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 對 黃

CourtFamily Court (Hong Kong)
Judgment Date22 Apr 2016
Judgement NumberFCMC1570/2014
FCMC1570/2014 黃 對 黃

FCMC 1570 / 2014

香 港 特 別 行 政 區

區 域 法 院

婚姻訴訟案件編號 2014年第 1570 宗

————————————————

呈請人

答辯人

————————————————

主審法官 : 區域法院暫委法官彭家光內庭聆訊(非公開)
審訊日期 : 2016年3月15、16日、 23日
判決日期 : 2016年4月22日

-------------------------

判 案 書
(附屬濟助)

-------------------------

背景資料

1. 本席在本判案書內稱呈請人為「女方」,答辯人為「男方」。

2. 2007年訴訟雙方開始交往,女方當時正和前夫在辦理離婚手續。2007年3月男方開始在女方家裡過夜。2008年5月女方取得前一段婚姻的絕對離婚令。2008年8月女方和她與前夫所生的三名子女(大女現年20歲、兒子現年15歲、幼子現年14歲)搬到原來戶主是男方的公屋單位居住(後稱「前婚姻居所」)。2008年11月訴訟雙方結婚。婚後,女方和三名子女加入前婚姻居所的戶籍。

3. 女方現年46歲。1991年大學畢業後,她一直在大學任職實驗室技術員至今,現時月入約39,505元。男方現年也是46歲。1987年中學畢業後,他做過倉務員等工作。2004年他開始和朋友合伙在內地經營電子零件買賣,至2010年中因為生意不景停止。之後,男方並沒有再外出工作,直至現在。

4. 2010年中開始,男方使用女方提供的賭本到澳門進行賭博。男方說他絕對不是一個好賭的人,只是女方向他提議他到澳門賭博,以博取彩金來替家庭掙取收入,所以他才到澳門賭博。女方說他是病態賭徒,她是被他所逼而向他提供賭本。女方說男方因賭博最終輸掉了女方180萬元,男方的說法則是他只輸了60萬元至70萬元。無論如何,因為這些賭債和在生活上的不和,雙方的關係逐漸轉差。

5. 2014年1月31日男方和女方及家庭子女在前婚姻居所發生爭執,次子報警,事後男方被控刑事恐嚇幼子。由2014年1月31日開始,男方離開前婚姻居所。他說自始顛沛流離、無家可歸,只能不時在不同朋友家中借宿至今。

6. 2014年1月男方患上肺結核病,同月開始領傷殘津貼每月約1,700元,經過約6個月的藥物治療後,在2014年7月停藥,也同時停止領取傷殘津貼。他至今仍須約每半年覆診。

7. 2014年1月開始,男方因抑鬱看醫生,至今仍在食藥和大約每3個月覆診。

8. 2014年2月11日女方以男方不合理行為提交離婚呈請。2月底女方呈請自願破產。2014年4月22日法庭頒下破產令。2014年4月25日男方將《表格25》存檔,向女方要求各樣附屬濟助。

9. 2014年5月27日男方因被控刑事恐嚇幼子一事在東區裁判法院應訊,最終男方以承諾遵守法紀或行為良好為條件自簽擔保書結案。

10. 2014年6月3日法庭頒下暫准離婚令。

11. 2014年11月4日法庭頒令將家庭子女的管養、照顧和管束權頒予女方,男方享指定之探視權。

12. 男方說因為患肺病、患抑鬱症,又說自約2004年他的腰椎逐漸退化,所以一直沒有工作至今,但他無意長期依賴他人,他正在找工作。

13. 2015年2月4日男方以傳票向女方申請候訊期間贍養費每月17,900元。2015年3月23日暫委法官嚴舜儀頒下判決書,裁定男方候訊期間合理支出每月約10,000元,而當時他每月應有約4,000元收入,所以頒令由2015年3月31日起女方須每月付男方6,000元作為候訊期間贍養費。女方並沒有依照命令由2015年3月31日起支付候訊期間贍養費。2015年3月至10月期間,男方領綜援每月約4,000元。應男方追討,2015年8月底女方取得破產受託人許可,將當時大學發放的補發薪金用來清付了拖欠的候訊期間贍養費。由2015年9月開始,女方依時付每月6,000元候訊期間贍養費。男方說由2015年至今,他是依賴女方每月6,000元候訊期間贍養費來維持生計的。

14. 男方說2014年1月底離家時,他遺下個人物品和貴重財物,多次向女方要求取回,雙方為此事有不少爭拗,也因而多次報警求助,家事法庭也為此舉行多次聆訊。在各方努力週旋下,男方已取回他的衣物、一些工具、CD等雜物,但男方說他仍有一些電腦、音響器材和翡翠、金粒、名貴手錶等財物尚未取回。

男方的要求

15. 男方認為雖然女方現為破產人士,但她的公積金會繼續滾存,到她60歲退休時,大學會將總數歸還女方。他更預計女方退休時,滾存的公積金會有約一千萬之多,他要求攤分其中40%至50%。

16. 男方現時沒有收入,他又認為女方處心積慮地佔據了前婚姻居所,令他無家可歸,而女方的收入包括其前夫給家庭子女的贍養費共有每月5萬多元,他要求女方付他每月20,000元作為贍養費,直至他再婚或去世為止。

17. 他也要求從女方取回1個翡翠玉扣、1個翡翠玉佛墜、六兩金粒、1個帝陀鋼手錶、2個勞力士金錶等個人財物。

女方的回應

18. 女方不接受男方假設她將來每年加薪不少於5%,又她的強積金每年會有不少於7%的收益,並以此來計算她退休時累積的強積金。她也指出破產後,她的公積金被存放在保本但無收益的基金,根本不可能會每年有7%的收益,所以她不同意退休時,滾存的公積金會有約一千萬之多。無論如何,女方不認為應讓男方攤分她的公積金。

19. 她也認為男方現年49歲(與她同齡),並無永久傷殘或失去工作能力,他應該找工作做,自力更生,所以不打算付任何贍養費給他,並且要求他歸還所有已付的候訊期間贍養費。

20. 她同意男方可取回一些他的個人物品,但她否認男方有他所謂的財物遺留在前婚姻居所,她更說從來未見過這些男方的財物。

證據

21. 訴訟雙方都提交了大量證據,包括多份表格E,許多誓章、問卷和答覆書。他們也親自作供和接受對方的盤問。男方本來打算傳召社工區先生和其母親替他作供,也提交了他們的供詞。社工區先生曾陪同男方返回前婚姻居所收拾個人物品。其母親則在供詞中說她在2010年曾在期婚姻居所的主人房內見過男方前述的翡翠、金粒、名貴手錶等財物。但最終男方決定不安排他們到庭作供。

適用法律原則

22. 在考慮附屬濟助申請時,本席首先要考慮香港法例第192章《婚姻法律程序與財產條例》(下稱《條例》)第7條的條文。本席現將有關的條例節錄如下:

「7. 法庭在決定根據第4、5及6條作出何種命令時須顧及的事宜

(1) 法庭在決定應否就婚姻的一方而根據第4、6或6A條行使權力,以及若行使該等權力則應採取何種方式時,有責任顧及婚姻雙方的行為和案件的所有情況,包括顧及下列事宜─

(a) 婚姻雙方各別擁有的或在可預見的將來相當可能擁有的收入、謀生能力、財產及其他經濟來源;

(b) 婚姻雙方各自面對的或在可預見的將來相當可能面對的經濟需要、負擔及責任;

(c) 該家庭在婚姻破裂前所享有的生活水平;

(d) 婚姻雙方各別的年齡和婚姻的持續期;

(e) 婚姻雙方的任何一方在身體上或精神上的無能力;

(f) 婚姻雙方各別為家庭的福利而作出的貢獻,包括由於照料家庭或照顧家人而作出的貢獻;

(g) 如屬離婚或婚姻無效的法律程序,則顧及婚姻的任何一方因婚姻解除或廢止而將會喪失機會獲得的任何利益(例如退休金)的價值。」

...

To continue reading

Request your tri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