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特別行政區 訴 謝成枝

Court:High Court (Hong Kong)
Judgement Number:HCMA65/2013
Judgment Date:30 Jul 2014
HCMA65/2013 香港特別行政區 訴 謝成枝

HCMA 65/2013

香港特別行政區

高等法院原訟法庭

刑事上訴司法管轄權

定罪上訴

案件編號:裁判法院上訴案件2013年第65號

(原荃灣裁判法院案件2012年第1723號)

---------------------

香港特別行政區
上訴人 謝成枝 (TSE SHING CHI)

---------------------

主審法官:高等法院原訟法庭法官彭偉昌

聆訊日期:2014年1月17日、7月24日

裁判日期:2014年7月24日

判案理由書日期:2014年7月30日

1. 上訴人經審訊後被裁定一項「盜竊」罪成立,違反香港法例第210 章《盜竊罪條例》第 9條,處社會服務160 小時。上訴人不服,就定罪提出上訴。

控罪

2. 上訴人是盈豐發展有限公司的外判工。他被指完成青衣偉景花園某單位的一個浴屏安裝工程後,擅自收取有關的貨價餘額6,800 元而沒有向公司歸還。當時為2011 年6 月2 日。

控方說法

3. 控方曾傳召三位證人(“PW1”至“PW3”)。

4. 盈豐是售賣衛浴產品的公司,PW1是盈豐的營業員。PW1的職責包括安排盈豐的外判工的工作。2011 年5 月是PW1與上訴人第一次接觸,涉及港島半山兩套浴屏的安裝工程,每套工錢250 元。2011 年6 月2 日,上訴人再被安排到青衣偉景花園施工,浴屏的數目仍然是兩套,工錢照舊。

5. 一般而言,安裝浴屏的盈豐僱員,會在完工後代收戶主應給的貨價餘額。不過,由於上訴人是外判工,涉案的6,800 元,原定只由PW1到有關單位收取。PW1沒有要求上訴人代收任何費用。

6. 結果,PW1還是沒有在6 月2 日晚前往偉景花園取錢。原因是,他與上訴人通電話時得知後者未能在當晚把浴屏裝妥,要順延至翌日。然而,在3 號早上的另一通電話,上訴人又說,工程實於2 號晚完成,而他也替盈豐收取了應收的餘額。

7. 同日,PW1相約上訴人在中環把錢取回,卻等候了一個半小時而未見後者的踪影。其間,他曾多次致電後者都無人接聽。

8. 那天之後,PW1曾再致電上訴人二十至三十次,其中只有兩次被接聽,但一表露身份,對方就裝作信號太差而掛上。終於,PW1在6 月9 日報警。在此之前,他曾查證,偉景花園的客戶確有把錢給過上訴人,但上訴人卻始終沒有交回。

9. PW2是啟雅工程有限公司的管工,負責監督位處偉景花園的涉案單位的裝修工程。2011 年6 月2 日,是整個裝修工程的完工日,他在所有其他師傅「執漏」完畢及離開後與上訴人一起驗收由後者安裝的浴屏。滿意後,他依照盈豐的單據把6,800 元交給了上訴人,當時已是晚上7 時之後。最後,PW2在業主女兒的相送下,與上訴人一起離開單位,一起乘升降機到地下大堂,再一起走到大廈門外才分開。其間,他從未看見上訴人與任何人接觸,又或把收到的6,800 元交給任何人。

10. PW3是警員。2012 年4 月19 日,他在油麻地抽查上訴人身分證時發現後者與本案有關而把他拘捕。

11. 以上是三位控方證人的證供的撮要。此外,控方再無提出例如是上訴人的警誡供詞等證據。

辯方案情

12. 原審時自辯的上訴人沒有作供,也不傳召證人。

13. 從他給PW1的盤問及向法庭的解釋看來,他的說法是,錢於6 月2 日晚在單位內或單位外給了盈豐一位男僱員[1],姓名不詳。當時,上訴人可能在有關單位外吸煙;不過,該名男子若走進了單位,PW2也因忙於給戶主女兒介紹裝修的完成品而未能察覺[2]

14. 上訴人否認曾於6 月3 日早上與PW1通電話。他把一份兩頁的電訊盈科電話通話紀錄呈證(證物D1和D2)以支持自己的說法。

原審裁決

15. 原審裁判官劉綺雲女士裁定上訴人罪成,主要的理由如下(原文取自她的《裁斷陳述書》):

「12. 小心考慮過所有證供、證據及陳詞,本席認為第一證人是誠實可靠的證人。他已向法庭交待事實真相,盤問下,不被動搖。本席留意到,第一證人有兩次涉及危險藥物的定罪記錄,而最後一次是發生於2001 年,但本席不認為該些記錄影響他的證供整體的可信性及可靠性。本席認為他的證供是合情合理。

13. 本席認為第二證人是誠實可靠的證人。他已向法庭交待事實真相,盤問下,不被動搖。本席認為他的證供是合情合理。

……

16. 就證物D1及D2,本席不認為可予以倚賴來給予任何比重,有關理由如下:

(i) D1是D2的一部份,而D2的頁數1/8顯示的名字為 Mr. Tse Ching Chi ,明顯與法庭記錄被告人的名字 Tse Shing Chi 有別,故此不肯定D1及D2的內容是否準確。再且,此分歧的原因是否只與準確性有關,亦是不知;

(ii) 由於無『電訊盈科』人仕出庭作供,本席無任何直接證供關於D1及D2的內容,包括該些話音通記錄的來源、解讀等,控方亦不能盤問測試有關記錄內容;

(iii) 第一證人不記得被告人的手提電話號碼,而就這方面辯方亦無任何證供,本席不能肯定D1及D2顯示的66269630,是否第一證人所指被告人的手提電話號碼。就算第一證人之手提電話號碼,及盈豐的電話號碼,即23809401,曾出現在D1及D2內,本席留意到,D1及D2內的Called Number,是指『致電號碼』,按這字眼解釋,是指由66269630打出, Incoming...

To continue reading

Request your tri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