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 對 黃

CourtFamily Court (Hong Kong)
Judgment Date05 Oct 2016
Judgement NumberFCMC1570/2014
SubjectMatrimonial Causes
FCMC1570A/2014 黃 對 黃

FCMC 1570 / 2014

香 港 特 別 行 政 區

區 域 法 院

婚姻訴訟案件編號 2014 年第 1570 宗

————————————————

呈請人

答辯人
————————————————
主審法官 : 區域法院暫委法官彭家光內庭聆訊(非公開)
審訊日期 : 2016年9月7日
判決日期 : 2016年10月5日

-----------------------

判 決 書
(申請上訴許可)

-----------------------

1. 這是一宗答辯人(男方)的上訴許可申請的聆訊。

2. 2016年4月22日本席就男方的附屬濟助申請頒下判案書,並頒令呈請人(女方)須支付男方每月6,000元作為贍養費,首期付款為命令作出隨後的月份最後一天,即2016年5月31日,以後在繼後每月月底或以前付款,為期4年,即至2020年4月30日為止,並就附屬濟助作無訟費命令。

3. 男方不滿本席作出的判決,於2016年5月6日提出上訴許可的申請,又於2016年8月29日以誓章提出其上訴理由書,同時在沒有法庭許可的情況下自行提交了一些補充文件來支持他的申請。

4. 男方提交了共8份補充文件,但他並非將這些文件順序以(1)至(8)來編排,他的做法是若一份文件是在上訴理由書某段落提出來的 ─譬如第4段,他便稱這份文件為附件4,如此類推。

5. 本席先就這些所謂補充資料作出討論。根據Ladd v Marshall [1954] 1 WLR 1489案所定下的原則,要上訴法庭接納新證據,申請一方必須先符合以下條件:

(1) 當事人曾採用了合理的方法努力尋找,但不能在原審時知悉該些證據存在,故不能在原審時向法庭提交;

(2) 有關證據不但須要與案件有關,更須對案件的結果有重大影響,雖然不一定是決定性的影響;及

(3) 有關證據雖不至於是無爭議的,但必須是可信的。

6. 上述採納新證據的法律原則的目的在避免民事訴訟沒完沒了,否則和公眾利益不符。

附件4

7. 這是個案社工提交之一份社會福利調查報告其中二頁,所以並不是新文件。男方提交這份補充文件是想藉此說明在離婚呈請前,他和女方一家的關係是不錯的。對此,女方不同意。但不論如何,這與訴訟雙方在附屬濟助的爭論其實關係不大。

附件20

8. 附件20是男方名下澳門中國銀行戶口日期為2010年8月至2011年3月、2011年9月、2011年11月和2012年12月的月結單。男方說他無錢,所以不能在原審時提交這些月結單,但審訊後他做了幾個月兼職文員,有點收入,所以在2016年6月向銀行取得這些月結單,銀行的收費為1,100港元。對於男方的說法,本席認為由2015年9月開始,男方有候訊期間贍養費每月6,000元,期間他在不同朋友家中借宿,也無租金開支,因此他是有經濟能力在原審時向銀行取得這些月結單的。再者,本席的事實認定是他有工作能力勝任合適的文職工作(見判案書第40段),若有經濟需要,他理應工作。所以經小心考慮以後,本席不同意男方所說因無錢他不能在原審時提交這些月結單的說法,而認為男方現在打算提交這作為補充文件,並不符合Ladd v Marshall的第(1)個條件,也不會許可男方提交這份文件作為新證據。

9. 但假設萬一本席不接受這些月結單作為新證據是一個錯誤的決定,本席就這些新證據在以下作出考慮。從這些月結單可見有不少現金存入和現金提款,也可見少量現金轉賬的交易。男方說這些現金存入便是男方向其表哥借款的證據,但因為部分其表哥的借款是存入女方的戶口,所以這些月結單所見的現金存入是不足68萬元而共只有40多萬元。男方又指從月結單可見2010年8月11至12日有約20萬元存入,但女方在2007年9月從公積公借款13萬元、2008年10月從公積公借款5萬元之後,2010年9月才再從公積公借款34萬元(她其後又分別在2011年4月、2013年5月、2013年11月從公積公借款6萬元、5萬元和10萬元),可見該20萬元存入是來自其表哥的。女方不同意男方的說法。她說這些現金存款其實是她提供給男方的賭本,其中有來自她從公積金的借款,男方將她給的現金存入其名下的澳門銀行戶口,但其中也有是男方提款賭博後,將剩下的賭本,甚至當天所贏得的款項再以現金存入戶口的情況,所以淨現金存入的數額,會少於40多萬元。本席就女方所說她借款給男方作賭本的說法的考慮見於判案書第28至30段,如判案書第30段所說,女方在2010年8月將3名家庭子女名下的儲蓄戶口結束,將3個戶口共8萬多元,提走給男方作賭本,婚姻期間女方也將其金器首飾變賣給男方作賭本,因此本席認為女方能在2010年8月給男方20萬元實不足為奇,她所說這些現金存款是她提供給男方的賭本是比較可信的說法。現從月結單也可見大部分存款都是現金在澳門提走,這也切合女方說男方將她的公積公借款在澳門輸掉的說法。對於男方的負債的爭論,本席的考慮也見於判案書第38段。當時本席認為男方提供的欠單只是男方自己簽名的文件,就男方向表哥和朋友借款的說法的舉證責任在男方,他既沒有交代,譬如每次借款的日期、金額等詳情,沒有提供表哥或其朋友的借據,或安排他們到庭作供,也沒有就此作出任何解釋,不能依靠男方的片面之詞,又男方承認在約2010年初他停止工作後,所有家庭開支由女方負責,女方更每月會給他約3,000元作為個人開支,男方並無需要借款來應付家庭開支,所以縱使男方真的有向表哥和朋友借款,他應是將借款用來作賭本,最後也輸掉了,本席也認為不應將這些賭債算為家庭開支。總的來說,男方提供這些月結單,並不會改變到本席在判案書的決定。

附件21和附件2...

To continue reading

Request your trial

VLEX uses login cookies to provide you with a better browsing experience. If you click on 'Accept' or continue browsing this site we consider that you accept our cookie policy. ACCE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