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利群 訴 置邦興業有限公司

CourtDistrict Court (Hong Kong)
Judgment Date22 May 2008
Judgement NumberDCCJ5133/2007
Subject MatterCivil Action
DCCJ005133/2007 林利群 訴 置邦興業有限公司

DCCJ 5133 / 2007

香港特別行政區

區域法院

民事訴訟案件2007年 第5133號

----------------------

林利群 原告人
置邦興業有限公司 被告人

----------------------

主審法官:區域法院法官區慶祥(內庭聆訊)

聆訊日期:2008年 5 月 19 日

判案書宣判日期:2008年5 月 22 日

----------------------

判案書

----------------------

1. 在2001年9月16日,原告人林先生指在其所住單位,由於屋苑維修工程,發生了水渠爆漏的事件。林先生在本案中向置邦作為於屋苑的管理公司作出索償。

2. 此為置邦要求把林先生的索償剔除的申請聆訊。置邦依賴的主要理由為:

(1) 該申索陳述書並無披露合理的訴訟因由;

(2) 該申索陳述書屬惡意中傷,瑣屑無聊或無理纏擾;

(3) 該申索陳述書及申索是濫用司法程序。

背景

3. 就此剔除申請,相關的背景如下。

4. 置邦 (前稱怡高興業有限公司) 由1997年起,便為屯門兆康苑第1及2期的物業管理公司。

5. 林先生為兆康苑一單位之業主。他本人亦居住於該單位。

6. 在2001年9月,一稱為強記建築有限公司被委聘去維修更換該屋苑的污水渠系統。

7. 在所有關鍵時間,該屋苑已成立了一業主立案法團。委聘強記作出維修的事宜,是立案法團經會議決定後,跟強記簽下合約的。

林先生的申索

8. 根據林先生的申索陳述書及在法庭上的陳述,他對置邦的申索理據可歸納如下:

(1) 在2001年9月16日,凌晨時份,林先生單位出現了“未拆頂架板內淡水系統及佩件槽渠爆漏浸裂”問題[1]

(2) 林先生把事件報上管理處。但沒有人搶修,而有關紀錄亦突然失去[2]

(3) 置邦作為管理公司在上述事件的跟進上有所失責,沒有確保把“渠、槽、瓦仔、瓦片,頂背架,天花等”的工序“做番好”[3]

(4) 其後置邦職員更在事後把一先前送達給林先生單位的“開工紙”蓋上其印章,假稱林先生已送回該“開工紙”及並沒有表達對工程不滿[4]

(5) 由於上述所指稱爆渠事件及置邦的失責,引致林先生的損失,其中包括他須遷往酒店及短期暫住租住單位所產生的租金,在2001年9月16日至2006年 1月31日期間,因未能工作的收入損失及其它雜項費用的支出等等[5]

本剔除申請

相關原則

9. 沒有合理的訴因,是指在只參看申索書的所有指稱下,該訴因並不披露或擁有一些可能成功的機會。見:Hong Kong Civil Procedure 2008 ,第 18/19/6段。

10. 瑣屑無聊及/ 或無理纏擾的訴訟,是指一些不可用道理去辯論,或沒有合理基礎或勝訴機會的訴訟申索。見:Hong Kong Civil Procedure 2008 ,第 18/19/8段。

11. 再者,申索若已超越訴訟時效,但仍然展開,是可構成濫用司法程序而須被剔除的。見:Hong Kong Civil Procedure 2008 ,第 18/19/10段。

12. 法庭只會在清淅及明顯的上述情形下,才會行駛其酌情權把申索或抗辯剔除。見 :Hong Kong Civil Procedure 2008 ,第 18/19/4段。

討論

13. 在林先生確認了他在申索書中的訴因是如上文第8段所總結後,代表置邦的李律師公平地同意,她不能在這一階段說林先生的申索書沒有合理訴因。

14. 但李律師陳述,林先生的申索仍應被剔除,她的理由如下。

15. 李律師陳詞表示,由於涉案的爆渠事件在2001年9月16日發生,而林先生自己是即時及完全知悉此事件的。就算根據林先生自己的案情,他也已經立即匯報此事予管理處。故此,就有關他指稱置邦失責地沒有合適地跟進事件的追索,單從申索陳述書所載而看,不論是基於合約或侵權行為而提出,根據《時效條例》(香港法例第347章),第4條,最遲在2007年9月16日或左右便告喪失訴訟時效。基於這理由,林先生在2007年11月20日才提出的本訴訟應被剔除,因這是濫用司法程序。

16. 基於以下兩點理由,林先生反對李律師以上陳述:─

(1) 林先生說他是在2005年左右才發現置邦被指稱欺詐地弄來的上述“開工紙”,故此,基於《時效條例》的第26條,他的申索時效需由2005年,而不是2001年9月,起開始計算。

(2) 無論如何,他在2005年已在小額錢債案展開相關的申索,所以沒有超越訴訟時效的問題。

17. 本席不接納林先生以上的陳述,理由如下。

(1) 《時效條例》第26條的有關部份所述如下:

“欺詐、隱瞞及錯誤

26. 在欺詐、隱瞞及錯誤的情況下時效期的延後

(1) 在不抵觸第(4)款的條文下,凡訴訟的時效期由本條例訂明,而─

(a) 有關訴訟是基於被告人的欺詐行為;

(b) 被告人蓄意對原告人隱瞞任何有關原告人的訴訟權的事實;或

(c) 該訴訟是為解除某項錯誤所致的結果而尋求濟助,則時效期在原告人發覺、或經合理努力而應可發覺該欺詐行為、隱瞞或錯誤(視屬何情況而定) 之前,並不開始計算。

(2) 第(1)款內對被告人的提述,包括提述被告人的代理人,及被告人透過他而申索的人及該人的代理人。

(3) 就第(1)款而言,在若干時間內相當可能不被發覺的情況下蓄意地違反責任,即構成蓄意隱瞞涉及該宗違反責任的事實。

……”

(2)...

To continue reading

Request your trial

VLEX uses login cookies to provide you with a better browsing experience. If you click on 'Accept' or continue browsing this site we consider that you accept our cookie policy. ACCE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