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德偉 對 香港童軍總會

CourtDistrict Court (Hong Kong)
Judgment Date29 December 2015
Judgement NumberDCCJ4070/2013
Subject MatterCivil Action
DCCJ3828A/2013 SCOUT ASSOCIATION OF HONG KONG 對 LI TAK WAI

DCCJ 3828/2013及
DCCJ 4070/2013(合併)

香港特別行政區

區域法院

民事訴訟2013年第3828號

---------------------
原告人 SCOUT ASSOCIATION OF HONG KONG

被告人 LI TAK WAI
--------------------

香港特別行政區

區域法院

民事訴訟2013年第4070號

---------------------
原告人 李德偉(LI TAK WAI)

被告人 香港童軍總會
(SCOUT ASSOCIATION OF HONG KONG)
--------------------
(按照黎達祥司法常務官2013年 12月10日的命令合併)
主審法官: 區域法院暫委法官吳敏生法庭聆訊
聆訊日期: 2015年7月6至10,13及14日
判決書日期: 2015年12月29日

--------------------

判決書

--------------------

引言

1. 本案是一宗合併案件。被合併的案件是案件2013年3828號(以下簡稱「第一宗案件」)及案件2013年4070號(以下簡稱「第二宗案件」)[1]

2. 第一宗案件是由香港童軍總會向李德偉先生索取「預支款項欠款」和「物資及器材或等值金額歸還」。第二宗案件是由李德偉先生在勞資審裁處入稟但稍後轉介至本區域法院的申索,內容是李德偉先生向香港童軍總會索償「應休假日加班出勤費用」、「拖欠款項」、「墊支費用」、「內地住房租約及其他相應合約費用之損失」、「私人物資及器材或等值金額歸還」、「肩周炎受傷之補償及精神賠償」及要求香港童軍總會就誣蔑他取走香港童軍總會物資而導致他心理傷害與名譽損失向他道歉。

3. 為方便起見,以下簡稱香港童軍總會為「原告人」及李德偉先生為「被告人」。

背景

4. 原告人是根據香港法例第1005章《香港童軍總會條例》(以下簡稱「香港童軍條例」)成立的法團,是一個培訓和教育青少年的機構,致力在香港推廣童軍運動,拓展成員人數,設立訓練課程,培訓成年領袖帶領和啟導青少年。

5. 根據香港童軍條例第9(1A) 條,原告人得永久延續,可在所有法院起訴與被起訴。

6. 2012年5月12日,中國四川發生大地震。在地震中,多個重災市的青少年活動及教學設施均遭到嚴重破壞,以致很多青少年活動完全停頓。有見及此,原告人擬協助重建綿陽市青少年活動中心(以下簡稱「活動中心」),並在完成重建後,協助活動中心推行災區青少年素質訓練課程,協助災區青少年的心靈重建。

7. 原告人獲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以下簡稱「特區政府」)資助,由2012年3月起共5年於中國四川推行一項名為「四川青少年素質訓練計劃」(以下簡稱「四川計劃」)的工作,分別資助HK$8,316,000.00[2]及HK$449,000.00予活動中心及德陽市青少年宮(以下簡稱「青少年宮」)舉辦青少年訓練活動。

8. 四川計劃受資助的課程/活動並沒設時數限制,當中包括部份為時較短的課程/活動(一小時)至較長的課程/活動(數天)。因此四川計劃提供多元化的訓練及活動,當中個別活動,例如露營活動是需要較長的時間,而其他活動,例如同樂日及親子活動,則時間較短。

9. 在活動中心推行的四川計劃,由活動中心主辦,部份屬活動中心之公益青少年活動,部份由原告人統籌及安排導師協助推行。

10. 自2008年四川大地震至2014年3月31日,原告人已支出超過HK$1,000,000.00,用作津貼青少年童軍成員到四川交流,以及支援童軍義務人員到四川跟進重建工程及非工程項目。四川計劃除獲特區政府資助外,亦有賴原告人會務委員的資助。各會務委員赴四川之支出,一概由其本人自行支付;負責四川計劃之總監赴四川之支出是由原告人及其會務委員之捐款支付。

11. 四川計劃的負責人為當時出任助理香港總監(專責)[3] 的羅維堅先生[4](以下簡稱「羅先生」),屬原告人之領導層及義務人士。按原告人的管理架構,單位一般由一名助理香港總監級之義務人士及一名執行幹事級或以上之受薪職員督導。當時負責四川計劃之受薪助理總幹事(支援)是黃嬋娟女士(以下簡稱「黃女士」)。

12. 原告人就「四川計劃」需要增設一個名為「拓展訓練主任」的職位。原告人於2012年4月12日聘請被告人出任「拓展訓練主任」一職,僱傭合約期為2012年4月12日至2015年4月11日(共3年),月薪為HK$39,220.00。(以下簡稱「僱傭合約」)「拓展訓練主任」的職責是在四川推行「四川青少年素質訓練計劃」的工作。被告人在入職拓展訓練主任前已以義務人士身份參加工作會議,又曾在入職前赴川兩次到當地視察[5],對四川計劃及四川當地有一定的認識。

13. 關於原告人如何落實四川計劃,時任助理香港總監(專責)羅先生負責四川計劃的推行方向及內容、如何實際推行四川計劃,及提供資源等。因此,被告人推行四川計劃的任何訓練及活動、所需要的物資,及有關支出等須獲時任助理香港總監(專責)羅先生批准方可進行。而助理總幹事(支援)黃女士則負責行政及支援方面。除被告人外,原告人亦安排了兩名義務人士於前線處理四川計劃:一名長駐四川的義務總監(房順堯先生)(以下簡稱「房先生」),負責與內地合作伙伴溝通事宜,及一名每月往返四川之義務總監(黃承志先生)(以下簡稱「黃先生」),負責推行活動及訓練。

14. 約於2013年5月,原告人認為被告人並不再適合繼續出任「拓展訓練主任」一職,經原告人總幹事及香港總監同意,決定依據僱傭合約的條文終止與被告人的僱傭合約。原告人於2013年5月24日(被告人值班日)口頭通知被告人終止僱傭合約事宜時,被告人以身體不適為理由即時離開,並拒絕簽署及接收僱傭合約終止信及其他附件。原告人於2013年5月25日(被告人值班日)以雙掛號形式將上述僱傭合約終止信及其他附件寄予被告人香港及四川綿陽市的通訊地址,並同時以電郵發送至被告人獲原告人分配之官方電郵地址,及被告人日常與原告人通訊之兩個私人電郵地址。被告人與原告人的僱傭關係於2013年6月2日終止[6]

15. 被告人離職後,雖然原告人就「四川計劃」的物資、器材、單據及餘款交收之事宜多次以電郵及函件與被告人作出溝通和嘗試安排交收,但始终雙方都不能達至共識。

16. 被告人於勞工處向原告人申索應休假日出勤欠薪。有關之勞工處勞資關係科調停會議在2013年7月12日下午舉行。其後被告人入稟勞資審裁處向原告人追討應休假日出勤欠薪、拖欠款項、墊支款項、住房租約及其他相應合約費用損失及私人物資及器材歸還,合共HK$222,790.80。

原告人的申索

17. 簡而言之,原告人的申索如下:-

(1) 原告人就四川計劃,添置訓練物資及辦公室設備物資向被告人預支款項之餘款歸還,即人民幣82,986.00元;及

(2) 原告人於被告人在職時向其提供或由他代原告人購買的物資及器材或同等價值之歸還,即HK$6,895.00及人民幣6,107.60元。

被告人的反申索

18. 另一方面,被告人亦向原告人提出以下7項反申索: -

(1) 被告人在職期間應休假日加班出勤等值工資共HK$44,485.15;

(2) 被告人離職前原告人拖欠被告人之款項總額HK$15,235.00及人民幣19,608.00元;

(3) 被告人在職期間為原告人購買物資及舉辦活動之墊支款項,總額HK$914.00及人民幣95,968.80元;

(4) 被告人因僱傭合約而簽訂之內地住房租約及其他相應合約之費用的損失共人民幣35,645.00元;

(5) 被告人在職時向原告人提供的私人器材及設備或同等價值之歸還,即人民幣9,830.00元;

(6) 被告人因四川計劃而導致其患上右肩周工作勞損(右肩周炎受傷)之痛苦補償及精神賠償,被告人就此項申索沒有提出實際金額;及

(7) 被告人要求原告人就誣蔑他取走原告人物資而導致他心理傷害與名譽損失向他道歉。

本案的爭議

19. 就原告人第一項申索,亦是本案的一個重大爭議:被告人從羅先生裡收到的人民幣101,541.00元的來源,其用途,以及羅先生送交被告人該款項時的身份。人民幣101,541.00元包含了以下兩筆款項:-

支款日期 款項
(1) 2012年7月3日
人民幣81,600.00元
(2) 2012年7月24日
人民幣19,941.00元

20. 就原告人第二項申索,有關的物資及器材可以概括分為以下四大類[7]:-

物資及器材 金額
(港幣)
金額
(人民幣)
(1) 露營及歷奇活動器材
3,640.60
(2) 音響器材
139.00
(3) 電器及電子用品或工具
2,328.00
(4) 電腦和電腦軟件
6,895.00
_______
_______
6,895.00
6,107.60
======
======

21. 上述物資及器材歸還是建基於黃先生於2013年6月點算在活動中心倉庫內的原告人物資與器材,及其後黃先生又按被告人提供的資料再次點算,並確定找不到以上所述的原告人物資與器材。有關此申索,爭議之處是(1) 黃先生的2次盤點是否準確,(2) 究竟被告人是否應該為以上物資與器材的遺失負上責任,以及 (3) 如果被告人需要為以上物資與器材的遺失負上責任,被告人應償還的金額。

22. 被告人的第一項反申索為總數34.5天的應休假日加班出勤等值工資合共HK$44,485.15元[8]。其爭議是有關的「休假日出勤」是否屬實;以及如果這些休假日加班出勤是屬實,原告人是否應該補償被告人以及補償金額的計算方式。

23. 被告人的第二項反申索是其離職前雙方已確認之活動及物資購買開支款項;及僱員福利的拖欠款項追討,總額是HK$15,235.00及人民幣19,608.00元[9]。有關下表所陳列的兩項款項,因有關單據已提交並被確認,原告人並無爭議:-

款項 金額(人民幣)
(1) 2012年添置設備及器材開支 12,932.00元
(2) 2013年1至3月活動開支 8,623.00元

24. 但由於原告人早於2012年已經撥付預支款項人民幣104,541.00元予被告人,原告人認為有關款項應該在被告人尚未歸還予原告之預支款項人民幣104,541.00元中扣除[10]。因此,被告人尚欠原告人的預支款項為人民幣82,986.00元。

25. 被告人承認曾收取原告人HK$3,700.00等值的人民幣(即人民幣3,000.00元)。

26. 其餘由被告人提出的拖欠款項反申索皆與僱員福利有關,原告人不同意的金額合共HK$15,235.00及人民幣1,053.00元。原告人反對此項反申索,主要原因是被告人並沒有按照原告人的財務指引處理有關單據。就第二項反申索,其主要爭議是有關的財務指引對被告人是否有約束力,以及相關的財務指引。

27. 被告人的第三項反申索為墊支費用總額HK$914.00和人民幣95,968.80元[11]。其中人民幣3,000.00元以上的大額款項有以下四項,佔全部人民幣墊支款項的85%:-

款項 金額(人民幣)
(1) 黃先生由2012年5月2日至2013年5月19日之住宿費用 30,560.00元
(2) 2013年4月21至26日什邡職中活動連設備器材費用 6,936.80元
(3) 2013年4月27日採購四川青少年活動計劃野營器材訂金 40,000.00元
(4) 2013年5月13至14日火炬實小活動連設備器材費用 4,200.00元

28. 原告人聲稱已經多次要求被告人提交單據以確認其反申索墊支費用,唯被告人不合作,令「墊支款項」未得到處理。另外,部分申領是沒有相關協議或不符合財務指引的規定的,因此原告人反對此項反申索。換言之,第三項反申索的主要爭議是有關的財務指引對被告人是否有約束力,以及相關的財務指引。

29. 被告人的第四項反申索是關於被告人申索因與原告人之僱傭合約而簽訂之內地住房租約及其他相應合約之費用損失,總額為人民幣35,645.00元。其中包括五項費用損失:-

款項 金額(人民幣)
(1) 至2015年4月11日的住所租金、物管費與清理垃圾費 22,660.00元
(2) 至2015年4月11日的電話套餐費用 3,300.00元
(3) 至2013年7月28日的電視網絡費用 45.00元
(4) 至2013年11月30日的上網費用 350.00元
(5) 被告人所購置的家用生活用品 約 9,290.00元

30. 被告人聲稱與原告人簽訂了三年僱傭合約並需要長駐四川,他本人因為工作需要而簽訂了一系列合約,但因為原告人於合約一年多後終止僱傭合約,而且沒有提早通知被告人而造成被告人損失。第四項反申索的主要爭議是被告人與原告人簽訂的僱傭合約有沒有加於原告人於僱傭合約终止後支付上述被告人開支的責任。

31. 被告人的第五項反申索為其本人在職時向原告人提供的私人器材及設備或同等價值之歸還,總額為人民幣9,830.00元[12]。簡單說,原告人從來沒有要求被告人使用其私人物品在公事上,亦否認有拒絕被告人取回其私人物件。此項反申索最主要的爭議是原告人有沒有拒絕被告人取回其私人物件。

32. 被告人的第六項反申索為因四川計劃的工作而導致其出現右肩周炎之補償及精神賠償。被告人聲稱由於原告人指派他一人負責四川計劃的實務工作,導致他在缺乏支援下長期負責不合理的工作,包括:繁重的搬運工作與每次活動中大量的體力勞動,再加上四川雨季潮濕,因而導致其本人「肩周炎」之痛楚。

33. 此項反申索的爭議是(1)被告人之「右肩周炎」賠償是否應該在此審訊中處理,(2)如果此項反申索應當在此審訊中處理,被告人是否因為「四川計劃」的工作而患上該症狀,以及(3)如果被告人是因工受傷,原告人需要賠償的金額。

34. 被告人的第七項反申索為原告人就誣蔑他取走原告人物資而導致他心理傷害與名譽損失向他道歉。

本案的證供

35. 原告人一方傳召4名證人作供,分別是黃女士、原告人之副總幹事謝潔怡女士(以下簡稱「謝女士」)、羅先生以及黃先生。他們均採納他們的證人陳述書的內容作為他們的主問證供,並就相關的環節加以闡釋,亦接受被告人的盤問。經仔细觀察及考慮他們的證供及本案相關的文件,本席認為他們的證供均誠實可靠,亦有同時期的證明文件支持,再者,他們的證供在盤問下亦沒有半點被動搖,本席接納他們的證供為事實。

36. 被告人一方亦傳召4名證人,包括被告人、沈榮光(以下簡稱「沈先生」)、蕭智寰(以下簡稱「蕭先生」)與黃潔芝(以下簡稱「黃潔芝女士」)。4名證人均作供。沈先生及蕭先生是被告人之朋友,亦是資深童軍領袖及四川計劃志願服務隊成員,2人的證供主要講述了2人在2013年4月21日於四川什邡以義工身份參加一個什邡職中先鋒歷奇同樂日之經歷。2人均指出黃先生於搬運活動物資時沒有提供協助。2人亦同樣遞交了一份給予被告人之個人推薦函。黃潔芝女士於2013年4月2日認識被告人,其證供主要講述於2013年4月2日參觀四川德陽第七中學之經歷,其中提及黃先生的住宿事宜,在主問期間亦提供了一份補充資料 ― 黃潔芝女士的行程表及一些照片 ― 指出參觀四川德陽第七中學後黃先生和她及其他人士一同旅行。沈先生,蕭先生及黃潔芝女士對被告人有極高的評價,認為被告人非常投入及熱愛童軍工作。本席毫無猶豫接納沈先生,蕭先生及黃潔芝女士對被告人的評價及肯定,不容置疑被告人是非常熱愛其童軍工作,亦對他的工作非常堅持。本席亦有仔细觀察及考慮被告人的證供,及他被原告人代表律師盤問時的情況,本席對被告人的證供有所保留,尤其在重要的爭議環節上,被告人的證供與同時期的證明文件並不一致,亦有內在固有的不大可能性。

37. 正因如此,當被告人的證供與原告人的證供有衝突時,本席在相對可能性的衡量下較接受原告證人的證供。

僱傭合約、相關條款及指引

38. 於2012年4月12日,被告人接納僱傭合約的內容。僱傭合約列明合約期為三年,但非以「三年為基礎」。僱傭合約同時列明僱傭其中一方可以不少於一個月以書面通知或補付相等於一個月薪金之款項代替通知期以提前終止僱傭合約。

39. 僱傭合約的相關條款如下:-

(1) 合約期由2012年4月12日至2015年4月11日。(第1條款)

(2) 被告人須履行原告人所訂定之職務大綱[13]及主管所委派之職務。(第4條款)

(3) 於試用期滿後,經原告人確認職級,僱傭其中一方須預先不少於1個月以書面通知對方或補付相等於1個月薪金之款項代替通知期才可終止僱傭合約。(第7.4條款)

(4) 被告人可享有全薪之中國公眾假期。(第8.1條款)

(5) 有關休息日、年假、病假及無薪假期的安排,可參閱《職員手冊》及有關通告。(第8.1條款)

(6) 有關福利,被告人可享有醫療津貼、僱員團體醫療保險計劃(住院及手術)、僱員集體人壽保險計劃、僱員補償保險、強制性公積金計劃(強積金),有關詳情可參考《職員手冊》及有關通告。(第9條款)

(7) 《職員手冊》列出本會各項人事則例的原則。原告人有權就有關僱傭關係之《香港法例》的更改及本會政策的改變作出相應的修訂,詳情可參閱《職員手冊》及有關通告。(第10條款)

40. 僱傭合約之附表為其補充資料。僱傭合約之補充資料內列明工作地點為活動中心及於四川之住宿地點由被告人自行安排。

41. 僱傭合約之補充資料內亦列明原告人將額外提供下列福利予被告人:-

(1) 服務每滿六個月可獲原告人提供一次來回香港及四川之單人經濟客位之機票連機場稅,每次上限為HK$4,000.00;及

(2) 合約期內由原告人提供個人物資來回香港及四川之運費,來回各一次,每次上限為HK$4,000.00。

42. 於2012年4月12日(被告人履新日),被告人經原告人人事署職員帶領進入黃女士之辦公室向黃女士報到。黃女士遂向被告人簡介其工作、職責及其他安排等。基於被告人為原告人之義務人士,黃女士特意提示義務人士與受薪職員於權責上的分別,請被告人務必熟讀原告人《職員手冊》內容。黃女士同時要求被告人自行於原告人官方網頁下載原告人的《政策、組織及規條》及《財務指引》[14],以便被告人知悉及遵守原告人的既定政策及指引。

43. 原告人於2012年5月3日以電郵向被告人提供《青少年活動署行政指引》。黃女士曾要求被告人以《青少年活動署行政指引》作藍本,提出一些更改以修訂一份適合四川計劃的工作指引。

44. 原告人《職員手冊》相關條款如下:-

“2.5 超時工作及補假安排

(a) 你如在慣常辨公時間以外執行下列職務,可被認可為超時工作:-

(i) 擔任會議秘書工作;或

(ii) 出席工作會議;或

(iii) 於本會舉辦的活動中執行職務;或

(iv) 代表本會出席外間的會議或活動;或

(v) 處理獲預先批核的超時文書工作;或

(vi) 由主管指派的其他工作

(b) 每次超時工作;你須預先向主管申請並得到批准,方會被認可及獲發補假。

(c) 超時工作及補假以每小時為計算單位。

(d) 同一天內獲認可的超時工作上限為11小時,每次補假上限為連續3個工作天。

(e) 補假須於3個月內放取。如獲批准,可與年假一同放取。

4.1 休息日及有薪假日

(a) 休息日

你每7天可享有1天休息日。

(b) 有薪假日

(i) 除騁用合約另有訂明,按連續性契約受聘的常額編制二級工人、非全職職員及合約職員可享有「僱傭條例」規定的法定假日(以政府每年公佈為準)。

(ii) 除第4.1(b)(i)節所述職員,其他職員可享有全薪的公眾假日(每年以政府公佈為準)。

(c) 你的主管可按單位及你的工作需要,另定你的休息日及有薪假日的休放日期。另定休息日須安排在同一個月內的原定休息日之前,或在原定休息日後的30天之內;而另定有薪假日的休放日期須安排在原定假日前或後60天內。”

45. 根據原告人當時的《財務指引》所有活動之推展,均須於事前提交財政預算,經負責總監批核後,將認可申請預支款項以推行活動。[15]

46. 《青少年活動署行政指引》亦有相同指引:於活動/訓練班籌備期問,如需預支款項應用,可在活動/訓練班舉行前一個月內,填寫預支/支付憑單。交活動幹事跟辦。預支款項之收款人應為活動/訓練班負責人,並由所屬負責總監副署,憑單須由有關總監或其授權人士簽署認許,以便安排簽發支票[16]

47. 當時的《財務指引》[17]及《青少年活動署行政指引》[18]就批核付款及結算對交易單據有一定的要求。

(1) 單據必須是正本並應附有商店名稱、地址/蓋印。若未能提供,最少應附有商店名稱連地址/商店名稱連電話或商店蓋印,並由有關總監於空白位置簽署作實;若所有資料均不能提供,職員應於空白位置填寫原因及由有關總監簽署批核。

(2) 若交易為網上進行而又未能提供單據,則必須列印附有貨品名稱、數量及款額之付款確認通知書或完成交易之電郵等文件。

(3) 若單據上的貨品是非預算批核物品,職員應於空白位置列明購買原因,並由有關總監簽署批核。

(4) 若單據並非屬於同一財政年度內的支出將不獲受理。

(5) 所有支銷必須提交正式發票及收據正本,只有在不能獲取發票的支銷時,始可用現金支銷表報銷,並列明原因;以現金支銷表申領之金額不得超過HK$500。

(6) 於財務結算四線印中(Account)或空白位置上填寫訓練班或活動名稱;單據上必須由經辦人簽署「Checked by」及活動/訓練班負責人簽署「Certified by」。

(7) 預支款項如有不敷,須在收支結算表上清楚列明不敷金額及收款人姓名,該款項之收款人應為活動/訓練班負責人,並由負責總監副署,後由青少年活動總監或其授權人士簽署認許。在核對單據後,將不敷款項發還與收款人,在一般情況下,簽發支票程序約需時4個星期。

48. 所有活動/訓練班之支出,必須由活動負責人/訓練班領導人按照原告人財務署發出之最新《財務指引》要求,事先進行報價 [19]

討論及分析

原告人第一項申索

49. 原告人第一項申索是本案的一個重大爭議:被告人從羅先生裡收到的人民幣101,541.00元的來源,其用途,以及羅先生送交被告人該款項時的身份。

50. 謝女士與羅先生的證供簡略如下:-

(1)...

To continue reading

Request your trial

VLEX uses login cookies to provide you with a better browsing experience. If you click on 'Accept' or continue browsing this site we consider that you accept our cookie policy. ACCE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