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特別行政區 訴 黃子安

Court:High Court (Hong Kong)
Judgement Number:HCMA114/2012
Judgment Date:13 Jul 2012
HCMA114/2012 香港特別行政區 訴 黃子安

HCMA 114/2012

香港特別行政區

高等法院原訟法庭

定罪上訴

案件編號:裁判法院上訴案件2012年第114號

(原九龍城裁判法院傳票2011年第26124號)

______________________

答辯人 香港特別行政區
上訴人 黃子安

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主審法官:高等法院暫委法官陳慶偉

聆訊日期:2012年6月12日

判案日期:2012年7月13日

1. 上訴人經審訊後,被裁定一項「不小心駕駛罪」罪名成立。他不服有關裁決,現上訴其定罪。

控方案情

2. 2011 年5 月27 日,控方第一證人駕駛電單車,以時速30至40 公里,沿窩打老道南行左一線行駛,該路段是4 線行車的。當天天氣晴朗,光線充足,路面正常,右方路面較為多車。

3. 當控方第一證人駛至窩打老道與蘭開夏道交界的交通燈時,上訴人所駕的輕型貨車突由左二線切入左一線,輕型貨車的左車門中間部分與電單車的右把手發生碰撞,電單車被推向左方,擋風玻璃更撞往行人路的鐵欄。碰撞後,輕型貨車駛前約1 個車距後停下來。

4. 除電單車的把手及擋風玻璃損毀外,控方第一證人的右腳及右膊亦受傷,他亦留意到輕型貨車的車門中間部分有少許凹陷痕跡。

辯方案情

5. 上訴人駕駛其輕型貨車沿窩打老道左二線,以時速20 至30 公里行駛。當他駛近蘭開夏道的交通燈時,他先亮起左指揮燈,看過左側及車內倒後鏡後方才切線。切線前,他看見控方第一證人所駕的電單車正於左一線上距離其輕型貨車7至8 個車距後行駛。切線期間,上訴人從其車內倒後鏡看見電單車加速,以高於時速50 公里駛前。當上訴人駛前不遠後,他聽見有東西撞及其輕型貨車的車尾部分,於是立即將車停下。

6. 上訴人表示其輕型貨車因是次交通意外導致車尾防撞桿出現凹痕。由於輕型貨車為工程車,故車身上本已存有不少花痕,至於中門位置的損毀實是於另一次意外所造成的。

上訴理據

7. 上訴人大律師提出四項上訴理據,本席祇處理其中的一項,即控方沒有提醒上訴人及法庭有關控方第一證人的交通定罪紀錄,而致使上訴人沒有機會就這些紀錄盤問證人;而裁判官於裁定控方第一證人的可信性及可靠性時,也沒有考慮過控方第一證人的交通定罪紀錄。

討論

8. 初審時,上訴人沒有律師代表,至於控方則由一名見習律師代表。代表控方的律師雖然在開審前曾將控方第一證人的交通定罪紀錄披露予上訴人,但在控方第一證人作供時,無論控辯雙方均沒有就此向控方第一證人進一步發問。在一般的刑事審訊中,若被告人是有律師代表的,這當然不是問題,但是本案的上訴人當時是自辯的,他可能不懂,也可能未能理解控方第一證人的交通定罪紀錄在本案或有舉足輕重的關係。

9. 控方第一證人的交通定罪紀錄顯示他在2007 至2011 年期間,共有8 次的超速定罪紀錄,其中兩次超越時速15 至30 公里。

10. 上訴人初審時的抗辯理由是電單車突然加速駛前,導致兩車相撞,因此控方第一證人過往的超速定罪紀錄可能影響他講及其駕駛態度的可信性。

11. 本案基本上是一宗單對單的案件,證人的可信性及證供的可靠性至為重要。裁判官在作出裁斷時因為完全不知道控方第一證人這等超速定罪的紀錄,他亦沒有將之列入考慮之列,這令定罪存有不穩妥的地方。

12. 是次的交通意外,除電單車有損毀外,控方第一證人的右膊及右腳亦受傷。考慮到以上所述,本席下令將本案交由另一裁判官重新審理。在作出重審決定前,本席亦已考慮過其他的上訴理據,這等其他的上訴理據不足以影響上訴聆訊的結果。因下令重審的關係,本席不在此詳述。

13. 定罪上訴得直,案件交由另一裁判官重新審理。基於上訴得直的理由純屬技術性,故拒絕上訴人的訟費申請。

(陳慶偉)
高等法院原訟法庭暫委法官

答辯人:由律政司高級檢控官林穎茜代表香港特別行政區

上訴人:由李紹基律師事務所轉聘蕭淑瑜大律師代表

To continue reading

Request your tri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