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特別行政區 訴 李欽培

CourtCourt of Appeal (Hong Kong)
Judgment Date29 Apr 2016
Judgement NumberCACC425/2015
SubjectCriminal Appeal
CACC425/2015 香港特別行政區 訴 李欽培

CACC 425/2015

香港特別行政區

高等法院上訴法庭

刑事司法管轄權

上訴期間申請保釋

刑事上訴案件2015年第425號

(原區域法院刑事案件2015年第25號)

__________________

答辯人 香港特別行政區
申請人 李欽培 (LI YAM PUI, DAVID)

__________________

主審法官:高等法院上訴法庭法官彭偉昌內庭聆訊(公開)
聆訊及判決日期:2016年4月26日
判決理由書日期:2016年4月29日

1. 申請人申請保釋外出等候上訴。

2. 申請人被裁定有罪的罪名,以及相關的證據,可參考原審法官的《裁決理由書》,我無意在這裡重複。我只會直接及扼要地處理申請方的各項上訴理由,從而解釋我的結論。若嫌不足,與訟雙方也可向法庭申請索取是次聆訊的錄音及/或錄音謄本。根據我和雙方律師就各項議題的探討,聽/讀者會對我的思路有更深刻的理解。

3. 正如我在庭上指出,根據Archbold Hong Kong 2016第22-153段的論述,何謂‘不誠實’,並沒有一個放諸任何情況皆可的定義。法官要按照特定的控罪,向陪審團解釋‘不誠實’一詞在該案所函括的範圍,然後才把被告誠實與否的問題交予陪審團裁決。把上述原則適用於本案,控罪指申請人‘不誠實’,所指的就是“丁”無地,沒有資格申請建屋,卻向有關當局作出相反的訛稱,並以“套丁”的方法為發展商完成項目。這點原審法官是正確地抓住了,而且在接著的分析當中顯得合理持平。例如,“丁”都知道,他們不真正擁有土地這事,不能告知政府,否則申請將不會獲批,卻仍然隱瞞有關的事實,難道那還不能滿足Gosh案對‘不誠實’所定下的‘主觀測試’?(‘客觀測試’更不在話下。)至於申請方不斷提到的,政府對“套丁”的行為好像不聞不問等現象,那實在沒有多大的重要性。極其量,那只能支持“丁”有‘以為自己訛稱有地,不會有甚麼後果’的主觀想法。它不能顯示“丁”不知道自己不誠實。以上就是上訴理由(1)。

4. 上訴理由(2)投訴,原審法官的‘有罪’裁決,與陳樹雄[1]所定下的法律原則相悖。在這個標題之下,申請方既批評原審法官的分析過闊,另一方面又批評各項控罪的草擬不夠細緻,詳情可翻看他們的書面陳詞。然而,一個根本的問題是,和原審法官一樣,我不認為案的情況可與本案的情況相提並論。在案,除了須持有‘舊牌’之外,換‘新牌’並沒有先決條件,換牌的販商亦沒有披露其真正用途的責任,所以上訴法庭認為被告只應受到道德譴責而非負上刑責。相反,“丁”在申建房屋之前,必須有權有地,兩者缺一不可,但本案各被告卻明知故犯,用律師不在場時所簽下的秘密文件,消解向當局提交的文件的法律作用,從而製造出“丁”擁有土地的假象。還須指出的是,原審法官在他的判詞中表明,他不認為“丁”有披露的責任,但控罪所指的“隱瞞”和“虛假表示”亦只不過是對“套丁”行為的另一種表述(原審法官口中的“實際指控”),亦即與披露的責任的存在與否無關。

5. 上訴理由(3)投訴,原審法官錯誤地沒有分析,地政署雖然被誤導,但因此而批出的建屋牌照是否違反公眾利益。申請方的理據是:一,上訴法庭在Mo Yuk Ping[2]指出,在串謀詐騙政府部門的案件裡:“It is a conspiracy to defraud if the agreement is by dishonest representation or conduct designed to secure the performance or non-performance of a public duty which but for the representation or conduct would or would not, as the case may be, be performed, and in this regard it has been suggested that ‘it would seem that a public duty is a duty, the due performance of which is required in the general public interest’” (斜體字作強調);二,上訴法庭在Li Pui Wan v Wong Mei Yin[3]說過,“套丁”的行為實有例如是釋放土地作建屋用途及增加政府收入等益處。問題是,以上的說法,假設了上訴法庭在Li Pui Wan v Wong Mei Yin的觀察,是對“套丁”行為的終極評價。這明顯是不對的,反正法庭也沒有進行這種極終價值判斷的能力。若然申請方的進路正確,法庭就更須要在每宗詐騙政府的案件,就相關的行政行為的優劣利弊作出分析,訴訟將沒完沒了。

6. 申請人被判囚3年,在現階段看來實非明顯過重。既然如此,再加上我對上述各項上訴理由的初步評價,我不認為申請人應獲准保釋外出等候上訴。他的申請駁回。


(彭偉昌)
高等法院上訴法庭法官

答辯人:由律政司署理高級助理刑事檢控專員黃志偉先生代表香港特別行政區。

申請人:由何君柱律師樓轉聘黃敏杰資深大律師及李詠文大律師代表。



[1] 香港特別行政區訴陳樹雄 [2001-2003] HKCLRT 316。

[2] HKSAR v Mo Yuk Ping & Chung Sau Ling CACC 26/2006。

[3] Li Pui Wan v Wong Mei Yin [1998] 1 HKLRD 84。

To continue reading

Request your trial

VLEX uses login cookies to provide you with a better browsing experience. If you click on 'Accept' or continue browsing this site we consider that you accept our cookie policy. ACCE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