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穎怡 訴 鄧可誌

CourtDistrict Court (Hong Kong)
Judgement NumberDCCJ5328/2006
Subject MatterCivil Action
DCCJ005328/2006 溫穎怡 訴 鄧可誌

DCCJ 5328/2006

香港特別行政區

區域法院

民事訴訟案件2006年5328 號

------------------------------

WAN WING YI LINDA 溫穎怡 原告人
and
TANG HO CHI 鄧可誌 被告人

------------------------------

主審法官 : 陳美蘭法官

聆訊日期 : 2007年10月22-24日

頒下判決書日期 : 2007年 12月4日

判 決 書

1. 原告人溫女士在此案向其前夫,鄧可誌先生,申索一筆她聲稱是在婚姻期間借給鄧的款項。溫亦依賴兩份鄧親筆書寫和簽名的文件,確認他欠溫$300,000 及$250,000。溫聲稱鄧償還部分債項後拒絕清還餘數$521,093.35,因此起訴鄧追討。

2. 鄧否認曾向溫借錢,聲稱所涉及的款項,全都是溫同意付出的家庭開支,以分擔鄧當時的財困。至於溫所依賴的欠據,鄧聲稱他是在溫強逼下簽該文件的,當時他失業,溫離開了他及兒子,兒子又有腎病,鄧身、心靈受壓,並無選擇餘地,只得屈服,簽下溫要求的欠據。

3. 本案的爭議點為:

(1) 本案所涉及的款項是貸款還是溫同意付出的家庭開支 ?
(2) 溫有沒有理據強制執行鄧所簽的欠據 ?

本案所涉及的款項是貸款還是溫同意付出的家庭開支 ?

4. 雙方沒有爭議的,是他們1992年結婚,2004年12 月4 日正式離婚。2003年5 月,溫離開了她與鄧的家,之後申請離婚。

5. 溫聲稱她在婚姻期間, 從2000年8月至2002年9月這一段時間,鄧曾多次向她借錢,每次她都是以支票形式借錢給鄧。她2003 年5 月離開了鄧後,沒有空翻查鄧共欠她多少錢,因此於2003年12月9日只是要求鄧簽一份文件,確實鄧欠她$300,000。後來她有時間翻查記錄,發現鄧其實欠她不少於$550,000。她於是在2004年4月25日再聯絡鄧, 要求鄧簽多一份文件,證明他欠她的餘數,鄧亦因此應她要求再簽了一張$250,000的欠單,並說會“日後全數清還或分期清還”。

6. 根據鄧的證供,他本是全職教師,但自從1998年首開始,他成爲超額教師,因而在1998年至2003 年間,多次失業,其間只是做代課老師等的非全職工作,收入大減。鄧聲稱,1997年他做全職教師時的每月收入是$25,000;1998 至1999 年的每月收入是$14,650;1999年至2000年的總收入是$45,593;2000年的總收入是$28,075;而2001至2002年的每月收入是$15,345。鄧在他呈堂的文件中列出每月的家庭費用,聲稱是約$32,770 (2001年8月前是$29,110)。鄧的證供表示他由1998年至2002年期間,入不敷支,他自己的收入是不可能支撐一家三口加一個女傭的日常開支的。他聲稱在他離開他的全職工作時, 溫曾安慰他,並稱說她會撐起家庭的開支,雖然他們當時亦不知道鄧的失業期間會有多長久。

7. 鄧亦解釋,結婚的初期,當他們兩人皆有固定工作收入時,他們之間的協議是鄧的一份收入主要當家用,溫的一份則當後備及儲蓄。1998年他失去全職工作時,溫表示願意先獨力支撐一頭家用的説法,鄧稱等如溫的口頭承諾,亦代表他們之間的一種新的合作形式。因此鄧說溫所稱的貸款,全部只是她為家用而自願付出的金錢。

8. 溫否認她用支票開出的款項代表家用的支出。她堅持,她與鄧結婚之前,鄧曾經承諾會負擔全部家庭開支。她因此辭去她婚前二級圖書館長一職。雖然結婚5個月後,溫選擇再出來工作,但是她否認鄧所謂鄧的一份薪金用作家庭開支,她的一份薪金用作後備及儲蓄的説法,因鄧已承諾負擔全部家庭開支。溫亦聲稱事實上,她也有分擔部分的家庭開支,因她有用她自己的信用卡和她名下鄧的附屬卡購買家庭日常用品、食物、兒子的玩具等,亦有用信用卡購買個人物品。此外,溫稱她有透過其儲蓄戶口支付全家人的保險費,並以支票方式繳交家居管理費和兒子的補習費。

9. 溫認爲鄧在1998年至2002年期間,並非完全失業,亦不接受鄧所說他在該期間得到的收入。可是,雙方都沒有在本案提供足夠的文件證據,以顯示他們各自的收入和開支,在此情況下,本席不能在這方面作出更全面的審核。但在考慮了溫、鄧二人所有的證供後,本席認爲顧及到鄧1998年至2002年之間的工作及收入狀況,溫在她丈夫失業及收入不穩定的時候,同意負責家庭開支的説法,存在一定的内在可能性。本席不可置信, 在婚姻期間,夫妻任何一方會向另一方“借”家用,除非事前明確指定付出的錢是借貸並需要對方償還的。本案並無此方面的證據。同時,以溫的説法,在婚姻期間,鄧不時向她要求數目不等的貸款,但在她所稱的借貸期間(1998 至2002年),她從沒有問鄧貸款的用途,亦沒有問他借錢的原因。本席認爲溫這説法同樣不存在内在的可能性。 更重要的事,從溫所提供的支票副本,她是在2000年8月至2002年2月期間,每月開出數額大致相約的支票給鄧的,數目由$17,000至$20,000,少數涉及$12,000 、$13,000、$15,000 及$21,000之數目。本席認爲,溫每月付出一筆定數給鄧的做法,符合鄧所指的作家用用途,多於溫所指的貸款用途。當然,溫稱她的貸款包括一筆2002年9月時的$240,000。但根據鄧的説法, 這筆款項,他都是用來作家庭開支用途,並指出該款項只可足夠抵消他們八個月的家庭開支。在沒有其他證據之下,本席不能對所有款項的用途作出猜測,而接受溫對鄧用款的各種指控。

10. 在聆訊期間,...

To continue reading

Request your trial

VLEX uses login cookies to provide you with a better browsing experience. If you click on 'Accept' or continue browsing this site we consider that you accept our cookie policy. ACCE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