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利群 訴 置邦興業有限公司

CourtDistrict Court (Hong Kong)
Judgment Date23 July 2008
Judgement NumberDCCJ5133/2007
Subject MatterCivil Action
DCCJ005133A/2007 林利群 訴 置邦興業有限公司

DCCJ 5133 / 2007

香港特別行政區

區域法院

民事訴訟案件2007年 第5133號

----------------------

林利群 原告人
置邦興業有限公司 被告人

----------------------

主審法官:區域法院法官區慶祥(內庭聆訊)

聆訊日期:2008年 6 月26 日及7 月 18 日

判案書日期:2008年7 月 23 日

----------------------

判案書

----------------------

引言

1. 本席於2008年5月22日頒下判案書(“前判案書”),命令把原告人林先生的本申索及申索陳述書剔除,理由是其訴訟是超越《時效條例》第4條所規定的時效後才提出。

2. 此聆訊為有關林先生的上訴許可申請,向上訴庭提出有關以上命令的上訴。被告人置邦反對申請。置邦亦提出傳票申請,若法庭給予上訴許可,應加以條款,要求林先生須先交付法庭上訴訟保證金,才可以上訴。

3. 有關本案的背景及本席作出剔除命令的理由,已在前判案書中列出,本席不會再作重覆。本判案書應與前判案書一併閱讀。

法律原則

4. 法庭在決定是否應給予申請人上訴許可,是須要考慮到上訴人所指出的上訴是否有一個真實的成功機會 (realistic prospect of success)。換言之,上訴人需要證明他的上訴理據有一個合理及可爭拗的案情。參閱: Ma Bik Yung v Ko Chuen (unreported,HCMP4303/1999,8 September 1999)第5段。

5. 另一方面,法庭在決定去是否剔除某一申索時,是行駛其酌情權而作出的。

6. 在這方面,上訴庭亦不會輕易改變原審法官或者推翻原審法官在行駛酌情權所作出的決定,除非上訴庭認為原審法官在行使這酌情權上犯上了明顯及嚴重的錯誤,又或者是錯誤地引用了一些法律原則。

本上訴許可申請

7. 在本申請中,林先生的擬上訴理據如下:

(1) 由於他在2005年才發現所稱被告人置邦的偽造“開工紙”,故他在那時才發現問題及訴因,所以有關的訴訟時效應由2005年起開始計算6年時間。本訴訟在2007年11月提出,並沒有超越時效。

(2) 置邦依賴“偽造文件”的做法,在前判案書頒下後,再次出現,因為其律師代表把沒有法庭蓋印的上訴保證金傳票送達予他,這明顯是置邦及其代表律師一貫的欺詐手法。

(3) 無論如何,由於受到所指稱置邦在本案中失責的後果影響,令他在2001年事發後的有關時段,精神飽受困擾,故不應把該段時間計算在《時效條例》的時效之內。在這情形下,他在2007年11月提出申索時,是沒有超越法定時效的。

8. 在本申請的第一次聆訊時[1],本席亦向雙方提出了 Incorporated Owners of Million Fortune Industrial Centre v Jikan Development Ltd [2002]4 HKC (CA) 的案例,邀請雙方作出陳述。該案例的其中一個結論,是上訴庭確認了大廈公契為屬於《時效條例》中第4(3)條所說的蓋印文據 (Specialty),故有關其訴訟時效應為12年。

討論

9. 有關林先生上述第7(1)及(2)段的擬上訴理據,本席不接納是帶有合理及可爭辯的上訴案情,理由如下:

(1) 本庭在前判案書中第17段指出,根據林先生的申索陳述書及案情,他的訴因是置邦的所稱失責行為。有關偽造“開工紙”的指稱,只是林先生用以支持說置邦掩飾“失責”的案情,而不是構成其訴因的重要原素,故此《時效條例》的第26條並不適用於本案中。

(2) 在本上訴許可申請中,林先生只是重覆他在原聆訊中的陳述及案情,並沒有提出令本席可以接納的陳述,指出為何本席以上的裁定是可爭辯的明顯犯錯,或錯誤地引用了法律原則。

(3) 至於有關置邦及其律師代表在送達沒有蓋印的上訴訟費保證金傳票,為偽造文件的“新”證據的說法,本席亦不認為可支持林先生的擬上訴有真實的成功機會:─

(a) 如上所說,有關偽造文件的指稱並不是林先生訴因的主要原素,故這所謂“新證據” 的說法,並不能反映本席以上的裁決是犯了明顯錯誤,

(b) 所稱的“新證據”與林先生的申索及案情訴因沒有任何關連,

(c) 無論如何,本席接納代表置邦李律師的陳述,在雙方傳票的送達上,《區域法院規則》並沒有規定該送達副本需要蓋上法庭蓋章的,所以這並不反映文件是偽造的指稱。

10. 本席亦不接納有關林先生在上述第7(3)段的擬上訴理據,是有真實勝算,理由是:

(1) 林先生的陳述應是建基於《時效條例》第22(1)條。這是一個在原聆訊中沒有提出的論據。

(2) 根據第22(1)條,若原訴人在他的訴因產生時,並無行為能力,該訴訟時效便相應停止計算,直至在該人停止無行為能力或去世日期起計6年。

(3) 在本案中,在有關原聆訊中已存檔的證據及申索陳述書中,清楚看到林先生在2001年9月本案中的有關所稱失責事件發生時,他已提出置邦“失責”的指責及向其作出書面的責任追究。其後時間,他亦一直向有關一方,包括置邦作出追究責任的行為。

(4) 在這情形下,沒有任何可爭議的說,在2001年9月事發後,林先生並不或並不應該知悉,他所依賴的失責訴因經已產生。也沒有任何證據支持一可爭議的案情,說他當時可爭議的並無相應提出訴訟的行為能力。

(5) 故此,本席認為林先生並未能提出一可爭議的上訴理據,說訴訟時效應被推遲計算。

11. 最後,本席也接納李律師的陳述,在林先生的申索陳述書中,完全沒有引用或依賴有關的大廈...

To continue reading

Request your trial

VLEX uses login cookies to provide you with a better browsing experience. If you click on 'Accept' or continue browsing this site we consider that you accept our cookie policy. ACCE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