莊寶端 訴 王晉興

CourtDistrict Court (Hong Kong)
Judgment Date06 December 2006
Judgement NumberDCCJ414/2004
DCCJ000414/2004 莊寶端 訴 王晉興

DCCJ414/2004

香港特別行政區

區域法院

民事訴訟編號2004年第414號

------------

原告人 CHONG Po Tuen (莊寶端)  
   
被告人 WONG Chun Hing(王晉興)  

------------

主審法官:區域法院黃慶春法官法庭聆訊

聆訊日期:2006年12月4日至6日

判決日期:2006年12月6日

判案書

1. 原告人莊寶端女士向被告人王晉興追討兩份欠款。第一份欠款為$321,893.8,莊女士是根據一份,以書寫形式的備忘錄,以及一份在律師事務所定立的契約向被告人追討的。第二份欠款是被告向原告曾經借貸的款項一共$73,000。而此份欠款,原告人亦擁有一份在律師事務所所訂立的契約及一份中文書寫的備忘錄(訂立日期為2003年10月8日)作為証據。該兩份契約均是在2003年10月13日訂立的。

2. 被告人王晉興在此案審訊之首天到庭作出自辯,但在首天下午,他向法庭申請由律師代表他作出抗辯。當天他曾經由梁陳彭律師事務所轉聘Lawrence Cheung大律師代表他申請把審訊押後。但本席並不批准此案長期的押後,只批准押後到翌天,因此他的律師及大律師當時已在案中退出,不再代表被告王晉興先生。在聆訊的第二天,王晉興先生沒有到庭聽審或提出抗辯,因此,審訊的第二天是在王先生缺席的情況之下進行而審結的。

原告的舉證

3. 據雙方的爭議,原告及被告原本皆是億輝中國有限公司及億輝地產有限公司的股東。雙方的爭議是兩公司的股權轉讓的問題。原告人莊女士在庭上作供時指出,在2003年10月8日,他與被告人王先生及另外一位彭先生均為該兩公司的股東,當天他們曾達成該兩公司的股份轉讓協議。經過該天三人的商議後,雙方同意以暗標方式,最高價者可得其餘二方把該兩公司的股份的轉讓。

4. 當時莊女士是擁有億輝中國有限公司75股,而王先生則擁有億輝中國有限公司25股。莊女士承認她名下的75股當中有一半的股份是屬於彭先生所有的。因此,其實她名下擁有的75股只有37.5股是屬於她真正擁有的。至於第二間公司,億輝地產有限公司的股份,此公司直至2003年10月8日從未作出任何的營業,莊女士擁有該公司75股,彭先生同樣也擁有75股,而被告人王先生則擁有50股。

5. 根據莊女士的證供,她一直也經營著另外一所地產公司,「均寶地產」是她在1994至95年間所成立的。她每天也需回到自己的「均寶地產」公司工作,因此,她平均每星期只有一天回到億輝中國有限公司的辦事處。而王先生及彭先生則每天也到億輝中國有限公司辦事處辦工。莊女士指出,億輝中國有限公司一共聘請了16名員工,他們的職位為地產經紀。莊女士亦指出,億輝中國有限公司聘請了會計,而每月公司會計也會把公司的賬目充份的準備好,每一位股東也可隨時檢閱會計的賬目。

6. 莊女士承認她與被告王先生二人是公司的銀行支票戶口的簽署人,公司員工的每月派發薪水也是由她及王先生二人作出簽署才能生效。她更承認,在每月的月初,股東及員工也有一個晚飯的聚會,股東可在此聚會中檢閱會計所處理的賬目,經過此聚會的會面商討後,公司的行政及運作問題也經已在會中解決了。此外,莊女士指出,王先生及彭先生既然每天也在億輝中國有限公司辦工,他們應當對公司的運作及財務情況瞭如指掌,對會計所處理的文件更加隨時可以覽閱檢查。並且公司的賬目每年也經過核數師核對,每年也有繳付稅款。

7. 莊女士指出,在2003年10月初,她發覺王先生及彭先生與公司某些員工曾經參與炒樓活動,她對公司地產經紀的身分參與炒樓活動不能接受,與他們作為地產經紀的身分有利益衝突的關係。因此,她才在10月8日與王先生及彭先生商討,並且作出協議把股份讓予最高標價者,讓成功者完全擁有億輝中國有限公司及億輝地產有限公司的股權。該天晚上,王先生及彭先生作出建議,以暗標方式最高標價者可得兩公司全部股權,而其他兩股東必須把自己名下的股份轉讓給成功者。經過暗標之後,在該天晚上王先生成功以$405,000投得兩公司的股權,而莊女士雖然出價$388,000,及彭先生出價$200,000也敗於王先生手下。因此,三方面作出紀錄(文件夾83頁的備忘錄),備忘錄內容如下:「王晉興、莊寶端、彭君偉以下稱三方,

三方在2003年10月8日共同協議億輝中國有限公司和億輝地產有限公司選用暗標方法決定由那一方擁有。

當那一方擁有億輝中國有限公司和億輝地產有限公司,須同時承據過往、現在、將來的所有稅務和法律的責任。

中標後,須附上五張支票,日期為2004年1月5日。

第一張為莊寶端$170,000;

第二張為王晉興$250,000;

第三張為莊寶端港幣百份之37.5,即$151,893.8;

第四張為王晉興港幣百份之25,即$101,262.4;

第五張為彭君偉港幣百份之37.5,即$151,893.8;

合共$405,050」

備忘錄並由三方簽署。

8. 根據莊女士的證供,三方皆同意成功投到兩公司的一方,可以有兩個月的時間去支付股份轉讓的代價。在當天晚上,莊女士指出王晉興先生曾經給她兩張支票,$170,000及$151,893.8,代表王先生所答允支付給莊女士轉讓她名下她所擁有的股份的代價。此兩支票是以王先生名下的有限公司的支票戶口所支付,而支票上的日期是2004年1月5日,支票可見於文件夾94及95頁。根據王先生的要求,莊女士答應把公司的股份儘早轉讓給王先生,並且答應把公司的支票戶口的簽署權全部轉給王先生一人。因此,在2003年10月14日,莊女士把股份轉讓買賣的文件全部辦妥,此些文件可見於文件夾88至93頁。文件在2003...

To continue reading

Request your trial

VLEX uses login cookies to provide you with a better browsing experience. If you click on 'Accept' or continue browsing this site we consider that you accept our cookie policy. ACCEPT