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 對 吳

CourtFamily Court (Hong Kong)
Judgment Date20 May 2015
Judgement NumberFCMP70/2014
SubjectMiscellaneous Proceedings
FCMP70/2014 蘇 對 吳

FCMP 70 / 2014

香 港 特 別 行 政 區

區 域 法 院

婚姻訴訟案件編號 2014年第 70宗

————————————————

有關蘇X,女兒, 生於2002年X月X日, 未成年人之事宜
有關根據香港法例第13章《未成年人監護條例》第8E條之事宜
關於
申請人

答辯人
————————————————
主審法官 : 區域法院暫委法官陳玉芬內庭聆訊(非公開)
審訊日期 : 2015年 4 月 28 - 30 日
判案書日期 : 2015年 5 月 20 日

-------------------------------
判 案 書
(罷免和委任非婚生子女的監護人)
-------------------------------

前言

1. 本審訊涉及一名在2002年出生、現年12歲的女孩(「女兒」)的監護權爭議,她是一名非婚生子女,她的生父剛在2013年過世;答辯人是她的生母(「母親」),仍然在世;申請人是她的生父的親姊姊(「姑媽」)。

2. 姑媽在2014年3 月19日,經律師發出原訟傳票,原本是倚賴香港法例第13章的《未成年人監護條例》(「該條例」)第8D條, 要求本庭委任她為女兒的監護人。後來,她在2014 年9月15日修改了原訟傳票,改為倚賴該條例第8E條,要求本庭罷免母親為女兒的監護人,然後委任她成為女兒的監護人。簡單而言,她指控母親不是真心為女兒的幸福著想,只是想通過做女兒的監護人,侵佔父親留下的遺產。她還認為母親不適合做女兒的監護人,有以下的原因:[1]

(1) 母親未有盡照顧女兒的責任;

(2) 母親如同幫凶,容忍女兒在過往12年都沒有接受正規教育;

(3) 母親為人嗜賭,愛好高風險投機,負債纍纍;

(4) 母親不具經濟能力和穩定性去撫養女兒。

3. 母親極力反對有關申請,並懷疑其實是姑媽她自己想侵佔父親的遺產,才提出是次申請。母親的反對論點主要有兩個:

(1) 姑媽並沒有相對的權利或身份,申請罷免她, 然後成為女兒的監護人;

(2) 由她以生母的身份照顧女兒,是符合後者的最佳利益。而且,這也是社會福利調查報告中的建議,女兒也寧願跟她而不是與姑媽居住。

4. 還要指出的是, 姑媽在她的修訂原訟傳票中所依賴的只是該條例第8E條的監護權事宜, 並沒有依賴該條例第10條而要求得到女兒的管養權。雖然她在審訊中和結案陳詞書中表示請求得到女兒的管養權,但是,由於她的狀書沒有關於管養權的請求,所以,本席不打算在本判案書中就管養權作出討論。

2013年之前

5. 姑媽現年57歲,仍然在職,早年離婚後獲得兒子的管養權,現與兒子(已經成年)居住在九龍灣一單位。

6. 母親現年47歲,現職文員。2007年結識了現任男朋友, 自2013年起與他同居,感情穩定。

7. 女兒的生父一生醉心佛學, 早在1985年已經放棄了自己的工作,離開了家人, 專心研究佛學和風水。 父親在1989年認識母親, 當時,他是30歲, 母親是22歲, 他是她的佛學師傅。父親更創立了一個佛教團體,弘揚佛法。 後來,父母兩人相戀,並在1997年起開始同居,女兒在2006年出生,母親辭去工作,在家照顧女兒。

8. 在2005年年中,女兒與父母搬到山上一所寮屋居住。追隨父親的信徒弟子差不多天天都會到寮屋跟他學佛誦經。

9. 2006年11月,父母雙方發生爭執,母親離開山上的寮屋,自此與父親分手,箇中原因,雙方的說法各異。姑媽指稱,是因為母親嗜賭,向父親的弟子借錢來賭期指,其中向一名姓張的女弟子借了$200,000, 結果失利,欠債纍纍,引起父親的不滿,忿然把她趕走。母親方面,則指控是因為父親與其中一名女弟子有染,父親要求她離開。 無論是何原因,雙方均不爭論的是,女兒自此一直由父親照顧,住在山上。父親一直堅決反對送女兒到山下的正規學校接受教育,一心只希望女兒繼承他的佛學事業,所以,女兒在12歲之前一直沒有到正規的學校上課,平日只靠在家中抄寫佛經、中藥藥方來學習。本席亦相信,父親的弟子或母親也有教授女兒簡單的英文和數學的知識。

10. 母親在2006年離開後,一直與女兒保持聯繫,初時每週到山上探望女兒一次,後來應父親的要求, 改為大約每月探望一次。

11. 由於父親在早年已經離開了他的家人,專心修佛,所以很少與家人聯絡和相聚,每年只見面一兩次。因此,姑媽與女兒見面和接觸的機會很少, 並不相熟。

父親的離世

12. 可惜,父親在2013年8月26日在家中因中風突然死亡。姑媽和母親在事後才獲告知父親的死訊,經雙方的商量和協議後,姑媽把女兒接回家中居住。因此,女兒在2013年9月29日搬到姑媽的家居住,在周末與母親見面,或回到母系親戚家留宿。

13. 母親則由2013年10月起,主動每月向姑媽支付$2,000,作為女兒的生活費。

14. 女兒在2013年12月入讀小學二年級。約1個月後,被姑媽安排到其胞妹(即女兒的另一名姑姐)的家中居住,直至2014年3月26日,發生了指稱的虐兒事件。

2014年326事件

15. 在2014年3月26日,母親和女兒會面,在港鐵站遇上姑媽。當時,姑媽在沒有與母親商談過的情況下, 於3 月19 日突然發出了原訟傳票,要求得到女兒的監護權。所以, 母親和姑媽當場就女兒的管養和父親的遺產事宜發生爭執。期間,女兒聲稱被姑媽打了一巴掌,母親於是報警求助(「326日事件」)。女兒因而被送往醫院接受檢查,出院後隨即被安排到寄養家庭居住,自此再沒有回姑媽家中居住。

16. 在2014年4月3日,社會福利署的懷疑虐待兒童課就3月26日的事件,舉行會議,結論一致認為女兒是高危的身體虐待及精神虐待個案,需由保護家庭及兒童課繼續跟進。

17. 在3月26日的事件之後, 姑媽被控以普通襲擊罪,但經審訊後獲判罪名不成立。

18. 自從女兒入住寄養家庭後,定時在周末回到母親的家中放假留宿, 但與姑媽會面的次數和機會不多。

19. 本席在2014年12月18日,在雙方不反對的情況下,將女兒的臨時照顧和管束權交給母親,姑媽擁有臨時的探視,但需由社工安排和監管。所以,由2014年12月20日起,女兒搬到母親的家中,與母親和她的男朋友一同居住,至審訊時已經有4個月。

監護權的定義

20. 本席同意代表母親的馬律師的陳詞,「監護權」這一個概念, 幾乎等同父母對子女所享有的權利和權能(參看該條例第8G條)。「監護權」是一種法律地位,意味著父母對子女所享有的一切權利、責任和權能。

21. 事實上,香港法律委員會在2002年的兒童監護報告書中(「該報告書」), 對「監護權」的涵義有以下的論述:

「“監護權”指一種法律地位,而某人是根據這種法律地位對兒童行使父母權利及權能。當父親或母親去世,另一人可按遺囑所示獲委任為子女的監護人,代行父職或母職,稱為遺囑監護人,而監護人也可由法院委任。“管養權”通常指父母在離婚後對子女的同住管養、日常照顧和管束的權利…」[2]

「兒童生來就需要倚賴他人,故此由襁褓至童年,及至日後長大成人,期間都需要別人為他們的日常照顧和教養費心張羅。兒童的父母其中一方去世或雙方俱亡,是比較少有發生之事,但如果不幸的事情真的發生,則為兒童提供日常照顧和教養,往往要透過委任“監護人”這個機制來進行,而“監護人”是根據已歿的父或母的遺囑來委任(即“遺囑監護人”)或由法院委任的。在這個層面來說,“監護權”指一種法律地位,而某人是根據這種法律地位在兒童父母其中一方或雙方去世後對兒童行使父母權利及權能。廖雅慈博士在她的著作中指出:“一般人的理解是此人以父母替代人的身分行事……,故此此人說來應享有與父母相同的權利及權能。”」[3]

有關監護權的適用法律

22. 在香港, 有關監護權的法律條文載於該條例。該條例經2012年4 月13日實施的《2012年未成年人監護(修訂)條例》作出大幅度的修訂, 並採納了該報告書中的多項建議。該條例的第3部,記載了監護人的權力、委任和罷免等相關規定。

23. 該條例第8G條訂明, 獲得未成年人的監護權的人, 其權力等同父母的權能。

24. 關於委任未成年人的監護人,可有兩個方法:

(1) 由未成年人的父或母或已被委任的監護人,根據該條例的第6條,委任任何人士,於其去世後充仼該未成年人的監護人(「契約或遺囑委任的監護人」);或

(2) 由法院根據該條例的第8D條委任(「法庭委任的監護人」)。

25. 根據該條例的第7條的規定,在下列情況下,契約或遺囑委任的監護人,於作出該項委任的父或母或監護人去世後,便可自動取得未成年人的監護權,否則,須按照第8條的規定,向法院申請取得該未成年人的監護權的命令:

(1) 作出該項委任的父或母或監護人在緊接其去世前,已經持有該未成年人的管養令(該條例第7(a)條);

(2) 作出該行委任的父或母或監護人在緊接其去世前,已經與該未成年人同住,而在其去世時,該未成年人沒有尚存的父母,也沒有尚存的監護人(該條例第7(b)條)。

26. 該條例第8D(2)條規定,在以下的情況下,法院如認為合適,可應任何人的申請,委任該人為未成年人的監護人:

「 (1) 持有該未成年人的管養令的父或母或監護人去世;

(2) 該未成年人沒有父母、監護人及其他對其擁有父母權利的人。」

27. 必須注意的是, 根據該條例第8F(1)條,凡法院按第8D或8E條委任的監護人,

「 須與未成年人尚存的父母或尚存的監護人(如有的話)共同行事。」

28. 按照該條例的第3部, 法院可在以下兩個情況發生時, 罷免監護人。 第一個情況, 是在契約或遺囑委任的監護人的申請下, 罷免該人為監護人(該條例第8(d)條)。第二個情況, 是根據該條例第8E條,即姑媽在本案中依賴的條文, 罷免任何監護人。

29. 該條例第3條列明了規管進行該條例所涵蓋的法院程序的一般原則。第3(1)條述明的準則如下:

3. 一般原則

(1) 有關未成年人的管養或教養問題,以及有關屬於未成年人或代未成年人託管的財產的管理問題,或從該等財產所獲收益的運用問題─

(a) 在任何法院進行的法律程序中(不論該法院是否第2條所界定的法院)─

(i) 法院須以未成年人的最佳利益為首要考慮事項,而考慮此事項時須對下列各項因素給予適當考慮─

(A) 未成年人的意願(如在顧及未成年人的年齡及理解力,以及有關個案的情況後,考慮其意願乃屬切實可行者);及

(B) 任何關鍵性資料,包括聆訊進行時社會福利署署長備呈法院的任何報告...」

...

To continue reading

Request your trial

VLEX uses login cookies to provide you with a better browsing experience. If you click on 'Accept' or continue browsing this site we consider that you accept our cookie policy. ACCE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