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美慧 對 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

CourtDistrict Court (Hong Kong)
Judgment Date12 December 2014
Judgement NumberDCCJ3918/2011
Subject MatterCivil Action
DCCJ3918B/2011 劉美慧 對 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

DCCJ3918/2011

香港特別行政區

區域法院

民事訴訟2011年第3918號

----------------------------
原告人 劉美慧
被告人 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
----------------------------
主審法官: 區域法院法官高勁修
聆訊日期: 2014年11月24及25日
判案書日期: 2014年12月12日

------------------

判案書

------------------

1. 這是一宗誹謗案件。

2. 原告人(劉女士)指一名警務人員在執行職務時誹謗她,於是提出本案,向被告人(特區政府)索償100萬元。

事實背景

3. 2006年7月12日晚上,劉女士在超級市場購物時,感覺到臀部被人觸碰,懷疑被人非禮。

4. 一名軍裝警員(後知為高警長)正巡經上址,在超級市場外截停一名男子(後知為黃先生)。經調查後,高警長認為沒有足夠證據顯示黃先生干犯刑事罪行,拒絕拘捕黃先生。

5. 劉女士不滿高警長的處理,與他爭論。劉女士指高警長爭論時以言語詆毀她。

審訊

6. 案件展開後,劉女士曾申請修改申索陳述書,以祈把指控改為:

(1) 「黃姓疑犯構成非禮罪行」;

(2) 「高警[長]欠缺謹慎拘捕疑犯之責任,且故意侵權疏忽職守」;

(3) 「高警[長]惡意侵權地破壞和詆毀本人誠信名譽」;及

(4) 「高警[長]故意教唆疑犯並觸犯偽證,行為失當妨礙司法公正」,

以及請求法庭:-

「按照普通法以及香港法例條例對被告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轄下的警務署職員涉及之疏忽職守 誹謗 行為失當 妨礙司法公正 以及偽證罪行做出侵權罪名成立的判令 並移交刑事罪行給律政司司長審批 並將黃姓疑犯涉及之非禮刑事罪移交律政司司長審批

a. 請求法庭本著司法公正的原則 將高警[長]觸犯偽證罪 教唆罪 行為失當 和妨礙司法公正罪移交律政司司長審批和跟進

b. 請求法庭本著司法公正的原則 判決高警[長]故意侵權地欠缺謹慎責任 疏忽職守成立 並對本人做出相關的民事賠償

c. 請求法庭本著司法公正的原則 判決高警[長]故意侵權地破壞和詆毀本人的誠信和名譽罪成 並對本人做出相關的民事賠償

d. 請求法庭本著司法公正的原則 將黃姓疑犯觸犯的非禮刑事罪 移交律政司司長審批和跟進 並徹查高警[長]與黃姓疑犯之間的關係 以釐定高警[長]犯罪的動機和目的」。

7. 特區政府提出反對,區域法院法官周兆熊判決只批准劉女士提出有關「高警[長]惡意侵權地破壞和詆毀本人誠信名譽」的指控,以及請求法庭「判決高警[長]故意侵權地破壞和詆毀本人的誠信和名譽罪成 並對本人做出相關的民事賠償」,其他擬提出的指控和請求不予批准[1]

8. 劉女士其後就周法官的判決申請上訴許可,但不獲批准[2]

9. 案件開審時,劉女士在其開案陳詞要求本席:-

(1) 就於高警長「欠缺謹慎責任,故意疏忽職守,並數次故意向法庭做出虛假的陳述,妨礙司法公正,行為失當 ... 提請律政司司長介入刑事調查」;以及

(2) 關於她「遭人非法跟蹤,滋擾,攻擊,身體受傷害等事實,提請律政司司長介入刑事調查」。

10. 劉女士沒有成功上訴周法官的決定,該判決對她有約束力,不可在審訊時重提舊事。

11. 此外,根據劉女士經修訂的狀書,她依賴的訴因是誹謗,被告人是特區政府,不可在審訊時提出其他針對不知名人士的訴因。

12. 因此,本案的審訊範圍,只限於有關高警長誹謗的指控。

13. 劉女士亦在開案陳詞提出,當天與高警長的對話有八段誹謗字句[3],相比她在狀書提出的指控新增六段。

14. 上訴法庭曾在匠心髮型一案[4]指出:-

「以誹謗為訴因,原告人必須在申索陳述書列出被告發佈的言論的形式,及為何言論有誹謗涵義,即為何會令原告在普遍合理正常人的心目中的地位會降低(見Sim v Stretch [1936] 2 AER 1237 at 1240 per Lord Atkin)。原告亦需將聲稱的誹謗言論一字不漏地列出,而非只列出言論的性質和後果(見Collins v Jones [1955] 1 QB 564)。」

15. 《區域法院規則》第82號命令第3(1)條亦規定:-

「凡在永久形式誹謗或短暫形式誹謗的訴訟中,原告人指稱遭投訴的言詞或事宜是含有其一般涵義以外的誹謗意思,則原告人必須提供他所倚據的支持該意思的事實及事宜的詳情。」

16. 劉女士在經修訂的申索陳述書只提出當晚對話中有兩段字句屬於誹謗[5],特區政府亦只是就該兩段字句提出抗辯[6]。劉女士在開審時才提出新的誹謗指控,有違上述的法律原則,亦對被告人不公,因此不獲批准。

17. 特區政府沒有否認高警長事發時是政府僱員,並正在執行職務,若然他干犯侵權行為,政府作為其僱主須承擔轉承法律責任。本案的關鍵在於高警長有否干犯侵權行為,即是否有誹謗劉女士。

18. 根據存檔的抗辯書,特區政府承認高警長曾說出該兩段被指為誹謗的字句(第5(5)及(6)段),但否認是誹謗(第7及10段),並提出「公允評論」作為抗辯理由(第9及11段)。

19. 代表特區政府的孫律師開案時提出,劉女士的投訴屬於「短暫形式的誹謗」(slander),除非是一些特定指控,否則她需要證明自己蒙受「專項損害」(special damage),方可進行訴訟。

20. 因此,審訊的主要爭議在於:-

(1) 涉案的兩段字句是否具有誹謗成份;

(2) 劉女士是否可就指稱的短暫形式誹謗進行訴訟;及

(3) 特區政府可否以公允評論作為免責辯護。

證據

21. 劉女士和高警長均有作供。

22. 劉女士的證供,詳細記錄在她的書面供詞[7],可簡述如下:-

(1) 劉女士指自己自1999年起遭人「莫名跟蹤騷擾 包括性騷擾 工作極不穩定 經常莫名被人解僱」。她曾經委託私家偵探進行調查,但不得要領,所以習慣把日常的遭遇記錄下來,例如把她與其他人的對話錄音,目的是要「將這些不法之徒繩之於法」。

(2) 當晚事發之前,她曾到長沙灣警署報案,把搜集得來的「證據」(例如錄音片段)交給警方,希望「解決原告人長期遭人跟蹤偷窺和性騷擾的困擾」,但「長沙灣警署職員 對原告人一直懷有不信任 敵意 輕視和排斥的偏見」。

(3) 劉女士堅持她在超級市場內被黃先生非禮。她指事發地點(即收銀處通道)非常狹窄,只有約0.62米寬,她側身付款時僅餘約0.27米的通道,黃先生是「借故沒有購[物] 又趕時間 從本人身後狹窄通道側身不付款經過 經過時用手觸碰(摸)了原告人的臀部右中下方位大約5秒」,事後又沒有道歉,明顯非禮。

(4) 劉女士把當晚發生的事,與1999年起的遭遇聯繫起來,認為香港警方以致路過途人都「公開不信任嘲笑 敵意 輕視和排斥」她。

(5) 她把當晚與高警長的對話錄音呈堂[8],當中記錄了該兩段被指為誹謗的說話。

(6) 劉女士投訴的第一段字句,經雙方協議為:「你如果要報案number攪攪陣,你企晌到等我…等我寫好晒啲野。」劉女士認為字句「具有負面 詆毀 搗蛋 惡作劇 不老實 信不過的意思」。

(7) 劉女士投訴的第二段字句,經雙方協議為:「個個都咸濕㗎啦,喺你心目中可能個個都咸濕㗎啦,啱唔啱呀。」劉女士認為字句「意指本人經常說謊 抵賴他人 誠信有問題 信不過 所以 不用理會 不用去執行拘捕疑犯的職務 疑犯肯定是無辜的 只是本人冤枉了他 又或是本人經常行為不端 被人非禮慣了 無須理會」。

(8) 劉女士認為高警長當晚「嚴重欠缺謹慎責任違反警隊條例 疏忽職守 行為失當」,以及故意說出「充滿不信任 敵意 輕視和排斥的詆毀說話 詆毀原告人的名譽 和人格 令原告人名譽和精神受到嚴重傷害」。她提出:「任何人指稱另外一個人玩嘢 信不過 是相當嚴重的詆毀 … 在本案中 指控原告人是個信不過玩嘢的人 是執法的警方 一般人對警方的說話都有偏執性的信任 這更加對原告人的名譽和情感造成嚴重的傷害」。

(9) 劉女士認為高警長「包庇疑犯」,事後卻獲得晉升,明顯涉及「利益輸送」。

(10) 劉女士又指高警長在事後的調查和法律程序中「數次於宣誓後故意在數個關鍵問題上做出與事實不符之虛假陳述」,質疑高警長的誠信。

23. 高警長現已退休,他的證供詳細記錄在他的書面證供[9]

24. 據他所說,當晚他軍裝巡邏至超級市場附近,劉女士向他投訴被人非禮,並指出一名年約40多歲男子(後知是黃先生)。他留意到黃先生雙手握着拐杖,需要依靠拐杖行走,其中一隻手還拿着物件。他向劉女士和黃先生作出調查,黃先生否認碰到劉女士,但表示如果有不小心碰到她,願意作出道歉。高警長亦有到超級市場調查,向收銀員和經理查詢,發現沒有證人或閉路電視錄影,但留意到收銀處的通道非常狹窄。

25. 高警長解釋:「綜合本人向上述各人查詢的結果及對現場環境的觀察,本人認為該名男子可能沒有碰到原告人。即使該名男子的確有碰到原告人,亦可能是因為收銀處的通道非常狹窄,而該名男子行動不便,同時他其中的一隻手又拿著一袋物件,因此他才會不小心碰到原告人。本人認為事件沒有刑事成份,而該名男子其後亦向原告人道歉,於是將案件記錄為雜項案件,並沒有採取進一步行動。」

26. 高警長承認當晚與劉女士爭論時,說出該兩段被指為誹謗的說話,但否認有冒犯之意。他解釋,劉女士當時較為激動,在劉女士多次追問下他說出第一段字句,目的是要穩定情況,繼續現場的工作。而他說第二段字句的目的,「是為了向原告人解釋她認為該名男子很『咸濕』 只是她的主觀意見,假設原告人認為所有男子均是『咸濕』亦只是她的主觀意見,這不代表該名男子有非禮過她。」

27. 高警長補充,事發之前並不認識劉女士或黃先生;事後獲得晉升,亦與此案無關。

28. 如前述,劉女士把她與高警長的爭論錄音,錄音記錄了現場情況,包括該兩段被指為誹謗的字句。雙方為着審訊各自製備了錄音謄本,但未能就內容達成共識。對於被指為誹謗的字句,雙方沒有爭議。就於雙方有爭議的內容,經本席當庭再三聆聽相關錄音後亦已作出裁決。當晚劉女士與高警長爭論的錄音記錄[10],詳見於本判案書的附件。因為現場雜音多,加上錄音效果欠佳,有些說話現在實在難以辨識。

29. 錄音開始時,高警長已完成初步調查,劉女士要求他拘捕黃先生,但遭到拒絕。高警長有解釋原因,但不為接納,劉女士開始質疑高警長的決定。

30. 劉女士指黃先生「唔叫人哋借過」,又沒有「等人哋行開先」才經過收銀處,堅持遭到非禮。高警長回應說對方已道歉。

31. 劉女士提出:「你冇見到佢頭先咁嘅猥瑣樣咩?」高警長回應說樣貌是天生的,沒有猥瑣與否之分。

32. 劉女士繼續爭論,指黃先生碰到她之後「應該即刻道歉啦,佢唔係喎,佢咪咪嘴笑就走喎」,黃先生作出否認。之後,黃先生和劉女士都變得激動,表示要將事件「搞大」,高警長嘗試使他們冷靜。

33. 高警長查詢雙方的個人資料後,透過對講機向電台匯報。這時候,劉女士說:「俾個number我呀。」高警長回答自己姓高。之後的一段說話不清晰,高警長隨後重複自己姓高。劉女士便說:「我要個報案number啊!你」高警長回應說:「你要你要你個報案number啊?」劉女士答是,高警長便說:「你要報案number呢,你10分鐘之後打去報案室,我會俾你。依家未有報案number,明唔明我講乜野。」劉女士追問原因,高警長解釋:「依家我依家落完野先同你講,好唔好?」高警長接著和黃先生有些對話,之後高警長便說出第一段被指為誹謗的字句,即「你如果要報案number攪攪陣,你企晌到等我…等我寫好晒啲野。」

34. 之後,高警長繼續與劉女士對話,劉女士突然說髒話,被高警長喝止。劉女士又說:「佢好咸濕感行路…行…行左去喎!」高警長回應時說出第二段被指為誹謗的字句,即「個個都咸濕㗎啦,喺你心目中可能個個都咸濕㗎啦,啱唔啱呀。」

35. 錄音尾段,劉女士突然對高警長說:「你老婆被人咸濕,你都…」,被高警長喝止。劉女士再重複論點,高警長回答:「你唔好同我講…你唔好講粗口下!總知你…」。

36. 之後,劉女士責罵高警長拒絕拘捕黃先生,錄音到此為止。劉女士作供時補充,因為錄音裝置的電源用盡,所以錄音停止。

討論

爭議1:涉案的兩段字句是否具有誹謗成份?

37. 劉女士結案時表示,高警長是專業人士,而她是剛被非禮的受害人,高警長應該好言相勸,禮貌地向她解釋,無須詆毀傷害她。她提出獨立監察警方處理投訴委員會(「監警會」)事後已證實,高警長當晚有誹謗她。

38. 監警會對劉女士的覆函,內容是:-

「本會聆聽你提供予投訴警察課的錄音記錄後,發現有證據可支持你提出的第(五)項指控,即一名警務人員在調查你舉報的「非禮」案件期間,對你作出不必要的批評。因此本會要求投訴警察課重新調查。經調查後,該課把指控(五)重新分類為『獲證明屬實』。該課將會向有關之警務人員作出適當行動。」[11]

39. 本席認為監警會的意見,與涉案字句是否構成誹謗,屬兩碼子事。監警會判斷為「不必要的批評」(如果是指該兩段字句的話),不代表有關字句就是誹謗。

40. 首先,字句是否構成誹謗,得由法官經考慮字句的「自然和一般涵義」(the natural and ordinary meaning )來定奪。終審法庭對法官審訊誹謗案件的職能,有以下說明:-

“It is not uncommon in Hong Kong for judges to try libel actions without a jury. The correct approach for judges to adopt when so doing is the one explained as follows by Diplock LJ in Slim v Daily Telegraph Ltd [1968] 2 QB 157 at pp 174G-175C:

‘But where an action for libel is tried by a judge alone without a jury, it is he who has to arrive at a single ‘right’ meaning as ‘the natural and ordinary meaning’ of the words complained of; and with the concentration of functions in a single adjudicator, the need for his distinguishing between meanings which words are capable of bearing and the choice of the one ‘right’ meaning which they do bear disappears. It would be carrying artificiality too far, even for the law of libel, to suggest that a judge sitting alone must approach the issue as to the natural and ordinary meaning of the words complained of by asking himself not only the question: ‘What is the natural and ordinary meaning in which the words would be understood by reasonable men to whom they were published?’ but also the further question: ‘Could reasonable men understand them as bearing that meaning?’”[12]

41. 第二,涉案字句是「不必要的批評」與否,並非誹謗的測試。終審法庭是這樣說明「誹謗」的:-

“A person’s reputation consists of what others think of him or her. That reputation is damaged when a defendant publishes or communicates to a third person a defamatory statement (that is, a statement tending to lower someone in the estimation of right-thinking members of society generally) about the person defamed.”[13]

就本案而言,若果涉案字句貶低了劉女士在一般明事理的市民心目中的地位,即屬誹謗。

42. 至於法官如何決定涉案字句是否誹謗,可參考以下判詞:-

“Whether the words complained of are defamatory is a question of construction and not of evidence. The first task that faces the court is to determine the natural and ordinary meaning of the words used. As stated by Lord Devlin in Rubber Improvement Limited v. Daily Telegraph Limited [1964] AC 234 at 277, when construing the words, the method of approach to be adopted must take into account the fact that ‘the layman's capacity for implication is much greater than the lawyer's’.

A helpful statement of ‘the natural and ordinary meaning’ of words is to be found in Duncan and Neill on Defamation, 2nd Ed. at paras.4.04-4.05:-

‘The natural and ordinary meaning of words is the meaning in which the words would be reasonably understood by ordinary people using their general knowledge and commonsense. This meaning is determined in accordance with the following principles:-

(a) The court decides the natural and ordinary meaning as a question of fact by attributing to the words the meaning which the court considers that they would convey to ordinary reasonable persons. It is not linked to the literal meaning of words but includes any inference or implication which would reasonably be drawn.

(b) The sense in which the words were intended is treated as irrelevant.

(c) The sense in which the words were in fact understood is treated as irrelevant though, it seems, regard will be had to the sort of people to whom the words were or were likely to have been published.

(d) The words are construed in their context.

...’

The law recognises that the rules of construction which are used for the interpretation of, for example, a contract or a will are not appropriate for determining the natural and ordinary meaning of words in an action for libel or slander. The...

To continue reading

Request your trial

VLEX uses login cookies to provide you with a better browsing experience. If you click on 'Accept' or continue browsing this site we consider that you accept our cookie policy. ACCE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