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德偉 對 香港童軍總會

CourtDistrict Court (Hong Kong)
Judgement NumberDCCJ4070/2013
Subject MatterCivil Action
DCCJ3828C/2013 SCOUT ASSOCIATION OF HONG KONG 對 LI TAK WAI

DCCJ 3828/2013及
DCCJ 4070/2013(合併)

香港特別行政區

區域法院

民事訴訟2013年第3828號

---------------------

原告人 SCOUT ASSOCIATION OF HONG KONG
被告人 LI TAK WAI

--------------------

香港特別行政區

區域法院

民事訴訟2013年第4070號

---------------------

原告人 李德偉(LI TAK WAI)
被告人 香港童軍總會
(SCOUT ASSOCIATION OF HONG KONG)

--------------------

(按照黎達祥司法常務官2013年 12月10日的命令合併)

主審法官: 區域法院暫委法官吳敏生內庭聆訊(公開)
聆訊日期: 2016年5月25日
判決書日期: 2016年10月26日

-------------------------

判決書

上訴許可)

------------------------

1. 本訴訟已於2015年7月6至10,13及14日在本席席前進行聆訊,本席亦於2015年12月29日頒布本訴訟的書面判決書(以下簡稱「判決書」)。本席就本訴訟的判定(詳記於判決書的第123至127段)簡略如下:

(1) 就原告人第一項申索,被告人需要歸還2筆(人民幣81,600.00元 + 人民幣19,941.00元)款項給原告人。

(2) 就原告人第二項申索,被告人需要賠償給原告人合共人民幣5,163.60元。

(3) 本席裁定被告人的第一、四、五、六及七項反申索不成立。

(4) 就被告人的第二項反申索,原告人須付還被告人總共人民幣22,528.00元及HK$7,250.00。

(5) 被告人的第三項反申索,原告人須付還被告人總共人民幣14,605.70元及HK$876.00。

(6) 被告人的第二及第三項反申索原告人須付還被告人的人民幣款項可抵銷原告人第一項申索被告人需要歸還給原告人的2筆款項。因此,本席下令被告人支付原告人 (A)人民幣67,407.30 (81,600.00 + 19,941.00 – [22,528.00 + 14,605.70 – 3,000.00 {被告人承認已收到的零用現金}])元; 及 (B)人民幣5,163.60元。

(7) 原告人亦須支付被告人HK$8,126.00(7,250.00 + 876.00)。

2. 就本訴訟的訟費而言,本席裁定 (1) 被告人須支付原告人的申索訟費;(2) 被告人須支付原告人85%的反申索訟費。(以下簡稱「該訟費命令」)。被告人於2016年1月11日就該訟費命令發出傳票(以下簡稱「11/1/16 傳票」),主要要求法庭:

(1) 更改該訟費命令,因為判決書中判定申索方與反申索方雙方申索也有得直,因此按一般原則,雙方應對訟費各自負責(以下簡稱「更改訟費命令的申請」);及

(2) 被告人正對判決進行上訴,被告人在這個案件有勝訴機會及合理辯護證據,要求暫緩執行該訟費命令(以下簡稱「暫緩執行訟費命令的申請」)。

3. 被告人不滿意於判決書內有關的判決,於2016年3月5日以傳票方式向法庭申請上訴許可(以下簡稱「5/3/16 傳票」),聆訊安排於2016年5月25日進行。

4. 於聆訊11/1/16 傳票當天,因為暫緩執行訟費命令的申請與被告人擬進行的上訴是否具備真正成功前景(即是,上訴理由的強弱)有着莫大的關連,而且11/1/16 傳票、支持誓章及陳詞大綱並沒有附上或列出草擬的上訴理由,本席於是將暫緩執行訟費命令的申請押後至2016年5月25日與被告人的上訴許可申請一併處理。本席希望此舉能給予被告人充份的時間準備他的上訴理由及暫緩執行訟費命令的申請理據。就此舉,原告人沒有異議。[1]

5. 因此,於2016年5月25日聆訊當天,本席需要處理應否給予被告人上訴許可,及應否暫緩執行該訟費命令。

6. 本訴訟的背景事實、原告人的申索、被告人的反申索、及本訴訟的爭議已詳細開列在判案書中的第4至第 34段,在此不再贅述。本席在以下的分析會沿用判案書的縮寫。

審批上訴許可的法律原則

7. 《區域法院條例》第63(1)條規定:-

“(1)...... 在有法官或上訴法庭許可的情況下,可就法官在任何民事訟案或事宜中作出的每項判決、命令或決定,向上訴法庭提出上訴”

8. 根據《區域法院規則》第63A(2)條,法庭除非信納有關上訴有合理機會得直,或者有其他有利於秉行公正的理由,致使上訴應進行聆訊,否則不得批予上訴許可。

9. 被告人的陳述顯示,他不是以「其他有利於秉行公義的理由」為原因進行有關上訴,因此在本聆訊中需要考慮的是:被告人的上訴是否有合理機會得直。

10. 被告人須證明他方有可辯論的案情,而該案情在上訴時會有合理的獲勝機會。合理的獲勝機會是指有關機會不應只是「想像出來」(FANCIFUL)的機會,但不需是「很有可能」(PROBABLE)的機會 (請參閲案例: SMSE V KL [2009] 4 HKLRD 125); KNM V HTF, HCMP 288/2011[2])。

11. 假如上訴所針對的是原審法官在基本事實方面的裁決,上訴法庭只會在確定原審法官的事實裁斷明顯是錯誤的,才會推翻該等裁斷,否則即使對裁斷是否正確有所懷疑,亦會尊重原審法官的結論。 (請參閲案例: TING KWOK KEUNG V TAM DICK YUEN & OTHERS (2005) 8 HKCFAR 387; BANK OF CHINA (HONG KONG) LIMITED TSANG SHEUNG BUN (曾尚彬) (CACV 7/2013) (未經案例彙編報導) 一案上訴法庭2013年10月16日 判案書第24段)。

上訴理由

12. 被告人不服判決書內有關的判決,遂於2016年3月5日以5/3/16 傳票向法庭申請上訴許可。被告人於同日向法庭存檔了日期為2016年3月4日的1頁誓章(以下簡稱「支持誓章」)。支持誓章的內容和5/3/16 傳票內容基本上完全一樣,只是空泛地談及他擬進行的上訴理由,並沒有就他擬進行的上訴提出任何實則的上訴理據。

13. 被告人向法庭提交就申請上訴許可的陳述(以下簡稱「被告的書面陳述」)、就原告人2016年5月19日回覆的回應與補充資料(以下簡稱「被告的書面回應陳述」)、及於2016年5月25日聆訊當天提交的附加陳述(以下簡稱「被告的書面附加陳述」)與支持誓章的空泛内容截然不同。

(1) 被告的書面陳述有18頁之多,內夾附一份117頁批評判決書的文件(以下簡稱「被告的判決書評論」)及一份23頁被告人已改錯字的结案陳詞。

(2) 被告的書面回應陳述及被告的書面附加陳述亦分別有8頁及4頁之多。

14....

To continue reading

Request your trial

VLEX uses login cookies to provide you with a better browsing experience. If you click on 'Accept' or continue browsing this site we consider that you accept our cookie policy. ACCE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