交通費 300元
醫療牙齒護理 500元
課外活動費 1,000元
娛樂/禮物 350元
假期消費 500元
其他交通費 500元
服裝鞋費(包括校服) 1,000元 9,150元

共: 40,950元

15. 母親認為在家庭的一般開支中,女兒原應只佔一半, 即13, 400元;但由於女兒需要母親的全時間照顧,因此,母親亦要求答辯人支付餘下的一半13, 400元,另加5, 000元,作為母親的照顧者津貼。換句話說,母親現時要求答辯人支付以上每月總金額40,950元,作為女兒贍養費(26,800元 + 5,000元 + 9,150元 = 40,950元) 。

答辯人的証據

16. 從審訊文件冊可見,答辯人曾存檔了4份誓章,分別為2016年2月5日、2月18日、2月26日及7月6日。在該些文件中,答辯人向母親提出了各方面的攻擊,其中主要包括說母親沒有誠信,謊話連篇;患有婦科病;質素低,背景差;男女關系非常複雜等等。但從所有誓章中似乎答辯人都沒有正面回應本案的一個主要爭議,即他是否女兒的親生父親。答辯人亦沒有就女兒出生証明書中寫上他爸爸的名字這一事實作出很詳細的解釋,他只提及母親是無可能不知道出生証明書中所填報的資料,但就他或他爸爸才是女兒的親生父親的議題上,答辯人所持的是一個模棱兩可,不置可否的態度。

17. 在審訊的第二天,即2016年6月23日,當時母親已完成了她的主要証供 (evidence-in-chief) ,並接受答人的盤問,答辯人曾要求將案件押後,以便提出新的証據。但由於當時正是審訊的中途,在答辯人未能提出可信服的押後理由下,本席拒絕答辯人的押後申請。

18. 但到了第三天審訊時 (即原所定審訊的最後一天) ,當時理應是到了答辯人選擇是否作供的時候,答辯人突然同意進行基因測試,以鑒定他與女兒是否有親子關系。由於母親並不反對,這又是最可靠的親子鑒定方法,因此本席同意將案件押後至2016年8月26日續審,以令雙方可於2016年7月11日進行測試的程序。但事實証明答辯人爽約,並沒有如期出現進行有關的測試。

19. 在2016年8月26日案件的續審...

To continue reading

Request your trial

VLEX uses login cookies to provide you with a better browsing experience. If you click on 'Accept' or continue browsing this site we consider that you accept our cookie policy. ACCE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