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美慧 對 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

CourtDistrict Court (Hong Kong)
Judgment Date14 September 2012
Judgement NumberDCCJ3918/2011
Subject MatterCivil Action
DCCJ3918/2011 劉美慧 對 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

DCCJ 3918/2011

香港特別行政區

區域法院

民事訴訟2011年第3918號

---------------------
原告人 劉美慧

被告人 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
--------------------

主審法官:區域法院周兆熊法官

聆訊日期:2012年7月31日

頒下判決書日期:2012年9月14日

----------------

判決書

----------------

1. 本庭需要裁決的,是原告人於2011年12月30日和2012年4月13日提出的申請。

2. 2011年11月23日,被告人提出要求剔除原告人申索陳述書的申請。2012年1月20日,本庭開始聆訊該申請。在該日,本庭按原告人的要求,把聆訊押後至2012年3月20日。3月20日,在聆訊期間,原告人要求把案件押後至2012年4月13日,以待原告人呈遞草擬申索陳述書的修訂本。4月13日,本庭把案件押後至5月11日,以待被告人對原告人草擬的修訂本作出是否反對的決定。5月11日,本庭把案件押後至7月31日,以聆訊原告人要求把申索陳述書修訂的申請。

2012年4月13日提出的申請

3. 原告人的申請,是要求淮許她的申索陳述書作出修改。原告人的擬修訂申索陳述書包括以下的部份 :-

(1) 案情簡介;

(2) 案發經過;

(3) 訴訟因由;

(4) 請求事項;

(5) 損失;及

(6) 民事賠償計算。

4. 擬修訂的“案發經過”如下:-

'2. 案發經過

本人於2006年7月12日晚 前往長沙灣惠康超級市場購買日常用品 當本人購買完畢 前往收銀處繳款時 有一名黃姓男子 借故沒有購貨 又趕時間 從本人身旁狹窄通道不付款經過 經過時 用手觸碰(摸)了本人的臀部右中下方位 大約5秒 本人感到相當驚慌 憤怒 羞愧和嘔心 並尖叫後尾隨追出 並大呼“捉住佢 死鹹濕佬” 向途人呼救 恰巧有一名高姓警員經過 喝住疑犯唔好走 走物點解走…”黃姓歹徒終於停下腳步 黃姓歹徒停下後 吊兒郎當Fing下Fing下地因為佢挑睪我囉 後高姓警員向他登錄身分證資料 查問案情 大約兩分鐘時間 本人便開始錄音 之後 於高姓警員調查期間 黃姓疑犯還fingfing下地望住本人說:想玩野啊 好啊 玩大D啊” 但該名警員即刻喝住黃姓歹徒說:“你唔好講咁多野 你明唔明我講物 唔好講野…你要服從啊”…並對本人說“係你心目中 各個都係鹹濕佬啦…成日搞搞震 玩野 出言侮辱 令本人感到相當難過 驚慌 被人排斥 敵視 輕視和嘲笑 最後 在視察完惠康的通道和環境後 高警員並以惠康沒有錄影帶提供 告知本人沒有證據起訴黃姓歹徒 事件不做刑事案件處理 便草草結案

本人曾就此事 向警察投訴科投訴 投訴該警員疏忽職守 行為失常 和說謊做偽證 案件編號CAPO RN06000934 警察投訴科主任莫慶榮於2008年1月7日回覆本人說 有關的警務人員否認指控 並自稱已按照適當程序處理案件 由於沒有證人或佐證支持 此案被列為〈無法證實〉類處理 但本人投訴期間 已將當日有關的錄音資料交給警察投訴科調查

於本人訴訟期間 被告提交2010年警察投訴科的第二份調查報告 雖然 更改了上述調查結果 証實高警員曾經對本人作出不必要的評論 且已作出適當處分 但本人完全無法得知處分在哪裡體現 至於高警員的疏忽職守 警察投訴科仍列為無法證實類 更是本人無法接受的 本人無法不合理懷疑投訴警察科職員有串謀之嫌 因為 從錄音資料可輕易聽出 (1) 疑犯畏罪潛逃的事實(笑咪咪地走左去 & 到昌華街和福華公園兩個Kit位被攔截)(2) 報案報告中清楚顯示惠康通道非常狹窄 疑犯選擇如此貼近本人身體通過 任何合理的正常人 都能理解這是預謀侵犯的行為 絕非意外 (3) 高警員在登錄黃姓疑犯身份資料後 便以疑犯辯護律師自居 深怕疑犯說錯話 不斷代表疑犯道歉 更教唆疑犯不要說話 且要服從他的指揮 使疑犯可輕易循合法意外的籍口脫罪 但2005HKSAR訴楊立志案中 杜法官指出 蓄意的觸碰 可排除意外觸碰的可能性 即已構成非禮罪行 所以 即使高警員故意以辯護律師般教唆疑犯行事 仍無法否決疑犯蓄意通過通道 觸摸本人身體 和蓄意畏罪潛逃的事實 即疑犯已經觸犯非禮刑事罪行的事實'

5. 在“訴訟因由”之下,原告人列出a、b、c、d 的綱領,在每個綱領之下她列舉事實,以作支持:

a. 黃姓疑犯構成非禮罪行之事實;

b. 高警員欠缺謹慎拘捕疑犯之責任,且故意侵權疏忽職守之事實;

c. 高警員惡意侵權地破壞和詆毀本人誠信名譽之事實;

d. 高警員故意教唆疑犯並觸犯偽證,行為失當妨礙司法公正之事實。

6. a 項的行為即使是事實,責任須由黃姓疑犯負上,與被告人無任何關係,因此對被告人不構成訴因。

7. 在 b 項之下,擬修正的申索陳述書列出以下4 點:-

“(i) 根據香港法例第232章第10條 & 第50條的規定 高警員有拘捕任何他有合理理由相信他們觸犯刑事罪的疑犯 即使沒有申請手令 也要將他們帶到法庭 接受聆訓的謹慎職責 但明顯高警員明知疑犯畏罪潛逃 需要拘捕和深入調查 卻故意疏忽職守 在本人質疑和催促下 都故意不去做出拘捕的工作 甚至還以疑犯辯護律師自居 教唆疑犯 不要說話 要服從他的指揮 以佈成意外觸碰之局面 藉以協助疑犯逃脫法律責任 在本人提醒疑犯已成猥瑣罪行 且就來離開犯罪現場 高警員仍堅持要私放疑犯

(ii) 高警員在明知疑犯畏罪潛逃 被自己親自攔截 完全符合非禮罪之客觀要素的情況下 且僅在登錄疑犯的身分資料和查閱疑犯兩分鐘後 完全未做任何深入的調查...

To continue reading

Request your trial

VLEX uses login cookies to provide you with a better browsing experience. If you click on 'Accept' or continue browsing this site we consider that you accept our cookie policy. ACCE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