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 對 劉

CourtFamily Court (Hong Kong)
Judgment Date26 Apr 2016
Judgement NumberFCMC784/2014
SubjectMatrimonial Causes
FCMC784/2014 雷 對 劉

FCMC 784 / 2014

香 港 特 別 行 政 區

區 域 法 院

婚姻訴訟案件編號2014第784宗

________________


(由妹妹和起訴監護人雷XX代表)
呈請人
答辯人
介入人

________

主審法官 : 區域法院暫委法官陳玉芬內庭聆訊(非公開)
審訊日期 : 2016年4月21日
判案書日期 : 2016年4月26日

________________

判案書
(管養權判予婚姻以外的第三方;
《婚姻訴訟條例》第48條和第48A條)

________________

背景

1. 這是一宗發生在妻子、丈夫和妻子的母親(「外婆」)之間的管養權糾紛,涉及一名5歲的家庭女兒。

2. 妻子是本案的呈請人, 丈夫是本案的答辯人, 介入人是外婆。

3. 婚姻雙方本為中國内地居民。妻子是一名被評定為嚴重智障的人士,丈夫則是健全。1996年,妻子與丈夫在內地結婚,或者,應該較準確地說,是丈夫入贅女家,所以雙方在1998年出生的大兒子,是跟隨母姓。

4. 大兒子出生後不久,妻子獲批來港與外婆定居。自此,大兒子便與丈夫在內地一起居住,並由外婆出資,聘請一名同鄉幫忙照顧大兒子。可是,外婆後來發現丈夫沒有好好照顧大兒子,並對他施行暴力,所以便在2001年左右,安排妻子和丈夫離婚,然後把大兒子帶到香港生活。自此,大兒子便跟隨外婆成長, 直到現在。

5. 然而,外婆經不起丈夫和其家人不斷哀求與妻子復合,所以妻子在2009年與丈夫在內地再次結婚。在第二次的婚姻關係中,雙方育有一名女兒,即涉案女童,2010年於香港出生 (「女兒」)。之後,女兒被安排送回内地給丈夫照顧,直至3歲由外婆帶回港,以便在港讀書, 一直到現在。

6. 自此,丈夫便以雙程證來港,每次3個月,與妻子和大兒子一同居住在公屋單位,二女兒則由妻子的妹妹(「姨姨」)代為照顧。

7. 外婆認為,丈夫來港後並沒有照顧好妻子和大兒子,有一次,妻子突然中風,丈夫則不知所踪。隨後,妻子在2014年年初提出離婚,由外婆以起訴監護人的身分代表她, 暫准離婚令在2014年10月3日頒發。

8. 由於妻子沒有自理的能力, 更遑論照顧子女, 所以,外婆便決定加入本案,以自己的身分,爭取兩名外孫的管養權,成為介入人,而妻子則改由姨姨為其起訴監護人。

最新現況

9. 大兒子在提訊階段仍未滿18歲,到了審訊日,他已經成年,正在考中六的文憑試,所以,本席不用再就大兒子的管養權問題,作出審理。不過,必須提及的是,自從管養權紛爭開展後,丈夫多次向大兒子作出遊說,甚至是威迫,要求大兒子接受他,讓他可以來港定居。大兒子則對丈夫十分抗拒,詳情容後再談。

10. 二女兒則從2013年起,由姨姨照顧。姨姨已經結婚,與丈夫、3名子女和丈夫的母親一同居住。因為怕丈夫來騷擾,所以地址保密。另外,女兒的學校發現她可能有讀寫障礙、情緒控制薄弱、專注力較低等問題,己告知姨姨,姨姨在丈夫的同意後, 已經安排女兒到兒童精神科作出評估, 初步懷疑女兒患有讀寫障礙, 並可能有自閉症,兒童精神科正作出跟進。

11. 妻子自從中風之後, 便住在護理中心,放假時會回到大兒子正在居住的公屋,姨姨也會帶女兒到該公屋與母親、哥哥相聚。外婆則居住在附近的另一公屋單位,平日照顧大兒子的日常生活。

12. 外婆是清潔工,每月工資約$8,000。初時, 大兒子和女兒主要由外婆供養, 後來依賴綜援金生活,由外婆和姨姨處理有關綜援金的使用。丈夫並沒有定期支付任何生活費。

31/12/2015之事件

13. 在本審訊前的最後一次提訊,在2015年12月31日於本席前進行。

14. 據稱,當丈夫獲法庭告知兒子已經成年,不用法庭宣判其管養權事宜之後,表現激動,於庭外拍打外婆,並言道要取回大兒子的性命,因為離婚之後,他會一無所有,他會殺死兒子後自刎。

15. 同日的較後時間,大兒子收到丈夫的來電。 丈夫在電話裡出言恐嚇兒子,表示如果兒子不跳樓自殺,丈夫便會殺死他; 又揚言兒子是他生出來的,他可以收回兒子的性命。大兒子及時把這些對話錄音。隨後,丈夫真的到來,並在住所外嘗試開門,又撬壞一扇窗戶。大兒子擔心個人安全,立刻報警。 據說,警方到場後, 在丈夫的背包中搜獲一枝胡椒噴霧劑。丈夫被拘捕和還押,至2016年2月16日獲保釋候審。

16. 丈夫在2016年4月13日到裁判法院應訊,被控3項罪名, 包括:(1)普通毆打外婆;(2)刑事恐嚇兒子;和(3)無牌管有槍械或彈藥。丈夫承認控罪,現正還押,等候背景報告,案件押後至2016年4月27日判刑。

爭議點

17. 如前所說, 婚姻雙方育有兩名子女, 大兒子已經年過18,法庭不用頒發管養權,唯一需要處理的是年約5 歲的女兒的管養和探視問題。

18. 在本審訊中,各方皆不反對妻子完全沒有照顧女兒的能力,她自己的日常生活,也需要別人照顧,所以她不可能獲得女兒的管養權。

19. 在聽取所有證供和陳詞後,本席認為本審訊的爭議點如下:

(1) 當父母仍然在世的情況下,女兒的管養、照顧和管束權是否可以判予婚姻以外的第三方;

(2) 若可以的話,女兒的管養、照顧和管束權應該判予丈夫,還是予外婆;

(3) 無論如何,探視安排應該怎樣。

適用法律

20. 根據香港法例第192章《婚姻法律程序與財產條例》第19條的規定,法院作出涉及管養權事宜的命令的權力如下:

「19. 對受婚姻訟案影響的子女提供管養及教育的命令

(1) 法庭可在下列時間,作出其認為是適宜的命令,以便為任何18歲以下的家庭子女提供管養及教育─

(a) 在任何離婚、婚姻無效或裁判分居的法律程序中,於作出最後判令之當時、之前或之後;

(b) ……。」

21. 香港法例第13章《未成年人監護條例》第3條規定,法庭在考慮管養權時所依賴的原則如下:

3. 一般原則

(1) 有關未成年人的管養或教養問題,以及有關屬於未成年人或代未成年人託管的財產的管理問題,或從該 等財產所獲收益的運用問題─

(a) 在任何法院進行的法律程序中(不論該法院是否第2條所界定的法院)─

(i) 法院須以未成年人的最佳利益為首要考慮事項,而考慮此事項時須對下列各項因素給予適當考慮─

(A) 未成年人的意願(如在顧及未成年人的年齡及理解力,以及有關個案的情況後,考慮其意願乃屬切實可行者);及

(B) 任何關鍵性資料,包括聆訊進行時社會福利署署長備呈法院的任何報告;及

(ii) 在上述管養、教養、財產管理或收益運用等問題上,法院無須從任何其他觀點來考慮父親的申索,是否較母親的申索為優先,或母親的申索是否較父親的為優先…」

22. 除此之外,家事法庭也慣常會考慮由法律改革委員會於2005年3月就「子女管養權及探視權」所發出的報告書中所建議的因素(以清單形式列出),包括:

(a) 如能查明有關兒童的意見,須因應他的年齡和理解能力考慮他的意見;

(b) 他的身體、感情和教育方面的需要;

(c) 他環境上的改變可能對他造成的影響;

(d) 他的年齡、成熟程度、性別、社會和文化背景,以及其他法庭認為有關的特點;

(e) 他曾經遭受或有機會遭受的傷害;

(f) 他的父親、母親和法庭認為與問題有關的人,能在什麼程度上滿足他的需要;

(g) 該兒童與父親、母親和其他人的關係的性質;

(h) 該兒童的父親和母親對該兒童和對父母身分的責任所表現的態度;

(i) 法庭根據法例在有關法律程序中可行使的權力範圍;

(j) 該兒童與父母任何一方保持聯繫的實際困難和費用,及以此等困難和費用對兒童與父母雙方維繫個人關係和定期保持直接聯繫的權利會否有重大影響;

(k) 法庭認為有關的其他事實及情況;及

(l) 涉及兒童或其他家庭的任何成員的家庭暴力。

23. 高等法院法官潘兆初(當時官階)在H v N [2012] 5 HKLRD 498一案中曾確認,法庭在考慮怎樣的安排才能保障兒童的最佳利益時,可以(但並非一定要)考慮上述清單中所開列的因素。若果法庭認為需要考慮這個清單時,也並非需要就清單中的每一個因素逐個考慮。而清單中並未開列法庭需要考慮的全面和徹底的事項(exhaustive list),法庭還要顧及清單中沒有開列的「個案的所有情況」(見判詞第26至33段)。

管養權可否頒予婚姻以外的第三方?

24. 關於法院將家庭子女的管養權婚姻以外的第三方的司法管轄權,香港法例第179章《婚姻訴訟條例》「該條例」第48(1)條有如下規定:

「(1) 凡法院憑藉本條例或《婚姻法律程序與財產條例》(第192章)具有就任何子女的管養作出命令的司法管轄權,而法院覺得由於情況特殊,該子女適宜由一名獨立人士監管,則法院可命令將該子女交由社會福利署署長監管,監管期為法院行使該項司法管轄權而將該子女交由任何人管養的期間。」(橫綫後加,予以強調)

25. 此外,該條例第48A(1)條有以下的規定:

「(1)...

To continue reading

Request your trial

VLEX uses login cookies to provide you with a better browsing experience. If you click on 'Accept' or continue browsing this site we consider that you accept our cookie policy. ACCE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